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的修仙日常 5、牛逼
作者:十四姨的小说      更新:2018-11-07
    陈情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她一直对自己的禁制之术很自信,怎么说呢?

    在这苍雀山上,只要是她下的禁制,无人能破开……

    再往大了说,整个东州大陆,能破开她禁制的人,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然而,大花……

    陈情禁不住冒出了一丝冷汗,回过神来的时候,非月已经在院子里溜了两圈了,此刻正提着水去浇后院的灵药。

    小姑娘嘴里唱着不甚入耳的词。

    什么一摸脸,二摸嘴,三摸脖子……

    陈情听得满脸黑线,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改天得好好教育一下。

    陈情不动声色地跟在她的后面,只见月光下,大花闭着眼,依旧坐在它平日里,喜欢坐着的那棵歪脖子树上。

    旁边哼着曲子的非月,半点都不引不起它的注意,就算是此刻的陈情光明正大的打量它,它都一动不动。

    微风吹过那柔软的羽毛,微微轻颤,仅此而已。

    陈情看不透大花,起初非月带它回来的时候,她只觉得那是一只以后很有发展潜力的公鸡,或者野山鸡。

    便让非月将它养了起来。

    现在看来,当时的一个无心之举,竟然救了他们师徒两条命。

    陈情抹了把冷汗,正好非月也浇完药院了,一回头,就看到自家师父不声不响地站在拱门口,非月吓了一大跳。

    拍着胸口道:“师父,您怎么还不去休息?”

    陈情看了一眼大花,这才道:“这里有半瓶固金丹,你每隔四个时辰,服用两颗,服完之后,你要运气两个周天,才算完成,你先进来,我将调理的方法教给你。”

    “哦!”

    非月乖巧地跟着她进门。

    然而,下一秒,就发现事情不对劲,“师父,我至今都不能引气入体,要怎么运气两周天呀?”

    这也太尴尬了好吧!

    就好比,一个道题,有人跟你说要用几次方的方程式,其实很简单。

    然而,事实上,你特么连加法口诀都没背会。

    陈情也是一愣,无奈道:“我给你的那本功法,你最近快些练习,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现在就能问我,想要活命,这是唯一的法子,只能用慢慢消磨抵制,才能将你体内的那股异力除去。”

    非月似懂非懂。

    不过已经转化成了自己的理解。

    跟铁棍磨针似的,看着艰难,其实时间久了,也就磨完了。

    正所谓水滴石穿么!

    在自己的小鸡窝(歪脖子树)上闭目养神,等待第一缕紫气的大花,听了非月那出奇不意的喃喃声,差点一口气给呛住了。

    尼马,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神奇的存在?

    陈情坐在桌前,随手一挥,将屋里的灯挑得更亮了,非月想了想,直接跑到床前,将枕头下那本书给拿了出来。

    有些不好意思地挪了把小椅子坐在陈情的边上,顶着一张呆萌脸翻开第一页,第一行,然后虚心求教。

    “师父这个字我不懂什么意思!”

    “师父,这个字怎么读呀,哎呀,您等会,我拿个笔记下来……”

    “师父,哎呀,您别叹气呀,我是笨了点,不过我会努力的……”

    大花端坐在歪脖子树上,听着屋里时不时的传来少女软软糯糯的声音,忍不住呸了一口:“真是白瞎了那一幅好嗓子,一身好皮相。”

    “哇草!这脑袋里装的是屎吧!”

    越到后来,大花越待不下去,直接飞进了非月的屋里,站在桌上,亲眼目睹这个奇葩一字一句地问问题。

    陈情饶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有想打人的冲动。

    到了最后,她只得放弃,咬牙道:“今天先到这里吧,你先把这些通篇背下来,有些东西,也不是你一时半会能理解的,记熟了,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这不是废话吗?

    非月乖巧地点点头,一个时辰过去了,她问了百八十个问题,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简直怀疑自己以前的大学是白读的。

    这件事告一段落,非月便把书合起来,准备放回去。

    不料一抬头,刚好对上高昂着头的大花,那只鸡,满是鄙视地望着她,而后傲骄地扭头,跳下桌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那轻蔑的模样,令本来就不好意思的非月,一下子恼羞成怒,冲着大花道:“我说喂,你别以为自己能吃只百年蜈蚣,就了不起哦!喂,你得意什么呀,你有本事,以后不要偷吃我的东西。”

    非月生气归生气,不过看着大花那摇摇摆摆的模样,还有那昨天还只耷拉到屁股上的半根绿色的羽毛,这才多久,突然就好像弯到了小腿上。

    难道那百年蜈蚣,真的这么厉害?

    非月惊得合不拢嘴。

    倒是一旁的陈情道:“大花吃过百年蜈蚣?”

    非月这才将大花吃蜈蚣的事给说了,最后还顺带提了一下,她去找大花的时候,被那一声给震得晕过去的事。

    “师父,您说,如果我那不是做梦……”

    她虽然想要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一想,自己后来这情况,再加上陈情那严肃的模样,她就不得不怀疑,她的状况应该是与在后院时,那出现在她脑中的男声有关。

    陈情本来就觉得大花挺有嫌疑。

    现在听了非月的话更加的肯定,于是在回房之前,再三交待非月,最近多注意大花的情况,若是没什么事情,可以去后山抓些大蜈蚣之类的喂喂大花。

    一想到那恶心的玩意,非月差点把刚才吃的东西都给吐出来……

    陈情微微笑道:“你多喂它吃些好东西,等它再长大些,以后出门也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有这么厉害?”

    一只鸡而已呀!

    难道还是传说中的凤凰不成?

    “别小看它,你不是说它吃了一只百年蜈蚣吗?咱们苍雀山的灵气虽然不是整个东州最好的,但是却是最养动植物的,咱们玄天大陆的各个门派,所有的灵宠,几乎都是从咱们苍雀山这一带出去的。”

    “你好好养它,对咱们有好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