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境阎王楚天骄林〕〔北境阎王〕〔沈嫣然厉战霆〕〔隽爷苒姐依然爱我〕〔夺爱帝少请放手〕〔冷面总裁萌宠妻〕〔帝少豪宠小娇妻〕〔云深不知两情痴〕〔苏心棠江云城〕〔林辛言宗景灏〕〔夺爱帝少请放手tx〕〔夺爱帝少请放手林〕〔攻心为上老公诱妻〕〔夺爱帝少请放手林〕〔夺爱帝少请放手林〕〔林辛言宗景灏全文〕〔林辛言〕〔林辛言宗景灏免费〕〔夺爱帝少请放手百〕〔林辛言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隐龙为婿 第一百四十一章 鸠占鹊巢
    周昌立面无表情的拔出钢刀,将何贵诚轻轻平放在地上,待到他彻底死绝后,周昌立便将他的尸体装进了纸箱,抗进后院,扔给了他精心饲养的黄金巨蟒。

    在何家二十年,周昌立已经给黄金巨蟒喂了四十九个人,何贵诚是第五十个,周昌立一眼不眨的看着黄金巨蟒一点点吞食何贵诚,脸上没有半点涟漪。

    书房内,周八指正在亲自动手打扫着房间。

    处理好蛇圈后,周昌立就直接回到他的房间,对着镜子,细致易容,半个小时后,一个活灵活现的何贵诚出现在了周八指面前。

    简单聊了几句后,周昌立就认真问道,“以大哥看来,我还有哪里需要改进?”

    “这些年委屈你了。”周八指拍着周昌立的肩膀,说道,“你在何家呆了二十多年,对何老匹夫的了解远胜于我,我就不瞎提意见了,但有一条,你务必抓紧。”

    “斩草除根。”周昌立冷冷说道。

    “不错。”周八指寒声说道,“何老匹夫退居幕后多年,除了何大亮夫妇和何诚诚,别人都很难见到他,除了他们三个,谁都看不出破绽,你务必尽快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何大亮突然爆发心肌梗死,还未脱离危险期,很好处理,但刘桂月那边还得兄弟们动手才行。”周昌立认真说道。

    周八指狞声说道,“一旦你这边得手,刘桂月就会因为独子和丈夫接连惨,悲愤过度,跳楼自尽。”

    二十年前,何贵诚突遭刺杀,就在他即将被人一刀封喉时,周昌立突然横空杀出,救了他的性命。

    从此,这个武功高强,沉默寡言的高手就变成了何贵诚的贴身保镖,深得何贵诚的信任和何家小辈的尊敬。

    何贵诚退居幕后以后,周昌立便变成了何家管家,一直默默守护在何贵诚身边。

    但何贵诚却万万都没想到,他毫无保留信任的好管家,竟然是周八指处心积虑安插在何家的钉子,目的是要鸠占鹊巢。

    他更是连做梦都没想到,周八指不仅要谋夺何家家产,还要让他断子绝孙,甚至就连儿媳妇也都难逃一劫。

    将周八指送出何家大宅后,周昌立就匆匆赶去了医院。

    何大亮已经从昏迷转醒过来,但却极度虚弱,勉强睁开双眼看了眼何贵诚后,他便又无力的闭上了双眼。

    周昌立大步走到病床边,将右手贴在何大亮的胸前,一股暗劲骤然爆发,刚刚植入何大亮心脏上的三个支架纷纷掉落下来。

    “啊……”

    何大亮虚弱无力的捂着心脏,脸色很快变得一片苍白,嘴唇迅速变成青紫色。

    “滴……”

    心电监护仪很快就发出了尖锐声响,何大亮的心跳曲线变成了一条直线。

    足足过了两分多钟,周昌立才踉踉跄跄的冲到护士台,焦急大喊道,“医生、医生……”

    主治医师飞速冲击病房,全力抢救起了何大亮,可却为时已晚。

    半个小时后,刘桂月就因为承受不住儿子和丈夫接连惨死的沉痛打击,从住院部顶楼一跃而下,当场惨死。

    ……

    “老板,何贵诚夫妇都死了。”

    陈安壑忍不住问道,“怎么死的?”

    “何大亮死于三个心脏支架同时掉落,刘桂月因为承受不住儿子和丈夫相继惨死的沉痛打击,从住院部屋顶跳下,当场死亡。”关山说道。

    陈安壑摇了摇头,问道,“你相信吗?”

    “老板怀疑是他杀?”关山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陈安壑沉声说道,“百分之百肯定。”

    关山不懂医术,没有想到是属正常。

    但陈安壑却十分清楚,心脏支架是固定在冠状动脉中,如果不规律服药,倒是会堵塞,但掉落的概率却是万中无一,三个支架同时掉落,那就更加不可能了,除非受到了强大的外力震荡。

    何大亮才刚刚做完心脏支架手术,连床都起不了,他怎么可能受到强大的外力震荡?

