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三界赌尊 第561章 疑云初现
作者:九指大叔的小说      更新:2018-04-02
    几个女孩子也都是冰雪聪明,一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们也都明白了什么意思,酒足饭饱之后,一群人开着几辆车朝着山顶别墅飞驰,到了帝都大学,郭笔书给几个女孩子交代了一下,自己去找刘云天了。

    “老爷子,还以为晚上你得过去吃饭呢,怎么没去啊,这么晚了,忙什么呢!”刘云天在学校有公寓,郭笔书从刘嫣然那里知道,最近刘云天一直再忙,这个点不会休息,郭笔书倒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刘云天。

    “臭小子,你可算回来了,快点坐下,我有好些事情要问你!”刘云天听到郭笔书的声音,直接放下手里的活,看着郭笔书笑着说道。

    “给老爷子带了几样东西!”郭笔书说着,把给刘云天准备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面,刘云天戴上刚才摘下的眼镜,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笔书,你闹出来的事情不小,军方那边最近可能要发布一个关于宝藏的公告,一百几十亿的东西,你也够大方,就算是让我们一群老家伙去搞,我们也不敢说一点不留下!”刘云天笑着说道,“这些东西虽然年代不算久远,但是它们代表着一段历史,一段二战期间日本人各地搜刮的血泪史!”

    “老爷子,难不成军方要把在缅甸的那个宝藏一起曝光么?”郭笔书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把那个宝藏曝光,华夏军方无疑会被推到风头浪尖上,保不住自己也会被人带出来,有政治的地方就有纷争,政治是最肮脏的东西,郭笔书这点很清楚。

    “哈哈,这你放心,军方的大佬比你考虑的还要多,他们不可能说这些东西是在缅甸弄到的,在丽云境内的一个大山里,那里正在布置,估计要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刘云天笑着说道,郭笔书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我也明白了,哈哈!”郭笔书笑着说道,不过除了那一百几十亿的东西,郭笔书没有准备把身上的这些东西交出来,财侣法地,这个道理在修真的人身上,不论什么时候都适用。

    “这些东西我收下了,这块古玉不错,我马上也快要退休了,正好能拿着把玩把玩!”刘云天笑着说道。

    “您上次打电话说的曹操疑冢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按道理老爷子现在应该在那里盯着,怎么回帝都了。”郭笔书笑着问道。

    “说起这个事情我就生气,原本已经开出了一个通道,结果就在三天前,那个通道出了问题,整个的塌陷下来,秦少重伤,洪少强和轩辕雷两个小子跑的快点,不过现在也在医院呢,这个曹操墓地的事情估计得放一段时间了。”刘云天摇了摇头说道。

    “老爷子,以你几十年的考古经验,还能出现这样的事情!”郭笔书眯着眼睛说道,一个通道坍塌可能让秦少重伤,这个没毛病,但是洪少强和轩辕雷也受伤了,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也难怪今天没见到他们,开始郭笔书还想问问咋回事,闹了半天是受伤了。

    “出事之后我就带着其他人一起回帝都了,老孟在那边盯着,不过现在整个墓地的范围都有官方的人看着,就算是考古队也不让靠近了。”刘云天说着,表情也开始丰富起来。

    “老爷子,事情有些不对吧!”郭笔书笑着说道,“我一会去医院看看秦少他们,既然老爷子和孟老都觉得是曹操的墓地,咱们就准备准备,一起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官方的事情我想办法解决!”

    郭笔书说完,刘云天点了点头,又跟孟庆安打了电话,电话那边孟庆安说正准备回来,不过听说郭笔书来了,孟庆安又来劲了,他比刘云天对郭笔书了解的更多。

    郭笔书离开学校之后,直接开车朝着帝都市第一医院飞驰,秦少的情况很不好,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三天了还没有醒来的迹象,洪少强的一条大腿骨粉碎性骨折,如果处理不好,也算是废了,轩辕雷肩膀琵琶骨被杂碎,就算治疗好也不可能达到现在这样的实力了,两人正郁闷着呢。

    “雷哥,说实话,这腿砸伤我算是认了,但是这事情丢人啊,今天笔书老大回来了,你说老大如果过来看咱们,咱们咋说啊,丢人啊!”洪少强摇了摇头说道。

    “咋说啊,你们想咋说啊!”郭笔书直接推门进来,看着洪少强和轩辕雷笑着说道,接着伸手在洪少强腿上摸了摸。

    “老大,疼!”洪少强最后一个疼字没喊出来,只感觉一股热气覆盖在自己的腿上,洪少强一脸舒服的表情。

    “把这颗丹药服下,现在别动,你这伤是小伤,明天就能生龙活虎了,明天咱们还得去曹操墓地那里,我倒是想看看这曹操墓地到底有什么,能把你们俩给放那!”郭笔书笑着说道。

    洪少强点了点头,顺着那股热气,自己缓缓将腿并拢,开始打坐起来。一股强大的大巫之力,让郭笔书点了点头,大巫的恢复力还真是厉害。

    “老大,我。。。。。。”轩辕雷还没有说完,郭笔书直接将一颗丹药塞进轩辕雷的嘴巴里面,接着用手放在轩辕雷的肩膀上,轩辕雷同样盘膝而坐,开始恢复起来。

    “你们俩好好休息,我去看看秦少,都脱离危险期了,还不醒可不对了!”郭笔书笑着说道,接着走向重症监护室。

    秦少的父母从家里来了,两人轮流看着秦少,虽然已经十一点多,秦少的爸爸在一个角落里打开窗户抽着闷烟,秦少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已经两天没睡,还是毫无睡意。

    “阿姨,我是秦少的同学,过来看看秦少!”郭笔书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女人,轻声说道,接着伸手在秦少的母亲肩膀上轻轻一点,秦少的母亲缓缓趴在了床边上,郭笔书则是开始看秦少,接着眉头皱了起来。

    “好狠毒啊,看样子有人要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