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鉴宝直播间〕〔浮生如梦你如糖〕〔影帝,入戏太深〕〔花掉1000000亿〕〔偷爱〕〔我在同一天活了千〕〔逆流纯金年代〕〔老婆大人有点拽〕〔修罗神帝〕〔界门打开之后〕〔商场大咖〕〔动力之王〕〔妙手神农〕〔你是过耳的风〕〔缠绵入骨:总裁好〕〔神级黄金指〕〔入骨暖婚〕〔同桌追定你了〕〔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帝少今天又醋了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恶毒女配日常 第六十八章、巧合
    晏安被扫地出门。她问旁边的人:“你怎么敢说这种话?”

    “实话实说。”

    “我要是蒋柏姐我得哭。”

    “蒋柏眼神一直不好。”晁朕说着这话,步子停了下来,眼神放到了她身上,而后无语地摇了摇头。

    比刚才看项链的眼神嫌弃多了。

    “我们不从侧门走了吧?能去正厅吗?我刚才晃眼好像看到马卡龙了,新鲜的马卡龙哦。”

    前头人步子加快,晏安恍惚好像听到一声“出息。”

    拿完马卡龙转身,就没见了晁朕的身影。晏安照着记忆找到了谢敬旻,话没说两句就被告知生日会开始。

    常雨霏穿着高奢订制的宝石蓝抹胸晚礼服出现在楼梯拐角,在大家众星捧月的欢呼声中缓缓走下,把屋里一众妖魔鬼怪彻底衬成了牛鬼蛇神。

    晏安四周看了一圈,想这会儿除了常雨霏,大家都是刚从地里下来的,透着浓郁的汗水和泥土味。相比之下她还好些,起码她土得新鲜。

    公主说话,大家鼓掌欢呼。公主再说话,大家再欢呼。这一套流程结束后公主宣布大家可以暂时自由活动,等待着八点半的拆礼物环节和九点的烟火晚会。

    晏安在人群中找到晁朕,凑过去找到一个安全距离,决定在离开之前之前要死跟着他。

    晁朕不喜社交,来这的人多少知道他的性子,没人非凑过来跟他说话,晏安也避免了尴尬。他找个地方安静坐着,晏安也在他不远处找了个地方安静坐着。

    他们两谁都不说话,仿佛这里的喧哗热闹都跟他们无关。直到常雨霏家的帮佣过来找她,说常雨霏有请。

    晏安不想去。不管常雨霏找她的目的是什么,终究还是会让她感到不适。

    犹豫着怎么拒绝,就听晁朕问:“她在哪?”

    帮佣指了指对面楼的楼上。

    “我要找谢敬旻,我带她去。”

    “这……”女佣刚面露为难,就听晁朕问:“有问题吗?”

    晏安左眼跳个不停,她追着晁朕的步子,问:“常雨霏找我能有什么事?”

    “不知道。”

    “如果……”话没说完,一个坚实的身影就从旁边窜出,晏安意识到并且躲开了,可还是让对方把新鲜番茄汁淋在了她的身上。

    狼藉一片。晏安不认识撞她的人,旁边的晁朕也不认识。这位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吩咐帮佣带晏安去换衣服。

    “要去哪?”晁朕问。

    女佣眼睛看着地板说了一个房间。

    “我带她过去,你去门口帮我拿下外套,我家司机等在那里。”

    “可是……”

    晁朕还是那句话:“有问题吗?”

    看着女佣离开宴会厅朝着大门走,晁朕便带着她上了楼。常雨霏家这房子内部百转千回弯弯绕绕,要晏安自己找肯定找不到。

    她抱着干净衣服站在门口,问他:“你能等我吗?”

    晁朕替她拉开门。她扒拉着墙沿,又问了一遍:“我会很快,你可以等我吗?”

    见对方点了头她才安心地进去。检查的时候才发现头发上也沾了番茄汁,所以虽然刚才说很快,但她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好在这位少爷没有食言,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还是第一眼就看见了他。

    晏安看了看时间,刚想说离开就听外头传来喧哗的声音,熙熙攘攘密密麻麻,好像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她把头从窗户够出去,发现是楼上传来的动静。

    “怎么了?”她问。

    “去看看。”

    上了楼就见走廊尽头围了些人,晏安从人缝里看见了常雨霏的宝蓝色裙摆,还有很压抑的女孩儿抽泣声。

    “怎么了?”她还是这个问题。

    晁朕冲着人群看了一会儿,面色沉重地说:“走吧。”

    “你看到啥了?”晏安问他:“我只听见有人在哭。”

    “什么都没看见。”

    “瞎说,你那么高个是白长的吗?”

    他们在离开的路上遇到了谢敬旻,这人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知道怎么回事儿吗?”

    “你知道?”

    “我谁啊?”谢敬旻拍了拍胸脯,说:“万事达百事通说得就是我。”

    谢敬旻拉着晁朕走到墙角,小声说:“刚才姚雪津到楼上换衣服,刚把衣服换下来就有人闯了进去,你猜是谁?”

    晁朕没出声,晏安费力往里挤,问:“是谁?”

    “唐池。就常雨霏那个姨夫的私生子,之前一直养在国外,最近才回来。”

    晏安脑袋“砰”地炸了一声,她问:“姚雪津为什么要换衣服?”

    “听说和谁撞上了,被人泼了橙汁。”

    晏安感觉自己浑身的体温在瞬间降至零下。谢敬旻疑惑地看过来,问她:“咦?你怎么换了身衣服?”

    耳朵里,好像还能听见压抑无助的哭声从楼上飘过来。她听见晁朕说:“走吧。”

    晏安腿发软,下楼梯都艰难,每走一步都抖得厉害。晁朕伸了手过来,晏安轻轻推开,问:“之前她说让我去哪换衣服?那个女佣。”

    “不知道。”

    “是不是就是姚雪津去得那里?”

    “不知道。空房间很多,去哪换衣服都可以。”

    晏安靠在墙上闭上了眼,问:“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是巧合!”回答她的人很坚定。

    一个念头在脑海里萌生。晏安问出声来:“姚雪津突然被人泼橙汁,你……”

    “晏安,是你让我一直在门口。”

    巧合吗?只是巧合吗?

    晁朕让晏安把表情体态整理好再出去。他们回到宴会厅,明显能感觉到气氛已经不对。晏安能听到窸窸窣窣地小声交谈,好像就在说姚雪津的事。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才多长时间,这里的人就大多知道了。

    晏安竖着耳朵就能听到一些谈论,她们说:“常雨霏的爸妈都在往回赶,不知道这事要怎么善后。他们家不是一直不待见那个私生子?他今天怎么会来?”

    “听说唐重山癌症晚期命不久矣,现在他们家都在乱着分家产的事,现在多了个私生子要分走一大笔不说还要竞争公司董事,真是头都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裴七七唐煜〕〔家有庶夫套路深〕〔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男主,你的小青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七零炮灰女知青[〕〔第一序列〕〔浪迹武侠世界的小〕〔剑骨〕〔军门小娇妻:慕阎〕〔神医狂妻:国师大〕〔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先婚后宠:总裁大〕〔剑道丹尊〕〔网游洪荒之最强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