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96枫林深处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哦,我晓得了,王婶您是想康王叔了,想收集一些好看的枫叶,回去时带给他,对吧?”白珊毕竟小孩子心性,单纯的很,一听左沐的话,忙了然的举起手中的枫叶,在左沐眼前晃了晃,得意道。

    “呃,算是吧!”左沐犹豫了下,还是认可了。

    别说,来的时候某人还真叮嘱她带几片枫叶回去,只是这两天事太多,她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那好呀,既如此,我带你们去那边的林子里摘吧,这片枫叶就是刚才在那边闲逛时摘的,”魏昭然指了指不远处的林子,介绍道,“你们看,林中深处的那几株枫树,是不是看着叶子更大更红更好看,我刚才本正准备摘呢,结果无意看到康王婶一个人站在这,就半道来了这边。”

    “哇,就是耶,竟然看着比这个还漂亮。”白珊顺着魏昭然的手望去,立即雀跃道,“那我先去摘了,你们也别没事瞎嘀咕了,快点跟上来哈。”

    白珊说完,一路欢快的冲过去,转了个弯,小身影一闪,人很快就不见了。

    “走吧,别让她跑远了,一个在林子里孤单,我们也快些过去吧。”

    左沐拍了拍依旧面带困惑的魏昭然,安慰道,

    “至于隐瞒她的事,你也不要觉得内疚,毕竟身份摆在那,我们要是毫不遮拦,直接让珊儿知道了,只是会让她徒增烦恼,陷在亲情和友情之间两难的境地。

    告诉家人吧,觉得出卖了我们这些朋友,不说吧,又觉得对不起家人。

    再说昨天你也听到了,那湘城太守一家人确实作恶多端,可恨的很。

    能够严惩他,是为民除害,是天大的喜事,我们应该感到高兴。”

    “嗯,谢谢康王婶,您这么一说,我感觉好多了,”

    经左沐一点拨,魏昭然长出一口气,瞬间释然了不少,“确实,您说的对,我们这样做,并不是不相信珊儿,而是为她着想,怕她为难。”

    “既然想通了,那就快走吧,别在这墨迹了我亲爱的魏大小姐,要不耽搁的时间长了,珊儿真的会起疑心的。”左沐拉起魏昭然的手,打趣道。

    “走吧!”

    二人相似一笑,手牵手,朝着枫林走去。

    不料,刚走到枫林边,就见白珊又火急火缭的从里面冲了回来,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左沐。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看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左沐紧张问道。

    “王婶,那……那枫林深处有条小河,清澈见底,只有这么这么宽,上面还飘着不少枫叶,看着可美了。”

    白珊缓了半天,方倒腾过来气,连忙兴奋的介绍道。

    说完,又拉着魏昭然的手臂央求道,“对了,昭然,你能不能找条小船呀,这样我们就能在枫林里边划着小船,边赏枫叶,想想该有多浪漫呀。”

    “就你事多,”魏昭然点了点她的额头,叹口气道,“等着吧,我去给你找就是。

    不过,也该着你运气好,去年的时候,我软磨硬泡缠了好几天,二哥最终才同意让人造了艘小船,喏,划了一次,就放在山坡那边的小木屋里,你们等着,我去找人给你们弄来。”

    “嘿嘿嘿,这次竟然这么好说话,真是好不适应呀。”看魏昭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白珊兴奋的一把抱住她,吧唧在脸上亲了一口感慨道。

    “鬼丫头都在哪学的这些,越来越没正形了,”魏昭然一脸嫌弃的推了推白珊,笑啐道。

    “行了,别傻乐啦,赶紧去吧,你先帮康王婶收集枫叶,一会我们就可以划船了。”

    “魏大小姐放心,珊儿一定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一听稍后就能划船了,白珊兴奋的手舞足蹈,像士兵一样敬了个军姿俏皮道。

    “哎,真是没得治了,这傻样,能嫁得出去才怪。”

    魏昭然无奈叹着,不过脸上却挂着会心一笑,脚下也一刻不停的,朝着小木屋走去。

    看两人相处的这般融洽,左沐心中也是一暖,她是真怕这些俗事,会破坏了两人纯洁的友情。现在看来,她也是白担心了。

    自然,她也晓得,若是平时,白珊不再缠上一会,魏昭然肯定不会任劳任怨答应的这般爽快,或许此时的昭然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赎罪的心思在里面的。

    但是,还好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她们依然单纯如初。

    魏昭然走了,可是左沐愣神的功夫,一眨眼,白珊竟然也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左沐的错觉,她总感觉背后好像有双眼睛,在恨恨的盯着自己。可是回头巡视一圈,却又什么都没有。

    忽然想到昨天的黑衣人出现前,她也是这般,忽然胸口闷的很。

    左沐越想越心惊,连忙扬声唤道,“珊儿,你在哪呢?不要跑的太远?不若,我们两个一起行动吧?”

    “怎么了,康王婶?您有事吗?”白珊从远处一棵大枫树后露出半个小脑袋,好奇问道。

    “呃,我怎么忽然感觉有些紧张,这么大的林子就只有我们两个,安全起见,我们还是不要离的太远吧。”左沐不安道。

    “唉哟喂,我亲爱的康王婶,您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胆小了,这可和您平时的作风不太像。我看您就是经了昨天那一遭,紧张过度了。”

    白珊走过来,将帕子里兜着的枫叶一股脑塞到左沐怀里,表功道,

    “看,我捡的枫叶都漂亮吧?你回去带给康王叔,他肯定喜欢的紧。”

    左沐拿起一片枫叶看了看,完全的心形,整片叶子也没有一丝绿色,很是漂亮,不由叹道,“嗯,确实挺不错的。”

    “您要是累了,就坐在这小河边先歇歇脚,再挑选一下将那些有瑕疵的扔了,自己呢什么都别想,今天不是昨天,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白珊将左沐扶到小河边坐好,将枫叶一片片散开,安慰了几句,方指着远处商量道,

    “您看,那边还有好多漂亮枫叶,我去帮您寻来,你哪也别去,就在这等我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