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黑水五龙行 第12章 前传——一千七百年前
作者:老角的小说      更新:2018-06-14
    第1节

    “园有桃,

    其实之肴。

    心之忧矣,

    我歌且谣。

    ……

    园有棘,

    其实之食。

    心之忧矣,

    聊以行国。

    ……”

    三国时期的庞统吟唱着《国风》中的诗句,边把玩一只盛满佳酿的蓝田玉酒樽,斜瞥着阳光透过玉璧辉映一池草绿色的涟漪,恍然见大江东去,百舸竞游,又有剑戟如林,飞矢如雨,一时间江水赤红,卷起拍天浪涛击打百丈山崖……,狂风吹过,硝烟散尽,崖壁上流淌着血水,一滴滴地落入杯中。轻轻一呷,是旌旗指向令樯橹灰飞烟灭的浓烈和辛辣?还是江雾中鬼魂无归的咸涩和腥臊?再看……再呷……,那股挥之不去的味道在两只朝天的鼻孔间飘来荡去。

    赤壁大战后,对他倍加赏识的周瑜负气而暴毙,令他在痛心伤感的同时就有了几分获得解脱的窃喜,而孙权因他相貌丑陋忽略其才的轻蔑,更遂了他离开东吴的心意。

    初到荆州,刘备给了他个耒阳县令做见面礼。可他却数日不理政事,朝夕对酒当歌,惹来张飞亲临督察,眼见他的颓废无为,便黑颜大怒,拔刀要取下他的项上人头。他便端着酒杯拍案升堂,仅用半日便处理完毕数日积压的所有事务,且毫无差错,让张飞见识了其凤雏之号绝非浪得虚名。

    调回荆州,刘备任他为军师中郎将,已是最大限度的重用。可他依旧当歌对酒,越发目光呆滞地沉迷酒樽中的杜康之液,全然没有在江南定下连环计大败曹操百万大军时的豪迈气概,也似乎忘记了杯外尚有此起彼伏的金戈铁马和哀嚎阵阵的生灵涂炭。偶尔,眼角也有犀利的神色露出,像佯装打鼾的豹子瞟扫猎物的余光。

    他在等人,等一个人,等一个知道他根本不会喝醉的人。他是在有意躲着我吗?

    第2节

    鸡血红的石香炉青烟袅袅,诸葛亮府邸沉香缭绕。

    “还喝酒吗?”诸葛亮剑眉微挑,客气地问道。

    “当然,”庞统翕动着鼻翼回答,并取出随身携带的蓝田玉酒樽,“尤其在你这里,没有酒,我会被你这香熏成妇人的。”此时,他的眼睛已完全睁开,虽仍是不大,却不再倦怠混沌。

    “好一个醉翁之意,”诸葛亮为庞统斟上酒,“我又如何不知二师兄你是在等我。”又用一只体墨沿赤的犀牛角杯为自己斟满一杯清水。

    “师弟,我可是你请来的!你不大摆宴席为师兄我接风也罢,为何还要多日避而不见?”庞统怨声道,边浅抿一口,“哦,这酒不错,该是窖藏50年以上的武陵烧酒。”

    “果然是酒仙!这知酒当然胜于饮酒。”诸葛亮双手捧起黑陶酒坛稍一闻赏,略领清香,“早已知二师兄已到荆州,只是南四郡刚刚归附,军政一干事务亟须安排,不得已,怠慢了。”又轻轻放下黑陶酒坛,“再说,刘玄德望贤若渴,且又懂得善待人才,即使我不在,你耒阳百日放荡,仅凭半日之政不也任你为军师中郎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