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99我打不过他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你这人可真是可笑,我认识你吗?你是谁呀?”

    左沐终于忍无可忍,边奋力挣扎,边威胁对方道,

    “我再郑重的警告你一次,快放我下来,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我告诉你,我夫君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战神,武艺高强的很……”

    可是结果又大大出乎左沐的意料,经过她一通吓唬,从男人的眼中看到的根本不是害怕,只是越来越深的心痛。

    该死,难道是自己吓人说错了话?还是对方根本就是精神错乱、是一个有妄想症的人。

    而更让左沐伤心的是,不管她怎么挣扎,对方根本纹丝不动。

    明明看着他轻轻松松没用多少力,但是左沐使了全身的劲,却连人家一个手指头都掰不开。

    左沐正沮丧着,忽听远处突然传来断断续续的呼喊声,

    “康王婶……”

    “康王婶……”

    “王妃……”

    太好了,除了昭然和白珊的声音,竟依稀还有一个熟悉的男声,

    好像是阿离!

    左沐心中一喜,想也不想扯着嗓门喊道,“阿离我在这里!”

    “阿离,快来救我!”

    男子一看有人来了,也不再纠结,揽着左沐开始企图继续往前逃。

    不过很快,对方没逃出多远,就见一个矫健的小身影,从天上直冲下来,手持利剑朝着男子的要害而来。

    看这刁钻的剑法,果然是阿离!

    情况刻不容缓,男子被逼,只得一手揽着左沐,一手被迫接招。

    见双方在半空中打的热闹,左沐瞅准机会,拿起手中的簪子,狠狠刺向男子揽着自己的手臂。

    男子被刺痛,下意思松手,

    左沐本准备借助一下下面树的力量,小心着陆,却不料手臂刚一碰到树枝,突然肩部一阵疼痛袭来。

    结果,手一软,扑通一声,她整个人蹲坐在了地上。

    “康王婶,您怎么样?”

    “天哪?您怎么身上这么多伤?”

    “康王婶……康王婶,您没事吧?珊儿错了,珊儿不该丢下你,一个人乱跑……”

    白珊和魏昭然又及时哭着扑了上来。

    “我没事,都是些皮外伤不打紧的!”左沐看到白珊平安无事,欣慰的拍了拍她,轻松道,“你没事就好,我这些小伤都无所谓。”

    说完,就着白珊和魏昭然的手就要站起来,不料右脚刚一沾地,就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

    “嘶……”左沐腿一软,又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脚受伤了?可是疼的厉害?”白珊本已经止住了哭,一见左沐这般痛苦,又忍不住眼泪吧嗒的问道。

    “没事没事,可能崴了一下,看样子应该没伤到骨头,”左沐稍微检查了一下,连忙安慰道。

    “您这两天可真够多灾多难的,这些亡命之徒,真是活腻了,竟然敢追杀你。”魏昭然转头看到远处躺在地上的黑衣人,恨恨道,“看我一会回了祖母,明天就让二哥带些人马,把这座山全都扫荡了,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经她一提醒,左沐忽然想到,阿离还和那蓝色男子正在上空打斗,忙推着魏昭然催促道,“先别说这些,阿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看那劫匪身手很是了得,阿离毕竟年龄有些小,你赶紧去看看,尽量支援他一下。”

    “我支援他?”魏昭然听完左沐的话,指着自己的鼻子好笑道,“康王婶您是真不知道,还是摔伤了。那阿离看着虽小,但是就他的武功,别说定城,整个西夏能打过他的都不会超过五个,区区一个劫匪而已,哪里能是他的对手,他根本不需要支援。”

    正说着,就听啪嗒一声轻声,一个瘦小的身影从上面轻松落下。

    “看吧,回来了吧?我就说他不会有事,您就是瞎操心。”魏昭然得意完,转头冲着阿离道,“怎么样?那劫匪呢?你把人扔哪了?不会打死了吧?”

    “跑了!”阿离低垂着头,闷闷道。

    “什么?竟然跑了?”魏昭然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不可思议喊道,“难道你是没打过他?”

    “我们两个堪堪打了个平手,我不放心王妃,没敢深追,就回来了。”阿离走到左沐面前,一脸关切问道,“王妃,您没事吧?伤的要不要紧?”

    “你回来就好,我没事,只是崴了下脚而已。”左沐看了看阿离,轻声道。

    不知道是不是左沐的错觉,阿离虽然已经是个十一二岁的小男生,可是每次左沐见他都觉得特亲近,根本没有把他当个男人看。

    “不是,”听说歹人竟从阿离手下逃走了,魏昭然仍是一脸的不相信,扯了扯阿离追问道,“阿离,你这功夫不是在西夏都名列前茅吗?怎么会打不过那区区一个劫匪呢?你该不会是故意放走他的吧?”

    “我没有故意放他走!”见自己被冤枉了,阿离气的将嘴撅的老高,“那劫匪武功其实并不差,而且功力深厚,剑剑狠厉,招招杀气十足,一看就根本不是普通人,至少也是久经杀场。”

    “久经沙场?”魏昭然眼睛一亮,打仗的,剑法又好,应该很好找呀,心中很快圈定了一块范围。

    “那你可是看清楚了他的剑法?”魏昭然默了一刻,抓着阿离继续追问道,试图缩小一下圈定的范围。

    “看不太懂,反正不是西夏这边的套路。”阿离想到什么,垂头丧气道,“说实话,如果对方无意纠缠急着逃,真认真打的话,我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不是西夏的?那会是哪的?”魏昭然满脸的失望,彻底没了头绪。

    竟然都不知道对方出自何处,好吧,好不容易圈定的范围彻底失效了。

    忽然一转头,余光又瞟到不远处的黑衣人,她连忙兴奋的拉起白珊道,“对了,那边不是有黑衣人的尸体吗?珊儿走,我们去研究研究,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好。”白珊犹豫了一下,仍鼓起勇气点头道。

    “算了,你们两个毕竟是大家小姐,这种事还是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