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的修仙日常 7、入门
作者:十四姨的小说      更新:2018-11-07
    “扑通”一声。

    “哎呀!痛痛痛——”

    非月惨叫着捂着额头,眼泪横飞。

    蹲坐在桌上的大花,冷冷地注视着地上打滚的某女,无语地打了个咯,而后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非月这一摔,彻底醒了过来。

    眼泪花花地看着那条绿毛尾巴,便有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死大花,你竟然晚上偷偷跑来我房间!”

    “你个臭流氓!”

    她一激动,头直接撞到了桌子腿上,顿时痛得一抽抽的,差点晕过去。

    “哎呀,痛死了,痛死了!”

    她不会直接给摔毁容了吧?

    摸着额头上的大包,她找了个小镜子,一照,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撞得是额头,若是撞到了鼻子,那还得了。

    听到非月的惨叫声,陈情赶来的时候,刚好与大花打了个照面。

    陈情很识时务地往旁边挪了挪,将大门给大花让了出来,而后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那低头哈腰的模样,眼迎接总理似的。

    非月一回头,就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呲牙咧嘴道:“师父,不好意思,把您给吵醒了。”

    她发现,她这个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连琢磨几句口诀都能睡着了,睡就睡了,还坐床上摔了下来,现在这幅样子,还怎么去吃饭呀。

    不过很快非月就不愁了。

    陈情看到她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问道:“痛不痛,怎么这么不小心?”

    非月有苦难言,昨天晚上还跟自家师父各种保障的,结果,自己就研究着口诀睡着了。

    这脸真是打得啪啪啪的。

    “刚才一看到大花,太激动,以为它又来我房间吃东西,所以,我没注意,就给摔了!”这理由也不算乱编。

    起码她在梦里,的确是想打大花来着。

    陈情无语,从储物袋里翻出了一盒药膏,“在头上擦擦,过一会就好了。”

    “哦对了!”

    在非月对着镜子擦药的时候,陈情突然道:“我昨天晚上给你的固金丹,你现在就吃两颗,我帮你用灵力化开。”

    非月感激的眼泪花花的,那药膏一擦上去,皮肤上的大包,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她把固金丹翻出来,倒了两颗塞进水嘴,那玩意入口即化。

    照着陈情昨天晚上让给她疗伤时的模样,躺到了床上,任由陈情手中的灵力在她的周身游走。

    陈情刚引灵力进入非月的体内,就惊了一下。

    那股力量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大了,她引入的那丝灵力,一下子就被对方给逼了出来,陈情向后退了两步。

    因为及时收手,倒是没有造成伤害,只不过却震惊得不小。

    倒是非月,今天一点事儿都没有,只是感觉体力有两个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刚才还在胸口的固金丹的那股丝丝凉意,瞬间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吞了。

    然后,她就没有什么舒服的感觉了。

    跟昨天晚上的情况差别很大,而且她师父说好的引灵力给她运行药力的,结果突然就收手了,像见了鬼似的,站在那里惊疑不定。

    “师父,该不会是我要死了吧!”

    非月鼓起勇气喊出了心里的疑问,她师父昨天还说让她心态要平和,结果,她一晚上,都在那里做奇怪的梦。

    唉,像她这样的能清心静气,才是绝了。

    想通这一点,非月立刻起身道:“师父,别担心,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人这一辈子,只要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做自己想做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那就不枉此生!”

    特么的,她这一大早,就给自己灌了一碗毒鸡汤。

    “不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陈情自己也说不上来,拉过非月的手,搭在她的腕上,又试着将一丝灵力引入,如果再次相遇,这次一定立即切断。

    这一次,她试着用发丝继的灵力引入。

    刚才游走了两寸,那股力量,又出现,她立刻就切断退了出来。

    见陈情表情更加凝重,非月这次也不用问了,肯定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鸡叫声,第一缕紫光从东边照了过来,非月拿着她的桃木剑,就走了出去,笑道:“师父,我想好了,我以后的日子,想干嘛就干嘛,活着就努力做自己的与,要死,就利利索索地离开。”

    她嘛,都死过一次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指不定,这次死了,下次能投胎成一个什么公主之类的!

    当然,公侯府第的小姐也成。

    非月每天都要去后山的,因为今天有事情给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只能在后院的小土坡上练上一会了。

    就是平时大花的那棵歪脖子树那里。

    她一到后院,就看到大花闭着眼睛,面朝太阳升起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非月总觉得,自打昨天吃了蜈蚣之后,大花似乎更神奇了些,比如此刻,她隐绝觉得,它得的周身泛着淡淡的绿光。

    尤其是那条长得最长的绿尾巴……

    光芒最盛!

    非月也学着大花的样子,面朝太阳升起的地方,闭目开始吐纳,她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试试也无防。

    结果,这一试,三长两短,才出了两次,却发现,身体周围似乎有什么气流在流动,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这种感觉,与她这几日被太阳晒得热得想发疯的感觉不一样。

    就是那种挺舒服,又说不上来的感觉。

    舒服的她几乎就要睡着了……

    就在这时,耳畔突然响起了“咯咯咯”的叫声,非月打了个哆嗦,猛地睁开眼,再次鄙视了自己一番,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简直是睡神附体呀!

    然后,这一看,却被惊得不轻。

    因为她清晰地看到,刚才还微微露出云端的太阳,此刻高高地挂在天上,别说什么紫气东来了,简直是艳阳高照呀!

    而且大花正站在树上目光冷冷地望着她,满眼的鄙视。

    “咯咯咯——”大花叫了几声。

    非月:“……”

    “咯咯咯——”

    大花又叫了几声,见她没反映,索性从树上跳下来,而后大摇大摆地走到井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