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88脸色不太好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呃,没有没有,王爷身体一直很康健,他也就是吃着顺口多吃了点而已”

    见左沐这般问,紫烟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连忙紧张往回找补道,

    “当然,如果王妃您喜欢的话,那这些红果就先放您这里也行,一会我再取些为王爷送去?”

    “不用不用,我就是随口一说,这青果我吃着就很好,既然是你们王爷的,你赶紧送去吧。”

    左沐随口应着,打开魏府的帖子认真看了起来,并没有太注意紫烟的异样情绪。

    “那如果没有其他事,奴婢就先下去了。”看左沐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紫烟长松一口气请示道。

    “去吧去吧!”左沐挥了挥手,继续一目十行的看着魏昭然送的请帖。

    看着看着,她忽然眼前一亮,兴奋的一拍小几道,“这个魏昭然,帖子下的可真是时候,我这正瞌睡了,她就及时把枕头送来了。”

    可是很快,又往下看了几眼,她脸上忽然又出现了几丝愁容,“不会吧,竟然需要十余日,这时间可是有点多,是不是得为某人请假呀?要怎么开口呢?”

    正思忖着,抬眼,忽然瞄到紫烟端着果子远去的背影。

    左沐灵光一闪,连忙招呼道,“那个……紫烟,你先等等,别去了!”

    “王……王妃,您这是还有其他吩咐吗?”听到左沐的招呼,紫烟一愣,生硬的转过身请示道。

    “没有没有,那个最近见你进进出出的似乎忙的很,这样吧,你把红果先放这吧。”左沐指了指面前的小几,命令道。

    “啊,不……不用,奴婢也不是太忙,送个果子的时间还是有的!”紫烟一脸懵圈的抱着红果不撒手,一时间并没弄明白左沐到底是何用意。

    “让你放,你放就是,我还能一气把他们全吃了,一个也不给你们王爷留啊?”

    看着紫烟紧张的神情,左沐好笑道,“其实我的意思是,这些红果一会我亲自给王爷送去,你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

    “啊,那……好吧!”紫烟犹豫再三,还是听话的将红果放到了桌上。

    左沐合上书,二话不说就下榻开始准备换衣服,转身看紫烟还迷茫的站在那里,连忙道,“对了,安嬷嬷刚才不是去西厢房取新制的菊花茶了,你走时,顺便叮嘱她一声,让她挑些好的多包些送来,一会我一块给你们王爷送去,那个喝了对身体也好。”

    “哎,知道了,谢谢王妃。”紫烟终于反应过来,知道王妃终于想起来关心王爷了,连忙兴奋的往外走。

    可是人走到门口,想了想,临了又忍不住回头叮嘱道,“那个王妃,奴婢再弱弱的提醒您一句,那盘青果是您的,粉色的红果是给王爷吃的。您记着千万别拿错了,王爷可是从来不吃酸食的。”

    “知道知道,你赶紧忙去吧,一盘果子而子,怎么这般啰嗦呀。”左沐对镜理着衣裙不耐烦的轰道。

    一柱香的时间后,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左沐,喜滋滋的端着盘果子,拿着上好的菊花茶,第二次的袅袅婷婷出现在了司马铖书房的门口。

    和上次不同,左沐站在门口敲了半天的门,阿离才从里面神情木然的开了门。

    一见是她,将人让进屋后,闪身关门出去了。

    罕见的,书房门口竟加了个厚重的帘子,掀开帘子过去,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你怎么来了?”司马铖依旧坐在宽大的书案后面,见到左沐,冷声问道。

    “这才刚十月份,你这屋子里怎么就生碳盆了?”

    左沐嘀咕着抬眼四处打量,待看清司马铖的脸色,忍不住又是一怔,

    “你最近是不是生病了,脸色可不太好?怎么短短月余的时间,气色竟变得这般差。要不要我给你把把脉?”

    说完,左沐也不多想,放下手中的东西,伸手就要去按司马铖放在书案上的手腕。

    “不用,”司马铖抬手轻轻躲开左沐的手,柔声道,“只是偶感风寒,养几日就好了。”

    “好吧,你随意!”左沐抽回手,怏怏回道,“反正我觉得,放着府里这么一位医术高超的王妃不用,讳疾忌医,好像应该是什么明智之举。”

    “真没事!本王又不傻,如果真生病了,怎么可能会放着身边免费的大夫不用?那不是浪费资源吗?”司马铖轻声打趣道,眸中已添了不少笑意。

    “你明白就好,我实话给你交个底,就我这医术,别说外面那些不入流的江湖郎中,就是宫中的太医也没几个有我这水平的。”左沐拍了拍桌子,自豪道。

    “明白明白!”司马铖从善如流道,

    忽然想到什么,又上上下下打量起了左沐,“怎么,王妃今天抽空前来,可是为了还上次借的书?”

    “呃,你是说那本《伤寒杂病论》吗?”

    提到上次有借无还的书,左沐连忙挤出几分尴尬的笑,

    “不是不是,王爷您可能想多了,我这次还真不是过来还书的。当然不还的原因,主是不是我还没看完呢吗?您放心,等我看完了,一定第一时间还过来。”

    说着,余光无意间瞟到桌上的果子和菊花茶,连忙一窝蜂的推到司马铖面前,

    “对了,这是红果,听他们说您不喜欢吃酸,正好我那里有这种红果,又甜又脆,一点也不酸,所以我就赶紧给你拿过来了。

    还有这个,这个菊花茶,是我自己新手晾制的,清肝明目,祛毒散火,你多喝点,对身体也好……”

    “嗯……”司马铖眉头微觑,看了看面前的果子,又瞟了眼菊花茶,半晌才轻声应道,

    “对了,紫烟说你昨天不是还吃了两个吗?趁现在有时间,那我现在就帮你削吧?”左沐殷勤说着,手上也开始麻利的帮司马铖削起了果子。

    “来,快尝一块,”削完,还谄媚的将果子一块块递到司马铖嘴边,“味道怎么样?是不是又甜又脆可好吃了?”

    “嗯,确实不错。”司马铖就着左沐的手吃了一块,仔细嚼着,若有所思的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