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的异界刷装店 第一章 邂逅老沙(上)
作者:一笑夕风的小说      更新:2018-04-01
    荒野茫茫,无烟无袅,一马平川。

    一条通往西天的大路,方向上是这样的没错。而这片延绵百里的荒野,中间被一条流沙河所阻挡,阻断了直达西天的近路。

    很多旅人、商人、修士,碍于流沙河老沙的淫~威,只得绕道,即使老沙已经功德圆满,加封八宝金身罗汉菩萨。理由嘛,谁叫他面相不过关,过去吃人吃出了赫赫威名呢!

    后,虽有西天铸造金身宣扬,也有西游记流传,但这塑造的形象,只对多数,不对少数。

    今,老沙回归流沙河渡人还债已然一千载,然可渡之人实在是~咱不接他老底了。

    流沙河历经千年,沧海桑田,物非人是。现,迎来一脚踩四轮滑板,外加一个直立扶手,及一个氮气推进器的俊俏少年。

    看着茫茫荒野,少年忍不住感叹:“系统,咱还要多久才能抵达流沙河啊,你就不能大发慈悲一回吗?”

    “宿主,想当年老唐骑着白龙马一路向西,也不及你速度万一,抱怨个卵哟!还有,咱们此行不但要拜访老沙,更要借他降妖宝杖月牙铲一观,这可是鲁班大师以吴刚砍下的桂树锻造的神武,这才是咱们的重点关注对象!”昊天神装系统一本正经着。

    短衬、短裤、拖鞋加身、扎着马尾的楚汘浔,默默抹了把汗水,深吸一口气,停下握上扶手,狠狠的把代步工具砸了个稀巴烂。

    然,不解气的楚汘浔继续大脚丫子踹那些渣渣,搞得黄灰弥漫。

    扇着黄灰走出,燕子楚从裤兜里掏出香烟点上,顺便把裤兜里的大西炮点着,往后一丢,十分装逼的揣着裤兜走了。

    烟尘还在弥漫,大西炮的爆炸声还在扩散。

    一根芙蓉王抽完,楚汘浔看了眼老远的流沙河道:“日两天,老子好好过着年,你丫懵恐恐的把老子弄过来,就这待遇?

    好,抛开这不说,我是喜欢捣鼓各种游戏装备,也很有心得,也因此博得了一个虚名;我自愿接受你的聘请,但你之前保证的待遇呢?

    日两天,不是我说你,就你这不诚实的态度,你迟早会众叛亲离的,你好好想想吧!”

    昊天神装系统一听,立即开始反省。它这样的系统,是不受欢迎的。首先,它不像美食系统那样,有着无敌的把妹手段。其次,它更不像其它功能齐全的系统那样,有着无限的金手指给宿主。

    而且,这昊天神装系统,并不能自己锻造出真实的装备,它需要宿主亲力亲为去打造,它只能负责图纸、材料等东西,这样的系统,如何带着宿主走上人生巅峰,驰聘星辰大海?

    然而,为了系统的尊严,它故作骄傲。以此,老是弄不清楚谁是主人。

    其实嘛,两者是合作关系,系统负责后勤,楚汘浔负责务实,少了谁都无法走向人生巅峰,驰聘星辰大海的。

    没让宿主等太久,系统很快给出了答复:“宿主,我错了,我应该实诚一些的。现在开始弥补,首先,咱把你地球的机械提取过来,让您任用。其次,咱们既然是有求于老沙,应该准备实在的礼物,而不是弄那一套狼狈的苦逼样去博取所谓的同情心,虽然老沙很吃这一套!”

    “上道!礼物嘛~咱送酒肉是不成的,三师兄太耿直憨厚,这可是公认的,虽然西天塑造的形象不错。对了,他一个人肯定寂寞,香烟送几条,就芙蓉王。其他的,送什么呢?对了,送台电脑吧,无聊的时候打打游戏,追追西游记也是很好的选择!”定下礼物,没管老沙喜不喜欢(虽然是没得送才如此的),楚汘浔提取出自己的山地摩托车,掀起一股烟尘,向流沙河疾驰而去。

    有了改装加强版的飞驰山地摩托,楚汘浔油门到底,双翼展开,双前轮左右摇摆,遛弯飘移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爽。

    这一辆摩托车,可是他花费百万改造的,在富二代的圈子里,名气响当当。不过,人家是羡慕不来的,这东西他不借也不卖,更不帮。

    这是图啥呢,当然是为自己的老妈正名。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别人越是羡慕嫉妒,说明你越有价值。而这个价值,正是楚汘浔所贪图的。

    楚汘浔是一个偶然的意外,或者说是一个尴尬的‘副二代’,他凭借自己的才干、努力,确实为抑郁而终的老妈争了气,但也由此破坏了在那母亲大人心里的形象,能好过才怪。

    名气有了,目的达到,楚汘浔的人生顿时迷茫。而在他迷茫的时候,也就是大年初一楚汘浔正放炮仗回味童年、缅怀过去的时候,被日两天给忽悠了。

    新的人生开始,又在自己喜欢的行当里,楚汘浔心中希望之火重燃。再者,他还能邂逅神话西游人物,怎一个兴奋了得。

    狂奔数十里,楚汘浔终于抵达了传说之中的流沙河,来到了老沙的家门口。

    看了看那久经风霜的残碑,楚汘浔掏出手机喀嚓一个自拍,留下一个纪念。

    “三师兄,我是楚汘浔,可否现身一见!”楚汘浔喊了一嗓子,不见波涛汹涌的流沙河有何动静。

    随后,楚汘浔蹲到石碑面前试着敲了敲调皮道:“三师兄,您在家吗?”

