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92死士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左沐懒得理车上俩人的情况,一跃跳下了车,径直朝着路边的老人跑去。

    “老人家,你们怎么样?没事吧?”左沐伸手扶起老人,关切询问道。

    只见这两位老人衣衫虽然褴褛,但摸着布料却像是上乘的,而且身体看着也算硬朗,料想着刚才跌倒也只是因为劳累过度所致。

    “没事没事,谢谢姑娘好心!”老汉率先起身,又把老伴扶起来,方气喘吁吁道,“只是不知姑娘可否好人做到底,我们老两口准备进京城一趟,不知可否捎我们一程。”

    “要进京城?问题我们并不顺路呀。”

    看着两人可怜的模样,左沐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您二老如果不着急的话,一会我们到了目的地,我倒是可以去商量一下,看可否让他车夫专门跑一程送送你们?”

    “那敢情好,真是有劳姑娘了。”老妇一听有了希望,连忙感恩戴德道。

    “二位不用客气,只要您二位没事就行,其实这对于我们来说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左沐轻声安抚着,全部身心都放在两位老人身上,

    此时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枫林里突然蹿出了十多名黑衣人,个个手持利剑朝着他们蜂涌而来……

    “康王婶小心!”魏昭然捂着额头,好不容易缓过来劲,掀开车帘,本好奇左沐到底想干什么竟突然让停车,没想到却看到这惊险的一幕,连忙扯着嗓子喊道。

    可是,等左沐听到提醒,反应过来转身望去时,就见身后数柄利箭闪着耀眼的光芒,直冲着自己的面门呼啸而来,

    再逃已然来不及了……

    嗬,果然是舒服日子过多了,连最基本的准备都没有,看来这次只能是在劫难逃了,只是但愿不要伤及无辜才好。

    左沐心中一声叹息,不仅没退,反倒猛一转身,伸手护住了身后那两位刚被她搀起的虚弱老人。

    不过,危急关头,左沐却并没有等到利剑刺破肌肤的声音和预料中的疼痛,与之相反的而是“乒乒乓乓……”一阵兵器相撞、物体落地的声音。

    “什么情况?”

    左沐回身,就见一个深蓝色的身影从眼前一闪而过,再眨眼便已无影无踪,整个过程之快,以至于让左沐都怀疑刚才那深蓝色的影子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而反观不远处的黑衣人,则一个个眉头紧皱,原来握箭的手腕个个鲜血淋漓,他们手中的凶器也不知何时全掉在了地上。

    不对,不是错觉?

    可是,那蓝色的身影为什么要救自己?

    难道暗处其实埋伏两拨人马……

    左沐正疑惑着,就听身后又一声大喝传来,“大胆狂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凶,我看尔等是活腻了。”

    竟是前面领队的魏晖然听到动静,及时带着一队人马冲了过来,

    只见魏晖然从马上一跃而下,对着黑衣人不由分说就是一阵猛追疯砍。

    黑衣人本就受了伤,此时见魏晖然来势汹汹,深知不是对手,自是不敢恋战,一个个迅速向枫林深处窜去。

    “还想逃,快快拿命来!”以魏晖然的性子哪里肯轻易放过,自是穷追着不放。

    “晖然,不要深追,记得捉个活口。”左沐看前面大长公主的马车旁只留了少数侍卫,恐再有刺客出现危险老人,连忙扬声叮嘱道。

    “王婶放心,晖然明白!”

    声落,就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枫林里扑通扔了出来,而魏晖然也随后身影一闪,出现在了左沐面前。

    “说,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魏晖然一把撕下对方的面巾,用剑抵着对方逼问道。

    “哼,休想!”黑衣人是个陌生冷硬的面孔,冷哼一声,牙关一咬,一股鲜血立即喷薄而出。

    “这……,怎么就自杀了?”

    左沐见此情景也是一怔,下意识转身就去看魏晖然一眼,

    而一旁的魏晖然也好像并没好到哪里去,惊讶的程度显然并不低于左沐,

    “竟是死士?!这怎么可能?”魏晖然不可思议的喊道。

    “康王婶,康王婶,您没事吧?”

    “康王婶,您没受伤吧?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是要吓死我们吗?

    两人愣神的间隙,就见马车上的魏昭然、白珊不知何时已醒过味儿来,跌跌撞撞爬下马车,哭着喊着扑了过来。

    “我没事,瞧你俩这没见过世面、大惊小怪的样子,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左沐努力挤出一丝温暖的笑容,轻声安慰二人道。

    “哪里会没事,真是吓死我了,你都没看到那么多剑刚才离你有多近,”

    魏昭然抱着左沐不肯撒手,带着哭腔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被他们杀死了呢?还好还好,有人及时出了手。”

    “什么?”经魏昭然一提醒,左沐忽然想到什么,连忙扳过魏昭然紧张问道。“昭然,难道你刚才看到有人救我了?”

    “对呀,是穿深蓝衣服的男子!”魏昭然点了点头肯定道,“轻功极好,身手也极其厉害,从枫林里闪电般冲出来,击败黑衣人后,又迅速飞走了。”

    “深蓝色……”左沐一怔,倒是和自己看到的一样,连忙拉着魏昭然继续追问道,“那你仔细想想,他长的是什么样子?你有没有看清他的五官或身上有什么特征之类的?”

    “没有!”魏昭然听话的仔细回想了一下,不过,很快摇头否定道,“当时实在太快了,他又蒙着面巾,我只看到一个深蓝色的身影,个子颀长,应该是名男子,至于其他的,就什么都没看到了!

    “这样啊……,原来真没看到啊。”左沐不禁有些失望。

    当然左沐他们说话的间隙,魏晖然他们也没有闲着,迅速召集了带来的侍卫。

    只是侍卫是陆陆续续从枫林里回来了,但是捉到的黑衣人,却很不尽如人意。

    有的黑衣人被杀死了,有的被捉住了,却还没等走出枫林就自尽了,

    所以,忙了半天下来,一行人仍是一无所获。

    死士并不是普通的侍卫,养或买的价格都极高,而普天之下,能用的起死士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就连在大长公主府长大的魏晖然,此生也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