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黑水五龙行 第19章
作者:老角的小说      更新:2018-06-14
    第5节

    树丛暗影中的人全部走了出来,不论高矮胖瘦均是身姿矫捷,步态沉着。有银针黎元华和他的盛、灵、腾三辈六位弟子,有翡翠烟嘴孙万祥和他的盛、灵、腾三辈六位弟子,有桃木簪苏蓟和她的盛字辈弟子黎黎,一共十六人。这是五龙门在北天城的全部人员。三位师傅比肩而立,清瘦文静的黎元华居中,粗犷豪迈的孙万祥在左,面若桃花的苏蓟在右。三人都是药爷的腾字辈弟子。药爷也仅在他们腾字辈多收了一位弟子,因为她是女弟子,或是因为她是苏蓟。一干众弟子与三位师傅垂手相对。

    两千多年来,精气功各门派还保持着始祖鬼谷子对收徒人数的苛刻要求。鬼谷子每辈弟子只收两人,五龙门至今还仍然尊守着这一规矩,可少收,可不收,确不可多收。实在是因为精气功的功夫非同一般,其功力在无影无形间运行,对常人来讲可谓是神出鬼没,难以想象,无法防备。又因,精气功对身体基础的要求近于苛刻,只有五气俱佳且均衡的孩童方可教也,而这般的孩童本就是凤毛麟角。还有,收徒多则滥,滥则失控,养出不肖之徒,将危害百姓,遗祸社会。宁少勿滥,可精于教化,即使出现个别违规叛道的门徒,也便于清理门户。所以,药爷的盛、灵、腾三辈弟子中,只有腾字辈多收了苏蓟一个女徒弟。药爷门下的盛、灵、腾三辈七位弟子,现在也是人人都已收徒,也都只收了盛、灵、腾三辈,每辈最多两人。

    盛、灵、腾三字,取自于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中“五龙盛神法”、“灵龟养志法”和“腾蛇实意法”三篇章节标题。如再有后辈弟子,便按后篇“伏熊分威法”、“鸷鸟散势法”、“猛兽转图法”、“灵蓍损悦法”中的伏、鸷、猛、悦来接续。这里,第一篇的首字“五”与五龙门的门号相重,也因为“五”是数字,不能排在首辈,故改取“五龙盛神法”的“盛”字。第七篇的首字“灵”与第二篇相重,改为“灵蓍损悦法”的“悦”字。

    率先开口的是桃木簪苏蓟,她是今天考试的执掌人。一副中年丽人的容颜,发髻高高地挽在脑后。她以少女般清脆的话语对考试逐一点评:

    “第一场,文韬和雷成打了个平手。两人都感悟到了我发出的‘大雁’和‘明月’,‘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和‘雁字回时,月满西楼’都答对了。”

    “第二场是岩嵩胜了。看来岩嵩的功力要比鸣久略高一点,但鸣久选用冷意出手其实是吃亏的。现在正是秋天,我们夜登山顶,每个人的体内对秋夜的阴凉都本能地生有抵御之气,天时之利已被抵消。人们反倒是对热意没有防备,以热意出手恰是攻到了疏于防范之处。”

    “第三场虽说是关东先败下阵来,可我并不能就此判输赢。按事先约定,由黎黎攻清扬,清扬攻关东,关东攻黎黎。不错,你们开始是按顺序办的,也都出手了。关东对黎黎用的是跳跃意,当黎黎的膝盖刚刚出现弯曲欲蹦的征兆时,就马上减了攻击的力道,不然,最先输的应该是黎黎。黎黎对清扬用了困倦意,这个难度较大。在这场精心准备又全神贯注的考试中,要让清扬犯困瞌睡,就是我也不会轻易得手。黎黎应该知道以此招是攻不下清扬的,不过是来走个过场。清扬对关东用的是蚊虫叮咬意,本来关东还能抵挡一阵,不会这么快就中招,只因黎黎突然也对关东出手,帮着清扬胜了关东。很显然,黎黎违反了考试的规矩,本场判黎黎为输家,而且还要罚她面壁省心一天。”

    对于弟子们的交手过程,以黎元华和孙万祥、苏蓟的功力,完全觉察的清清楚楚。黎黎在考试中有意耍顽皮,她心知肚明不是二位师兄的对手,与其让自己出丑或让师兄为难,不如赖皮一下,帮清扬先拿下关东。她平时就好与关东开玩笑,这回是准备好了挨批受罚的。

    苏蓟像一个象棋高手讲解完一个对局,优雅地抿了下鬓发,侧脸向黎元华和孙万祥看去。

    孙万祥从口中取下旱烟杆,烟嘴上闪动的绿色幽光在他身前划出一道下坠的直线,鼻孔处呼出的烟雾随风飘散:“啊,点评的好。其他的事嘛……还是师兄来说吧。”他是个不善多说话的人,马上就把话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