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的修仙日常 22、夺舍
作者:十四姨的小说      更新:2018-11-07
    “什么高手不高手,怕是已经勾结了外人,里应外合吧!”

    “今日那三声巨响,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地震!

    那不是地震吗?

    非月得双眼不由的瞪了起来,她想看看那几个说风凉话的人是谁,可是脸却一动不能动,整个身体除了眼睛之外,全都不能动。

    如果,那三次地震真的是被陈情搞出来的。

    她突然想起,为什么那禁制能被震动,原来,原来陈情并不是想让她来背锅,而是想让她逃走……

    是呀,陈情正因为知道她会飞。

    所以才会……

    如果,前面她被关,是为了迷惑众人,那么后来的地震把禁制震碎,就能说明,其实是一种逃命的信号。

    非月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为什么非要听大花的话。

    为什么呀?

    就在她这种凌乱的,胡思乱想中,非月终于被带到了出云宗的最高峰的一个山洞。

    山洞外面阳光明媚,门口还有一个像小花园似的地方,种满了各种花草,非月苦哈哈地想,这三老祖还蛮会享受的。

    紫衣女子对着石门恭恭敬敬地行礼:“老祖,非月带到。”

    “哗啦”一声沉重的石门开启的声音。

    仅仅一秒,非月就觉得身体好像换了个空间,四周漆黑一片,伴随着石门落地的声音,她的心也随之落入了谷底。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突然受到了一股重力的吸引,向下坠去。

    “啊!救命啊!”

    非月吓得一声尖叫,声音打在四周,一下又一下的回荡开来,伴随着呜咽的风声,像极了鬼哭狼嚎。

    也不知道下落了多久,“砰”的一声,她重重地摔了地上,没有想象中的痛,四周依然看不见半点光。

    扑通、扑通——

    仅仅几息的时间,她就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一声重过一重。

    心跳更是在这个空旷的空间里,传来了回音。

    “老祖?老祖?您在吗?”

    非月吓得双腿发软,摸索着起身,脚下一点点的移动,可是不管她怎么移,都那种未知的恐惧,一下又一下的冲刷着她的神经。

    几乎要将她逼疯。

    “出云宗第十五代弟子,非月拜见老祖。”

    非月努力睁大眼睛,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可是依旧不服输地睁着,似乎这样就能看得更清楚些,能看到出口。

    她一边喊,一边脚尖慢慢地挪动,一下又一点,到了后来,索性弯腰直接趴到了地上,像条狗一样,慢慢地移动。

    “弟子,非月拜见老祖!”

    非月每走一段就开始喊一句,四周依旧没有任何人回答。

    尼马,到底怎么回事,不要装神弄鬼呀?

    她吓得几乎就要哭出来了,那种崩溃的黑暗中的恐惧,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

    “老祖,您到底在不在呀,您别吓弟子,弟子胆子小,弟子真不是故意弄死您的那条灵蛇的,只是当时弟子,以为它要吃掉弟子,所以……”

    她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似乎这样就能减少恐惧似的。

    “老祖,呜……您出来说句话呀,您要惩罚弟子,当然可以,但是您这样,装神弄鬼就不好了呀!”

    滴哒,嘀哒——

    在非月抽抽嗒嗒,各种认错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声音。

    非月全身的每个细胞几乎都停止了呼吸,一颗心纠得紧紧的,寻着声音慢慢地挪了过去。

    如果,是水声?

    有水的地方就有出路。

    她紧张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慢慢地,慢慢地往旁边移动。

    不知道移了多久,突然耳畔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声,似从悠久的岁月里传来的一样,“我本不想现在就夺舍了你,可你这小娃娃竞然这么就等不及了!”

    吓——

    非月吓得,全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

    环顾四周,依旧一片漆黑,可那叹息声,似乎伴随着一股凉风就在她的后脑勺上。

    她想伸手,可是又不敢,只得憋着一口气,鼓起勇气道:“老老老……老祖,您您,您开什么玩笑?咱们一脉相承的,您您您……”

    夺舍这个词,她不陌生呀。

    呜!

    就是说有的人死后,元神不灭,然后看中了一个活着的人,就可以进行夺舍。

    所以,说,她现在这身边有个灵魂。

    “老祖?哈哈哈……”

    那个低沉沙哑,带着凉意的声音,跟那条黑蛇一样,从她的背后突然带着一股风,绕到了她的面前,非月觉得,自己的头发无风自动了。

    吓得差点尖叫出声,不过还是用舌尖顶着上额。

    甚至连头都不敢动,肩背更是挺得直直的……

    这是她以前在小说中看到的,不知道管不管用,说什么活人的身上有三把火,千万不能灭了,灭了,鬼就能趁机入体。

    非月强忍着心头的恐惧,颤声道:“老祖,咱们有话好好说,我听说人家夺舍都夺好种资质好的,能力强的,您看看我,还没能引气入体的一个废灵根,若不是我这个人勤快,又长得可爱点,我早就被赶下山了。”

    这是大实话呀!

    非月说完,还在心里祈祷,希望她这个老祖别想要身体想疯了。

    “废灵根?谁说的?”老祖苍老如划玻璃的声音再度响起,而后仰天大笑了两声,一股又一股的凉气,就像绳子一样,开始在非月的身上缠了起来。

    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艰涩地咽了咽口水道:“难道老祖认为,我还有救?”

    “当然有救!”

    凉意,渐渐地爬上了她的额头,而后在眉心的位置越聚越多。

    非月伸手便朝自己的眉飞拍了过去,传说中印堂这个位置是命门呀,这货果然想从这里先下手……

    非月用的力气非常大,一巴掌拍得自己差点晕过去。

    手心像是被一块冰给扎了一样,几乎快要被冻僵了,然而,她却并没有摸到任何东西。

    即便是如此,她也顾不得手上的凉意,两只手放在一起,啪的一声拍了下来。

    尼马,管你是人是鬼,老子不拍死你丫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