刚刚更新: 〔被影视耽误的歌神〕〔洪荒最强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几万年〕〔都市修仙之青帝归〕〔牛哥〕〔赵阳〕〔李安琪〕〔神医狂妃甜且娇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图鉴〕〔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沐云初顾爇霆 第461章 断袖不可为官
    “只有没钱的人才会抵挡不住财物的诱惑,你觉得司寇氏缺钱?”

    比财力,司寇虽然不如微生,但是人家也不缺钱花。

    “那莫非司寇会缺这些物资么?”赵暮云问道。

    他此刻心里只觉得唯有司寇的机关炮才能与顾爇霆对抗一二,所以想法都围着司寇转。

    微生妙言摇摇头:“东西我另有用处。”

    ……

    沐云初次日去探望无痕的时候发现陆子观正在他床边喂他喝药,无痕嫌弃药太苦了不愿意喝,陆子观正在低声哄着他。

    陆子观随军掌管军资,军队的消耗和所需等都是他在记录。

    沐云初莫名有点习惯他们两,倒是明月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悄声问彩月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两男人之间充满了耳鬓厮磨的恩爱气息?”

    “陆大人还有点哄小媳妇的感觉”彩月打了个寒颤;“无痕断袖就算了,陆大人也断袖?”

    陆大人可是烈阳的朝廷命官啊,断袖在烈阳是不可以为官的,唯恐带坏朝中风气。

    “有道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能跟一个断袖相处愉快的男人必定也断,否则陆大人不怕被无痕性骚扰吗?”

    明月的声音压得极低极低,甚至直接留在门口没有进去。

    可是无痕还是听到了,他一张脸都黑成锅底了好吗!

    “嫁不出去的死八婆,你说人坏话的时候能不能背着点当事人?”什么叫性骚扰陆子观?把他当什么人了,他有这么猥琐吗?!

    明月一听这话顿时也不算了,冷着脸看过来:“你居然还没死啊?”

    伤势这么严重,听力居然还这么好!

    “你死了我都死不了,是不是想打一架!”无痕作势就想爬起来,但是又痛的他龇牙咧嘴,沐云初顺势将他按了下去。

    陆子观一脸好奇:“你这么凶做什么?明月姑娘何时说了你的坏话?”

    明月冷哼一声:“他耳瘸了,产生的幻听。”

    无痕咬牙看着陆子观:“你就是个傻子?”

    “傻子才肯伺候你汤药。”沐云初不悦的弹了下无痕脑门,,他这臭脾气除了陆子观谁乐意伺候他,居然还骂人家。

    这个忘恩负义不识好歹的玩意儿。

    “我们就是来看看你,见你这还挺有活力的,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沐云初说道:“陆大人,我去你办公的书房等你,你照顾完他的汤药后过来一趟。”

    陆子观应下,分外儒雅。目送着沐云初和两个丫头离开,才看向无痕:“看来这一趟很是凶险,幸好有你跟着公主。”

    看到无痕的伤势他便忍不住的心惊肉跳,无痕功夫那么厉害都伤成这样,若是没有他跟着公主,还不知公主能不能回来。

    无痕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你这话听着像是幸好受伤的是我而不是沐云初。”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也别受伤才是最好的。”陆子观端起药碗继续喂他:“此药,公主有事找我。”

    无痕白了他一眼,微微张开嘴巴,一勺子药送到嘴里,苦的他直皱眉头。

    “你就不能给我准备点蜜饯吗?”

    “鬼医前辈说容易犯冲,我若是不懂就最好不要给你乱吃东西。”陆子观老实巴交的说道,催促他;“两口喝完就不会那么苦了。”

    无痕认命的吃药,目光落在他脸上细细打量。

    陆子观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不过他啥也没有说,等终于喂完药之后嘱咐他好生休息,就准备去面见公主。

    “陆子观啊……”

    无痕却忽然叫住他。

    陆子观停下脚步,朝他看了过来;“嗯?”

    兴许是药物的苦涩味道让无痕嗓子有些难受,他嗓音显得沙哑:“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惦记沐云初?”

    陆子观眼中飞速闪过惊慌,他强自稳定下来;“你胡说什么!我读了十几年圣贤书,岂会惦记有夫之妇!”

    “是么。”既然不承认,无痕就不拆穿他。淡淡移开视线,盯着顶头上的房梁:“既然没有,那你就回京都去吧。”

    陆子观站在那里看着床上分明病怏怏连吃药都要人照顾,却还是透着几分无所不能的无痕。

    若是旁人跟他说这些话,他估计已经气得一甩脸走了,但是无痕说的,他莫名就能冷静下来。

    “为何让我回去?”陆子观想了想,还是决定问清楚。

    就不乐意他杵在沐云初跟前,一副很积极的样子,无痕心里如是想着,面上淡淡道:“我倒是无所谓你惦记有夫之妇的行为,但是也得看那是谁的媳妇儿。顾爇霆这人,咱惹不起。”

    陆子观脸色白了白,不悦的看着他:“我说了我没有。”

    既然你死不承认就算了。

    无痕牵过被子盖着自己,一副累了要休息的样子。

    当初你收留我,不就是因为我是沐云初带过去的人么,我留在你府上,沐云初就会去看我。

    陆子观对他分外包容,不也是因为他是沐云初交代要照顾的人么。

    陆子观将心事藏的很好,但是每当沐云初传召,不管是什么任务陆子观就会催促他赶紧去。

    瞧见他带伤就得关心一下沐云初有没有受伤。

    他说的很隐晦,就像是这次这样“幸好有你跟着”,但是每次都这样无痕自然就察觉出来了。

    陆子观见无痕要休息了,其实心里还是热别没底,但到底没再多说。

    “中午我给你带粥来。”

    留下这句陆子观就走了,不过心头寻不到滋味的感觉有些空落落的。

    到了书房沐云初正在翻看册子。

    陆子观书房中不仅有物资的开销,还有士兵们的功劳记载。

    每当打完一场仗,清点开会的时候陆子观就得去做个记录,等战事结束之后好论功行赏。

    沐云初此刻就在看功劳簿。

    陆子观走进来一看到她那张认真的小脸,骤然有些恍惚,他想起儿时嚣张跋扈的沐云初,自己不知写了多少文章抨击她。

    人的成长真是奇特,现如今的她和以往简直是判若两人。

    “陆大人?陆大人!”

    沐云初喊了他好几声,陆子观才猛地回神;“啊?公主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军门小娇妻:慕阎〕〔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温时九傅云祁免费〕〔罪全书全集(十宗〕〔第一刺客女婿陈平〕〔七零炮灰女知青[〕〔剑来〕〔伏天氏〕〔日久成瘾:撩妻总〕〔少年风水师〕〔史上最强练气期方〕〔绝品上门女婿〕〔大奉打更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