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总裁女朋友〕〔世界第一巨星〕〔萌仙医世〕〔伊利达雷魔影〕〔夫君总在拖我后腿〕〔早安,苏医生〕〔你豪女婿〕〔恶毒下堂妻〕〔慕林〕〔出名太快怎么办〕〔知味记〕〔金币即是正义〕〔凤策凰谋〕〔我把聊斋带给全世〕〔修仙十万年〕〔都市绝品狂尊〕〔都市跨界高手〕〔乡村小医圣〕〔我在英伦当贵族〕〔甲申太子征途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亡搁浅:轮回 第二十二章 故事
    叶溯猛地后退,拉开了距离,躲过了对方的这一击。

    而江离也冲了上去,一把拉住了魔术七,陪着笑脸道:“叶队,您身手这么好,突然来这么一出,我们都没做好准备啊。我兄弟有些上头了,实在抱歉。”

    “没事,你的反应挺快。”叶溯对江离说道:“是个好苗子。”

    “队长过奖了。”江离揉了揉微微发麻的胳膊,这才明白对方是想看看自己的实力如何。与此同时,叶溯的目光停留在了魔术七身上:“至于你——动作干净,招式凌厉,并不像无章法的乱打,看起来似乎是受过多年训练的。能跟我打成这样的人不多,可我瞧着你面生,似乎从未在探索者训练营里见过。”

    就在刚才,魔术七下意识地抵住了叶溯的攻击,很快他便意识到对方这是在试探自己,但叶溯在交手的瞬间,也察觉到了自己是个练家子,因此对付他的动作也远比江离来的狠辣。魔术七深知对方没有给自己留余地,之所以会率先发起进攻,也是他看出来叶溯并没有收手的打算,因此也只得认真的与他一招一式打了起来。

    面对叶溯的质疑,魔术七倒也不慌。他不卑不亢的说道:“这些拳脚功夫都是跟自家兄长学的,家里父母年老体弱,需要人照顾,所以先前并没有报名成为探索者。后来兄长去世,为了维持生计,不得已之下,我才参加了这次的行动。至于用枪,也是他教的。”

    “原来如此。”叶溯点了点头,打量着面前的二人:“刚才我观察过了,你们的身手和反应都算不错,稍加培养,也能成为出色的战士。”对方说完后,江离和魔术七心中便已了然:叶溯这是想让他们也加入作战的队伍中啊。

    “如果不是情况特殊,我是不会贸然找你们商议的。”叶溯对二人说道:“你们愿意成为探索者,和我一起并肩战斗吗?”

    对江离二人来说,这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刚才见识过怪物的恐怖后,他们深刻地意识到,武器在这个副本中有多么重要。二人回归队伍后,稍作了一番休息。在将遇难者的尸体安置好后,叶溯带着众人再次出发了。

    这一次,众人赶路的速度比先前还要快了不少。到了实在疲乏不堪的时候,他们才会停下来短暂的休息几分钟。

    至于容与,一路上江离始终非常关注对方的情况。对于患有黑暗恐惧症的他来说,这一路上的行程也是一种折磨。不过对方的承受能力和心理素质显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差。在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后,他的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

    尽管攥着自己的那只手还在微微发汗,但容与的表情已经比之前镇定多了。

    “你得了这个病,还能踏实的睡觉吗?”江离清楚,这种心理疾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克服的,因此,自己也在尽量找话题,试图转移他的注意,让他放松一些。

    “家里晚上从不关灯,只要闭上眼,感觉有光线在,心里就会踏实许多。”容与轻声说道。

    “哦……有人跟你睡吗?”江离发现自己的话有些歧义,又改了口:“我看你这么柔弱,肯定要人陪着吧。”

    “我单身。”容与苦笑了一下:“以前也曾有过几位伴侣,但最后她们都受不了我的怪癖,久而久之……也就算了。”

    “啥?你有啥特殊癖好吗?”听对方这么一说,江离忽然好奇了起来。

    第二十二章 故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啥?你有啥特殊癖好吗?”听对方这么一说,江离忽然好奇了起来。

    而容与淡淡一笑,继而说道:“我交往过很多女孩,却从不带她们回家过夜。因为我不仅怕黑,还睡不惯床。这么多年以来,我都是在浴室的浴缸里入眠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江离忍不住发问。

    容与想了想,认真说道:“童年时期,我父亲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他疑心病很重,经常虐待母亲,毒打我出气。说来也是可笑,每次他一喝醉,都会上演同样的戏码:怀疑母亲出轨,而我则是个孽种。”

    江离在一旁静静地听他说着话,不再开口打断他。

    “那个时候,母亲为了保护我,就会把我藏在漆黑的厕所里。等父亲找不到我,就会打她,一打就是很久很久……他打累了,也就睡了。确定安全以后,母亲才会伤痕累累的爬到门口,把厕所门打开。”

    “有的时候,后半夜没了动静,我就自己靠着马桶睡着了。”

    容与一句句说着,似乎在努力回忆之前的事情。

    “但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会蹲在厕所门口,听着门外母亲的哭喊、啤酒瓶子被摔烂的声音……我很害怕,父亲下手实在太重了,虽然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要打我,但对我来说,厕所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我畏惧黑暗,因为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父亲的辱骂,和母亲的哭嚎。”

    容与缓缓抚向自己的脖子:“这道疤,是有一次父亲喝醉以后拿烟烫的。这道疤很丑,每每照镜子看见,都会让我回忆起当时的遭遇。不过现在已经弄成了纹身,还挺酷吧?”

    “好了,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别往心里去了。”江离叹了一口气,不想再让对方回想那些事了。他打断了对方,继续说道:“不过这个病你还是得积极配合治疗,毕竟在后面的任务中,黑暗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的。想要活下去,就得试着去克服这个困难啊。”

    “嗯,我会的。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容与看着对方一脸惆怅的模样,忽然笑出了声:“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你,其实我是骗你的了。你也是,这么老掉牙的故事都信啊。”

    “是吗?”江离微微一怔,反应却并不像容与所想的那样气急败坏。按他的设想,以对方的脾气性格,发现自己被人欺骗的话,肯定会没好气的怼回来。然而这一次,江离却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般的对他说道:“还好你是骗我的,不然的话,你也太可怜了。”

    这一瞬间,对方眼中的真诚,忽然戳中了容与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他张了张口,良久,才开口说道:“你也是,这么轻易相信别人,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吃亏的。”

    “有个讨厌的家伙跟我说了不止一次这样的话了。”江离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诡秘之主〕〔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修真聊天群〕〔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