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黑水五龙行 第25章
作者:老角的小说      更新:2018-06-14
    第4节

    穿过大南门厚厚的古城墙,刘清扬想起儿时和小伙伴在残破的墙头上嬉戏的情景。眼前又浮现出那位春夏秋冬都身着墙砖一样颜色破棉袄的老爷子,长年坐在城墙上用一把缠着几道麻绳的二胡,总是拉着一个悲怆的曲调。老人不知是何时再不来了,可那曲调似乎还在城墙上萦绕。

    老城中处处是繁华的闹市,商铺林立,车水马龙,五彩缤纷,连空气都溢满各种香腻一股股地随风变换。刘清扬以轻快的脚步忽略着身边的喧嚣,掀动着青春年少的身姿匆匆而行。只是在与身穿学生装的同龄人擦肩而过时,他的眼中会流露出几许羡慕,不免回头多看一眼。

    他也上过学。他上学的那几年,他的父母还双双在世。他父亲是老城西门外一个小饭馆的掌柜兼厨师,头脑精明,为人和善,处事圆滑,生意不大却颇红火。后来的日伪政权不准中国人吃大米白面,买卖也不准。刘父开饭馆,光靠卖高粱米水饭和苞米面饼子是撑不起门面的。他使出各种手段,包括贿赂日本军需官,让饭店的大米白面从不断顿。结果,正是他的这点聪明害了他。

    一个经常给小饭馆供给细粮和豆油的日本军需官,自认为是小饭馆的救世主,常带着酒友来放开肚皮大快朵颐,敞开喉咙举坛狂饮,且分文不掏。这家伙每一次来,只要见到端菜上酒招呼食客的刘清扬的母亲,那一双三角眼,立刻变成两只色迷迷的苍蝇,满屋追着那丰满的胸脯盯住不放。进而就是借着酒劲摸手捏臀,逗起一桌放浪大笑。刘清扬的父母虽然厌恶之极,却又惹他不起,只好尽量躲避,每次见到他来,刘清扬的母亲就赶紧溜走。

    那一次是日本军需官说和别人打了赌,拍在刘清扬的父亲面前几张粮油购买券,直言要带走刘清扬的母亲去日本兵营伺候酒局。明摆着,是没安什么好心,要动真格的了。刘清扬的父亲与其周旋了半日,没让他见到刘清扬母亲的面,令其恼怒而去。第二天,日本宪兵就来砸了小饭馆,给刘清扬的父亲扣上经济犯的罪名,投入大狱。后又押送到黑龙江边界修工事,一去不返。刘清扬的母亲悲痛至疾,经黎元华施治也没能保住性命。临终前,将刘清扬9岁的妹妹送给一个不相识的人家,将11岁的刘清扬托付给黎元华当了徒弟。

    跟了黎元华,刘清扬还保留有上学的念头,虽然黎元华表态要待他如亲儿一般,可他知道供个学生开销较大,也就不好开口。倒是黎元华直率地对他讲:

    “清扬,咱不上学了,你就跟我学吧。”

    刘清扬从此就一直跟黎元华学,学医学药,学书学字,学弈学画,当然,最重要的是学精气功。几年下来,他的学问真就不比上学堂的黎黎差,他的气功更是高出黎黎等同辈弟子。能有此佳绩,除了是师傅亲授外,他也确实遗传了他父亲的聪明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