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90被贬,程贵人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王…王妃,要不我把果子给王爷送去,再回来帮您收拾东西吧?”吭吭哧哧憋了半晌,紫烟才面露难色道,“只是王妃,您把那盘果子放哪了?”

    “果子?”左沐一愣,惊讶的盯着紫烟的表情,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恍然大悟道,“哦,你说的是你端来的那盘果子呀,不用了你再跑腿了,我刚才已经给你们王爷送去了。”

    “啊……”紫烟转头看了看小几上的那盘果子,又看了看左沐,“可是,王爷喜欢吃的是红果呀?”

    “对呀,我送的就是红果呀。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你们王爷还当着我的面吃了三个呢。”左沐举起三个手指在紫烟面前晃了晃,得意道。

    “吃……吃了三个?”紫烟惊讶的连嘴巴都合不上了,半天才指着小几上的果子怯声确认道,“可是王妃,桌上的这盘才是红果呀!您确定您送过去的也是红果?”

    “千真万确,就是红果呀!”左沐随口敷衍道,

    忽然,她终于反应过来什么,不可思议的拉着紫烟确认道,

    “你……你说什么?桌上的才是红果?你确认你没有看错?”

    “奴婢看的真真的,桌上的这盘粉色的才是红果,而原来的那盘青果却不见了。”

    “不对不对,”左沐努力思索了一下,认真分析道,“我刚才虽然没有分出这两种果子的颜色,可是我明明端的是靠近门口的那盘,你不是最后进来的吗?那你端的那盘红果自然应该离门口比较近呀?怎么可能会端错呢。”

    “可是王妃,奴婢怕您端错,临走前刻意把红果和青果调换了位置,把红果放到了最里面呀。”紫烟懦懦的回道。

    “那也不对呀,你不是说司马铖不吃酸吗?

    那如果我端过去的青果,他怎么可能会吃的津津有味,还一下吃了三个,”

    左沐又努力回想了一下书房里的场景,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好了,

    “惨了惨了,我说到最后,他为什么脸色变得那么难看,敢情是吃了不中意的果子,

    我去,我这到底弄的什么事呀,本是投其所好拍马屁去了,怎么就莫名其妙拍到马蹄子上去了呢。

    算了算了,好歹他同意我出府了,

    不行不行,明天我必须早点出府,万一某人再反悔了怎么办……”

    终于左沐的好心情彻底被破坏了,凌乱的她手忙脚乱的,赶紧收拾贴身衣物,巴不得现在就逃出府去。

    第二天上午,去往天隆寺的马车上

    “我看程贵妃这次彻底完蛋了,竟从皇贵妃直接贬成了贵人。若是再想翻身哪,恐怕比登天还难!”

    魏昭然懒洋洋的靠在软垫上,将剥好的蜜桔一下塞进嘴里小半个,翻着白眼叹道,

    “切,果然是人在做天在看,坏事做多了早晚要遭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有时候时候未到而已。”

    “我看未必,她好歹背后还有程家和惠王撑腰,受罚也只是暂时的,说不定哪天皇上一念旧情,一句话的事,人家又平步青云,当上皇贵妃了。”

    白珊看样子并不认同魏昭然的观点,伸手夺过两瓣蜜桔,边吃边一本正经否定道,

    “要知道后宫那么多妃子,可就她程贵妃被皇上独宠了这么多年,要说二人没有真感情,谁信呐。”

    “你懂什么呀?这次和以前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能一样吗?这可是有质的区别。

    是,众人都知道,程贵妃身边的芍药是她从程家带来的陪嫁,医女出身,医术高超,”

    魏昭然吃完最后两瓣,将手中的桔皮啪一下隔着窗口扔出去,瞪着眼睛反驳道,

    “但是谁能想到,她竟会因为怕别的妃子生出皇子,与自己儿子争宠,就残忍的利用芍药的医术害人呢,这可是犯了皇家的大忌……”

    “你俩有完没完,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怎么就程贵妃长程贵妃短的说个没完了,她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有什么好议论的,”

    左沐昨晚因为担心司马铖反悔,一夜没睡好,再加上早上溜出府又早,此时正困得上眼皮下眼皮的打架,一路上断断续续,听着魏昭然、白珊在耳边一直程贵妃程贵妃的议论个没完,终于不耐的抗议道,

    “还害人?皇家大忌?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有这么严重的事吗?”

    “怎么没这么严重?算下来那少说也是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呢?并且还是皇子,皇上能不动怒吗?”见左沐不相信,魏昭然立即一脸郑重的强调道。

    “什么?残害皇子?还十几条……”左沐精神一震,磕睡虫瞬间跑走了大半,

    “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说清楚。我怎么就只听到外面传程贵妃善妒才被罚,并没人说程贵妃残害皇子的事呀?”

    不只左沐,就连一旁的白珊,此时也被魏昭然说的一愣一愣的,连忙好奇追问道,

    “再说了皇上就那么几个皇子,哪有十几个,也经不起她这般残害?”

    “不是成年皇子,是那些未出世的小皇子。我还以为你什么都明白呢,敢情弄了半天根本不知道实情呀。”魏昭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得意道。

    “拜托拜托,你也知道我祖父的性子,宫里的什么事都不让在家里说,我也就是前些天进宫看太后娘娘,听下人议论了一嘴,我还以为是程贵妃善妒,一时引了皇上厌恶才被罚的,怎么现在倒扯起那些未成年的皇子了。”

    白珊彻底被勾起了好奇心,扯着魏昭然的胳膊央求道,“好昭然,你都知道什么内幕,赶紧给我们说道说道。”

    “好吧,念你这般有诚意,我就破例给你讲讲就是。但是这些可是被皇上下了封口令的,你们出去可不能乱说。”

    “明白明白,我和康王婶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是那乱嚼舌头的长舌妇吗?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白珊被吊的心痒痒,再三催促道。

    “其实,事情说起来,还要从……”魏昭然长出口气,刚要从头讲起,忽然想到什么,人又顿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