    虽然心里在腹诽自己中二病没治了,但楚汘浔就是忍不住这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很快,河水中央泛起一股突泉,老沙也从中缓缓升起。现在的老师很沧桑,赤红的毛发已显干枯,面皮纵横,眼窝深陷,袈裟更是破败不堪。

    看着老沙,楚汘浔只觉一股千年寂寞之感扑面而来,把他心里的悸动压得死死的。

    二人对视了一阵子,老沙先开了口:“施主,你若不害怕,悟净愿背你过河!”

    鬼使神差的,楚汘浔点了头,然走出几步之后,他立即止住,摇头道:“我叫楚汘浔,二水在左,是看着西游记长大的,很是向往。如果您不嫌弃,请允许我叫您一声三师兄吧!”

    闻言,老眼浑浊的沙和尚,双眼多了一丝异样的神采。

    点了点头,老沙憨厚笑道:“三点水的千与寻,也算是有缘分,可要去水府歇歇脚?”

    “这敢情好呀!”说着,楚汘浔便向河边走去,任由老沙施法,完全没考虑老沙是不是会害人。

    入了水,楚汘浔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嘴巴和鼻孔里河水涌入。

    看到楚汘浔的狼狈,老沙挠了挠后脑勺,哈哈一笑,取了一个避水珠送进楚汘浔嘴里。

    吃下避水珠,楚汘浔顿时身体一暖,感觉到了在空气里呼吸的自由,更有游水的畅快体验。

    游玩了一下下,楚汘浔欢悦游到老沙水府门前问道:“三师兄,可以用火吗?”

    虽然有明知故问的嫌疑,但楚汘浔还是问了,老沙也实诚的回了。

    小小法术一施,楚汘浔便点上了香烟,悠然自得的抽了一大口,随之也给老沙递上了一支。

    或许是寂寞得太久了,或许是千年执着动摇了,心散了,有个人搭话都是怡悦的,老沙没什么犹豫就学着点上了香烟,在水里吐出了一片烟雾。

    二人吞云吐雾之间,便进了可有可无的大门,到了一片废墟的水府里边,在一整洁的、家徒四壁的房间里坐了下来。

    这个房间很干净,没有珊瑚、水藻什么的,没有床,没有桌椅,只有两个蒲团,一大一小。

    老沙的邋遢,很明显与这里不和谐,但他却很自然的坐在了大蒲团上。

    “汘浔,我这里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人来过了,没什么好招待的,你随意。”老沙一边吞吐烟雾,一边给楚汘浔指着小蒲团,眼中没多少神采的。

    虽然楚汘浔很想吐槽这是自己一生当中最随意的一次,但他不太好意思说出来,毕竟这很尴尬的好不好。

    呵呵笑了笑,楚汘浔提取了三桶老坛酸菜牛肉面道:“三师兄,肚子饿了,能不能变点沸水?”

    这事对老沙来说很简单,也没什么好犹豫的说变就变。

    红泥小火炉加一把茶壶,热气腾腾的,顿时给单调的生活润色不少。

    泡上泡面,楚汘浔又递上香烟道:“三师兄,您徒弟没在吗,要不要我去叫一下,咱们一起吃个便饭。”

    老沙愣了愣,随即哈哈而笑,随手一道法力抛出,没过一会儿只见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姑娘回来了。

    这小姑娘~小萝莉,很水灵可爱,水蓝色的长发飘忽着,圆圆的小脸,圆圆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水蓝的瞳孔特别的大,可爱至极。

    只是~这小萝莉穿的好不凄凉,三个贝壳就做了衣物,水嫩嫩的肌肤青紫之处很多,还沾染着血迹和泥巴,膝盖上还有碎石掺杂进了皮肉里。

    小萝莉看到楚汘浔,一下子就愣住了,随后一溜烟躲到老沙身后,只探出一个小脑袋看。一旦楚汘浔视线过来,就嗖一下缩回去,是一个又怕陌生又止不住好奇的小姑娘的说。

    这么可爱的小萝莉,楚汘浔是很喜欢的,自然要多看几眼,顺便问了一下。

    通过老沙的介绍,这只小萝莉是野生的,乃是修炼数百载的河豚所变。因为感恩老沙的一次施救,便在此自愿服侍了老沙数十载。

    也是苦了这丫头,老沙不杀生,不吃荤腥,要在流沙河范围寻得食物异常艰难,好在老沙不是经常吃东西,毕竟都是老菩萨了。

    今天这样,这只叫小鱼的小萝莉,是和一只大虾抢紫菜被打伤的,而且还没抢到那么一丢丢。

    老沙对小鱼是放任自流的,带管不管的,只有大妖欺负上小鱼,他才会出手。而小鱼呢,对这已经很知足了,所以就以自己喜欢吃东西的爱好,单纯的强加给老沙,每天只顾到处找吃的,想给恩人带来快乐。

    看着这两位,楚汘浔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羡慕。

    一通谈话,面泡好了,楚汘浔便给老沙送上,向撅着小琼鼻偷偷吸气的小鱼招了招手。

    老沙倒是不管什么,一叉子下去,咻溜几下便吃了面,咕噜几大口就喝光了汤。

    看着老沙意犹未尽的老样,楚汘浔赶紧把自己的送上,也给小鱼送上,自己最终落得一个只能泡面不能吃的下场。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