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渔场方明〕〔秦时乱世之甘罗列〕〔真龙赘婿韩三千苏〕〔上门狂婿韩三千苏〕〔如水微澜暮寒凉〕〔一往情深,傅少的〕〔相思随你入心间免〕〔相思随你入心间郁〕〔疯狂建村令〕〔天降我才必有用〕〔豪婿韩三千〕〔我在洪荒登录洪荒〕〔我有一座混沌监狱〕〔想见的人只有你〕〔会穿越的建筑狗〕〔大佬失忆后只记得〕〔超神学院之武者〕〔修仙从抽奖开始〕〔女主上场就超神〕〔开局就是一只废仙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魅姬惑天下 第20章 离魂殇。断肠曲
    容园里。

    “青华,你说这曲舞可好看?”女子翩然舞动身姿,浑身透着异香。

    此刻她额前没有佩戴丝带,一枚青色的心莲在额头间闪着奇异的光芒。

    这是媚主专属的印记,心莲复生,虞歌与心莲,此刻也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能透过本体,看到一座瑶清池,里面本来已经要枯萎的心莲,重新绽放了异彩。

    心莲的气息,与虞歌这个媚主息息相关。

    “媚主,你可是准备好了?”

    “今晚三更,你来接我。”

    “是!”青华绽开笑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他还以为媚主还眷恋这里的一切,不舍得离开。

    翻身出门,没有留下一丝动静。

    过了不久,下人来送晚膳。

    酒儿小心翼翼的布置着,最近这些下人,对待容园,上心了许多,虞歌现在贵为王府侧妃,想攀附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就连洛阳城的一些大家闺秀,名门将女也有少数的人送来了拜帖。

    虞歌虽然不说,但是她知道,这都是摄政王为了弥补她失去孩子,所做的挽救措施。

    可是,这有何用?

    “酒儿,今天晚上夜色好美,云亭最适合跳舞了。”

    酒儿布菜的手停住,诧异的看向虞歌:“主子,你的意思是?”

    “今天晚上帮我告知一下王爷,我在那儿等他。”

    “是!”酒儿笑应一声,放下碗筷,便朝主厅跑了去。

    主子总算想开了,前几次摄政王来探视主子,主子不是在睡觉,就是借口身体虚弱,起不来身,把摄政王拒之门外。

    如今她能想通,愿意和王爷冰释前嫌,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听到下人禀报,主厅外酒儿求见时,正在同玄武商量事的摄政王,竟然立马放下了手中的事,将人叫了进去。

    酒儿是虞歌的人,莫非是她发生了什么事?

    酒儿上前正要行礼,摄政王立马摆手:“可是歌儿出了什么事?”

    “启禀王爷,虞妃无事,最近虞妃因为养病,没有得见王爷,所以今晚,虞妃希望可以和王爷一见。”【¥…“好,本王谈完事,晚点到容园去。”楚潇的心情突然明朗起来,一天的阴霾都散了去。

    “王爷,虞妃约你在云亭见面。”

    “云亭?”

    酒儿噗呲一笑,似乎是有些邀功,想告知楚潇虞歌为了他有多么努力。

    “虞妃最近都在练一首曲子,好像是新谱的曲子。花费了主子很多时间,还为此编排了一曲舞,就是为了今晚,可能虞妃是想给王爷一个惊喜。”

    酒儿退下后,楚潇的唇角处都还挂着笑。

    原来,虞歌这么多日不见自己,并不是因为不肯原谅他,而是在精心的为他编排舞曲。

    想必他为她所做的事,她都知道了,这样想着,摄政王平时残暴的脸庞,此刻竟然也挂了几丝柔情。

    若是让大炎朝的人见到楚潇此刻的表情,必

    然会惊得掉了大牙。

    他叫来林影,在他耳边附声了几句,林影便退下了。

    云亭处,夜色幽然。

    虞歌邀了楚潇,还不过一个时辰,天刚刚摸黑,摄政王就到了云亭,虞歌到的时候,整个人怔了一会儿。

    这云亭,布置得可真精致啊,小径上放了一盏盏的小灯,只是里面装的不是烛火,而是萤火虫。

    一直延伸到云亭,它周围还特地用了锦布遮了起来。

    这种锦布,是御寒最佳的布料。

    可是如今,她已经不会再有半分感动,需要他关怀的时候,他泼给自己的,都是凉水,等她的心彻底封闭了,再来塞给她这些温暖。

    只会让她觉得无比恶心!

    摄政王坐在亭子中央台上,他的面前,放了一把琴,他知道虞歌爱琴,这是他寻遍天下,为她寻来的扶摇琴。

    扶摇直上九万里,便是这把琴的来历,它的琴声,能直筒九霄,翱翔万里。

    看着虞歌朝他款款走来,摄政王风风火火的就过来接她。

    他的额前还有汗,胸前上下起伏,看得出来,他为了准备这场仓促的见面,的确是废了些心神。

    “你找我?”语气带了一丝欣喜。

    虞歌不回话,却是对她一笑,面色苍白,额前的青莲妖媚异常。

    “你这额前?”

    “好看吗?”

    “嗯,美艳至极。”

    虞歌额前的青莲必定是细细的画了许久,才会显得如此栩栩如生。

    这时的楚潇,万万没有将青莲与媚主联系在一起。

    在他眼里,媚主与虞歌,完全是两个不同级别的人物,魅族的一个堂主,便可以搅得大炎边界大乱。

    他若是知道了眼前之人竟然是魅林之主的话,就算他见识过再多世面,也必定会大惊失色。

    他伸手,想扶住虞歌的腰肢,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虞歌避开了,她先走了几步,在楚潇失神时,回头对楚潇甜甜一笑,瞬间打消了楚潇的疑虑。

    看来是他多想了。

    来到云亭,虞歌到小厅换了舞衣。

    恰好就是她第一次为他跳醉相思时,所穿的那件舞衣。

    这么多年了,虞歌竟然保存至今,而楚潇心里,也再一次涌出了对虞歌的愧疚与疼惜。

    以后,本王必定会好好护你。

    “我再给你舞一曲吧。”她将琴谱给了楚潇。

    “你能再为我伴奏一次吗?”楚潇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琴声起,虞歌翩然起舞,她身段柔美,嘴角上扬,还是如此邪魅,也是如此的让人欲罢不能。

    曲毕,他弃了琴,上前搂住虞歌那弱柳扶腰的身肢,深吻了下去。

    他抱起虞歌,往容园内室走去。

    虞歌挣开他,娇笑得让他没有抵抗力:“你走吧,我的身体还不能侍奉你。”

    摄政王眉头深锁,强行抑制住体内的那股冲动,最终还是不舍的放开了她,她刚小产完,元气大伤,肯定还不能进行房事。

    待摄政王走后,房梁上传来一道声音:“你终究还是舍不下他。”

    虞歌唇畔衔起冷艳笑意:“你可知刚刚那支舞唤什么?”

    离魂殇,断肠曲,从此君妾不相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军门小娇妻:慕阎〕〔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家有庶夫套路深〕〔大学里的筋肉雄兽〕〔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斗罗开始打卡〕〔伏天氏〕〔仙王的日常生活〕〔烂柯棋缘〕〔万族之劫〕〔[快穿]我有一点可〕〔史上最强练气期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