    这绝对是一起人为他杀!

    “老板有怀疑的对象吗?”关山忍不住问道。

    如果不是何诚诚意外撞飞了赵紫莹,陈安壑至今都不会跟何家有任何接触,他怎么可能知道是谁干的?可陈安壑能百分之百肯定,何大亮和刘桂月在这个节骨眼上惨死,何贵诚十之八九会迁怒于关山和他的幕后老板。

    何大亮有可能死于何家的仇敌之手,也有可能是周八指所为。

    如果是后者,那他的目的就再明显不过了。

    对何贵诚这种年纪的老人来说,断子绝孙等于毁了他的全部希望,他会变成一头绝望的野兽,会疯狂报复关山和他的幕后老板,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陈安壑严肃叮嘱道,“你要密切关注此事,并要加倍警惕。”

    “老板怀疑这是周八指的栽赃嫁祸?”关山眉头微皱问道。

    陈安壑沉声说道,“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而且,还有什么手段能让何贵诚比这更加疯狂呢?”

    “那和平饭店计划要不要适当推迟?”关山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问道。

    “不仅不要推迟,还要加快进度,如果真是周八指所为,他一定会制造假象误导何贵诚,让他坚信就是我们杀了何大亮和刘桂月,何贵诚一定会疯狂报复和平饭店。”

    陈安壑顿了顿,寒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和平饭店开业的时候,我会派老猫和花花他们来协助你,再跟他们好好玩一场。”

    “如果何贵诚真要不惜代价复仇,恐怕远远不止一场恶战。”关山有些无奈说道。

    陈安壑冰寒如刀的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实施斩首行动。”

    ……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周八指在选派人手的时候,刻意挑了跟何贵诚身形相似的周昌立。

    而这二十多年来,周昌立不仅练成了一手精湛的易容技术,在暗地里,他还一直在努力模仿何贵诚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就连身形都一直跟何贵诚保持着同步。

    再加上何贵诚多年深居简出的良好契机,周昌立完美取代了何贵诚,就连常年生活在周家的下人们都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为了以防万一,周八指又派来了一个“周管家”,没人怀疑周昌立假冒的何贵诚,自然就更不会有人怀疑假冒的周管家。

    至此,狸猫换太子的游戏完美收关。

    下班后,陈安壑接到赵紫莹,匆匆赶回傲云客栈。

    虽然赵得意和“陈董”都说李大运不会为难刘先芳,但赵紫莹却是一刻都不了,奈何,李大运已经下班走人了。

    妈妈下落不明,赵紫莹度日如年,根本没心情关注共处一室的事情,陈安壑也没有徒劳安慰,只是安静陪在赵紫莹身边。

    直到凌晨四点半,赵紫莹才勉强睡着,但仅仅只浅睡了两个多小时,她便又被噩梦惊醒,简单梳洗打扮后,赵紫莹便早早等在了李大运的办公室门前。

    陈安壑也随之起身,拨通了李大运的电话。

    “老板。”

    陈安壑威严说道,“你亲自带紫莹去看看她妈,让她放心下来,千万别露出破绽。”

    “好的。”

    陈安壑认真问道,“我丈母娘现在是什么反应?”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李大运忍不住试探问道,“老板,要不要适当苛刻一点,要不然,恐怕很难奏效。”

    “不行。”陈安壑断然拒绝了李大运的提议。

    不下重药,确实很难扭转刘先芳烂德性,但无论如何,陈安壑都不会折磨刘先芳,将她软禁,煎熬她的耐性,已经是对付刘先芳的极限手段了。

    “老板,岳凡书又去赵氏了。”

    赵得意汇报的情况,让陈安壑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按赵得意的调查和推测,岳凡书最先下手的应该是那些固定资产不错,但却因经营不善而濒临破产的航运公司,下一步才到赵氏这种经营状况良好的中小型航运公司。

    难道是赵得意低估了那小子的野心,他想一口吃掉所有想卖公司的航运企业,无论经营状况的好坏?

    如果真是这样,战争恐怕就得提前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该亲自去试试那小子的态度了。

    跟赵得意简单聊了几句后,陈安壑就转身拨通了赵紫虞的电话。

    “陈董。”赵紫虞接通电话,恭敬喊道。

    陈安壑威严说道,“岳凡书又来赵氏了,你先别见他,等我来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军门小娇妻:慕阎〕〔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家有庶夫套路深〕〔大学里的筋肉雄兽〕〔平平无奇大师兄〕〔仙王的日常生活〕〔从斗罗开始打卡〕〔伏天氏〕〔烂柯棋缘〕〔万族之劫〕〔[快穿]我有一点可〕〔史上最强练气期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