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的修仙日常 11、师娘
作者:十四姨的小说      更新:2018-11-07
    说完,便拉着她们紫罗院的几个妹子,一路笑着走出了膳堂。

    这件事,还是非月她们第一次听说。

    罗秀急道:“这可怎么办?”

    罗锦沉声道:“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有一个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七师祖是不会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被送到外院去的。”

    其实在外院,比内院竞争还要激烈。

    非月本来还有点难过,可是看三人比她还紧张这模样,倒是放松了不少,笑道:“别担心,我这个人一向运气都不错。”

    这顿饭吃的,有点让人郁闷。

    非月回到草堂的时候,大花又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只蜈蚣,正吃的欢。

    非月一看这血腥、恶心的场面,就差点把刚才吃的东西吐出来,抚着胸口,快速跑回屋里,掏出罗锦给她的笔记,还陈情给她的好本口诀,对照着开始研读起来。

    然后,还没两分钟,她就发现,自己看着上面的字,跟看动画片似的,一个个都跳了起来,单个看,认识,拼起来不知道几个意思。

    甚至到了后来,那些字就跟长了翅膀似的,一个个跳到了她的面前,围着她的脑袋转啊转的,开始玩丢手娟的小游戏。

    非月泪目,这特么的,果然跟她前世专注力不能集中有一定的关系。

    想到此,非月颇有些沮丧,去外面转了一圈,大花已经吃完蜈蚣了,蹲在它的鸡窝上闭目养神。

    非月一屁股也坐到了它的旁边。

    “大花兄,你说我怎么那么笨呀!”

    非月有个习惯,不顺心的时候,喜欢找人吐槽吐槽。

    前世的时候,家里有条狗,受了委屈什么的,抱着狗吐吐苦水,后来又有了网络,没事,自己给自己来一封邮件。

    或者去公众平台上,发一篇文章,表示心情郁闷。

    到了这里,出云宗的人基本上都用玉简,根本不用笔,她又不会怎么写繁体字,于是也很少动笔,偶尔拿起来记个重要的事情。

    所以,自己给自己写日字,写信这种事情,她就不好意思再干了。

    现在,整个草堂就大花一个活物,一个能鄙视她的公鸡,她觉得这智商简直杠杠的,于是,便像打开阀门似的,哗啦啦的苦水往外冒。

    从她上山受尽白眼,到现在,还未能引气入体。

    再从张桐已经开始有灵兽了,而她连门都入不了……

    难道,她真的要喊一句“扶摇直上九万里”才能飞起来?

    结果,她刚一喊完,她就发现,自己屁股下面像有个弹簧似的,而她的整个身体就“嗖”的一声,朝向云霄飞去!

    哇!靠——

    非月吓得忍不住暴了粗口。

    闭目养神的大花,被某人烦得差点暴走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的树晃动了一下,再然后,就看到旁边一道青光,直冲云霄。

    大花震惊的鸡嘴长得老大,一双圆眼不可思议地抬头望天。

    然后,仅仅两秒,那道青光,又极速朝地面坠了下来,大花吓得咯咯咯地叫了两声,而后翅膀一张,将自己和自己的窝(歪脖子树)包裹在了一个透明的灵气罩里。

    就算是如此,青光的下坠速度太快,还没包裹好,那东西就砸了下来。

    大花心里嚎了一声,马失前蹄啊!

    不料,那青光在落地的一瞬间,突然又喊了一句“扶摇直上九万里”,于是,她又飞了上去!

    大花满头黑线。

    这特么的神马操作呀?

    它在出云宗也待了一年多了,而且这些日子,这货天天在背口诀,它怎么没有听过有这么一句?

    大花仰头望着天空中,上上下下,胡乱窜来窜去的非月,突然觉得有点眼熟,细细一琢磨,顿时睁大了眼睛。

    这货现在的样子,跟昨天晚上它进入她梦里的状况一模一样。

    难道……

    大花这边满头问号。

    在空中上上下下,下下上上的非月也被这种操作给惊得一愣一愣的。

    怎么因事?

    昨天晚上那个梦,难道是真的?

    这句话真有这么大的魔力?

    能让她一个连灵力都没有废物,直接上天?

    要不要这么玄乎呀?

    非月震惊的心头砰砰直跳,从空中扫过苍雀山,觉得自己跟航拍机似的牛逼,由于在梦里有过一次经历,于是,现在知道了自己梦醒后也拥有了这个牛逼的能力后,便不那么慌张了。

    乎上乎下了几次之后,突然想到了扶摇的前一句“大鹏一日同风起”,于是心里默念了起来,同时把自己想象成大鹏鸟一样,张开双臂,一边重复着那句,一边调整着速度和姿势。

    终于,在飞翔了五六分钟后,她开始平稳了起来。

    于是,非月心头一喜,张开翅膀,哦不,张开双臂,决定绕出云宗转一圈,看看自己住了这么久的一山,到底是什么样的。

    于是,她飘啊飘的!

    飘啊飘的!

    正飘的起劲时,突然看到了下面有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正好那个人影也在看她。

    师师师——父!

    非月这么一惊,直接就头朝下从天下掉了下来。

    陈情每天早出晚归,除非有重要的事情,否则不会回草堂,所以非月一般情况下,特别的自由,是整个人出云宗的师姐妹羡慕的对象。

    可是,非月一直单纯的以为,陈情是出来修练来了。

    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跟一个美男聊天。

    非月的身体,又呈下线状往下掉,她吓得惊呼一声,眼看着就要砸到地上了,心头一跳,赶紧张开嘴开始喊,不料,眼前突然一黑,一个墨色的身影,在空中一个旋转,便勾住了她的身体。

    非月生生将那句话给烂到了肚子里。

    再然后,墨色的身影带着她,落到了地面上。

    师徒两人四目相对。

    陈情惊得是非月竟然会飞了……

    非月惊得的是,她未来的师娘竟然长得如此美貌,风度翩翩,简直甩了某崖的四美数十条街!

    “阿情,这就是你的徒弟吗?是个挺有意思的小家伙呀!”

    帅气的师娘打破了沉静。

    非月有点晕头转向的,这师娘不但长得好,声音简直不要太好听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