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的修仙日常 4、大花
作者:十四姨的小说      更新:2018-11-07
    非月被她那凝重的表情给吓了一大跳,再加上刚才体力好股巨大的刺痛,她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而后“扑通”一声,连滚带爬地从床上下来,爬到了陈情的面前。

    “师父,呜!救我,师父,呜!我还不想死!”

    “别哭,慢慢说!”陈情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非月胆子小,好吃懒作,可是心地善良,做起事来也挺认真,这个弟子,她也蛮喜欢,于是,将哭得哗啦啦,上气不拉下气的非月给拉了起来。

    “其实也没你想得那么严重,只是这事有点儿棘手,所谓对症下药,我想着,既然那位前辈没能当场要你的命,便说明,他也没想要你的命。”

    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

    非月抽抽搭搭地抹了抹眼泪,哽咽道:“师父,您能不能挑重点,就说我怎么做才能活下去……”

    “……”

    陈情在愣了三秒后,半年来,第一次郑重地将目光落到了非月的身上。

    她原本以为,她不聪明,甚至有些笨。

    现在看来,这丫头竟然是大智若愚。

    “想要活下去,在没有将你体内的那股力量驱取之前,你必须戒骄戒躁,保持心态平和,能走着别跑着,能躺着别站着……”

    这个简单,跟别人说的,动了胎气一样。

    而且这个事情,她也喜欢,每天好吃好喝的,还不用干活。

    不用闻鸡起舞,这简直是人生第一大乐事……

    非月用力点了点头,目光炯炯地望着陈情道:“那还有吗?师父,我体内的这股力量,要多久才能驱除?”

    问出这句话,非月的一颗心一下子就提到了九重天上。

    秉住呼吸,等着陈情回答。

    却见对方沉默了几秒后,突然摇了摇头,苦笑道:“不好说,也许几天,也许几年,也许……”

    “那师父,如果不驱除,我还能活多久?”

    依照陈情说的,几年,几十年,人这一辈子才多久呀。

    她这具身体今年十六年了。

    豆蔻年华的少女,正值人生中最好的年华,按照古人的平均寿命来算,四五十岁差不多了,所以,如果,她不治疗,再活个二三十年,其实也不亏。

    虽然跟修仙的这些师姐妹们不能相提并论,可是做个普通人,本来就是她的理想。

    想通了这一点,非月一股脑儿从地上爬了起来,也将陈情给拉了起来,笑道:“师父,地上凉,您坐床上吧!”

    “哦对了,师父,我下午没去吃饭,你有没有给我带呀?”

    她揉了揉肚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陈情。

    对于自家弟子,这突如其来的转变,陈情有点懵,一拍储物袋,将罗秀她们三个人送来的两菜一汤摆到了桌上。

    非月双眼放光,伸手搂住陈情的脖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记。

    陈情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谢谢师父,师父对我真是太好了!”

    话音未落,一个黑影,扑扇着翅膀就飞了进来,咯咯咯的叫着,直接奔向了那一碟半灵笋扑了过去。

    下嘴,直接叼走了里面一根灵笋。

    非月看清是大花,便立刻有气不打处来,赶紧挥着手对大花吼道:“你个狗东西,就知道抢我的饭,赶紧滚开,滚开!”

    大花虽然长得小,可是身形比起非月来要灵活多了。

    一人一鸡,在屋里立刻就追成了一团。

    倒是一旁的陈情望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她晚上的时候,已经用过禁制,为了怕有人闯进来,发现了非月的不对劲,她甚至还加固了两层,然而,这几层禁制,却将后院给隔了开来。

    为的就是别人不至于发现,草堂的不对劲。

    不料,一直在后院的大花,就那一丝丝食物的香味,竟然直接窜了进来。

    禁制隔绝的不止是空间,还有气息。

    大花竟然能够透过禁制,闻到屋里的饭菜香……

    陈情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伸手拦住了要跟大花,大战三百回合的非月,“别管它了,你不是饿了吗?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非月还是有些气呼呼的。

    不过一想到,于其一直追着大花,弄得满屋子鸡屎味和一屋子的鸡毛,还不如自己赶紧吃,免得大花把自己的那块灵笋吃完了,过来抢她的。

    打定主意,非月冲着站在窗台上,机械地啄着灵笋的大花吐了吐舌头。

    “小样,跟我抢,你还嫩了点!”

    这才喜滋滋地拿起筷子,准备吃东西,不过忽然想到,旁边的陈情,立刻就拿了一只碗,给她也舀了一碗汤。

    “师父,您替我累了这么大半天,您也喝碗汤吧!”非月的声音很好听,整个人又散发着,阳光般的味道。

    陈情有些恍惚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目光从大花的身上划过,最后落到了非月笑盈盈的小脸上。

    正待推辞,却听非月道:“我知道,以师父这样的修为,早就辟开了五谷,但是师父,有时候喝一两碗汤也是没什么的吧!”

    “不影响您的灵力,更何况,这玉灵汤,本身就是灵物所熬。”

    非月冲陈情眨了眨眼睛,笑得更加灿烂。

    说完,便低头给自己舀了一碗,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还边吃,边给陈情介绍这汤这菜都是怎么做的,一个人咕噜咕噜地将两菜一汤吃紧得干干净净。

    甚至,在中间大花又来抢食的时候,还十分机智地丢出去一块素鹅给它。

    顺手用袖子抹了把嘴角,这才满意地抬头打了个饱嗝。

    吃完饭,陈情突然发现,被禁制隔开的门外,缓缓透进了天光。

    满天的繁星,就那样,缓缓显现,吃完东西的大花,心满意足地抬头挺胸跳下窗子,走了出去……

    陈情肉眼看得见的,她打的禁止,就那么在大花出去之后,化为了满天的星光,飘散在空气了。

    吃饭喝足的非月,望着突然倾泻进来的天光,拍手笑道:“这天气真是奇了怪了,刚才还黑漆漆的不见半点光亮,现在倒好,突然满目星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