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87还是有心事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大长公主眼露神伤,似在追忆往事,又似在劝解白太后,

    “所以,太后娘娘呀,我老婆子劝您也凡事想开点,说句不中听的,咱们都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还能活上几年,年轻人的事由着他们去就是。

    喜欢的就领进府,不喜欢就另寻其他的主,随他们的意喽,何必给自己找气受。”

    “大长公主言之有理,是哀家想差了。”

    大长公主都开口为赐婚之事变相说了情,白太后自是不能再拉着左沐定罪,否则就是间接在给大长公主办难堪。

    白太后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入宫这么多年来,她之所以能有今天的位置,少不了大长公主的功劳,

    所以,要她和大长公主当面唱反调,她白太后还真是没想过。

    而反观现场可以为她撑腰的皇上,却不知为何,半道被刘公公喊走就一直没有回来,所以白太后忍了又忍,最后只得作罢。

    就这样,赐婚之事无疾而终,接下来,在一场极其诡异的氛围中,寿宴被迫尴尬继续着。

    终于好不容易捱到寿宴结束,左沐逃也似的回到了康王府。

    左沐心中自是明镜似的,这个寿宴参加的,她可是彻底把白太后得罪惨了。

    估摸着要不是大长公主在场,白太后今日非给她穿小鞋,定个大不孝的罪名不行。

    不过,眼下虽然躲过去了,但愿那老妖婆宴后向皇上汇报完,两人不要合计着,把自己召进宫,秋后算账就行。

    回府后,因着怕人找后账这件事,左沐很是忐忑了一段时间。

    不过好在,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一切都还风平浪静,皇上太后似乎都忙的很,并没有要召见左沐的意思。

    午饭后,残月院

    “公主,您要是实在闷的慌,就出府转转散散心,这一天天的缩在屋子里看书,再把眼睛看坏了。”安嬷嬷端着盘果子进屋,看左沐又缩在临窗的榻上看书,忍不住出言相劝道。

    “出去?我看还是算了吧!”左沐将手中的茶碗随手放到小几上,翻了页手里的书,幽幽叹息道,“我估摸着,这定城定是和我八字不合,每次出去都能碰上遭心事,我还是安安稳稳的待在王府里省省心吧。”

    “那……,城里不行,出城转转也不错呀,”安嬷嬷拿起茶壶,为左沐将茶碗续满,递过去,继续相劝道,“现在深秋,正赶上枫叶变红,菊花盛开,老奴听说城外的景色都可美了。”

    左沐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出城耍好是好,可是我一个人去哪转呀。不仅没时间,出入城也不方便呀,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再让上边某人知道了,正愁抓不到我的把柄,这下好了自己给人送上门了。”

    “哦,那倒也是,那您这是最近都不打算出去喽,”安嬷嬷脸上罕见的露出几分失望,随手拿起一个果子又给左沐削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果子怎么这般独特,看着像苹果吧,却又比苹果好吃的多,入口爽脆,甜中又带点酸,真是不错。”左沐瞟了眼盘中的果子,好奇赞道。

    “可能是西夏这边特产的吧,老奴以前也没有见过。这不,桂嬷嬷前几日听说您吃着说好,今天一大早又特意让人送来了些。”安嬷嬷怏怏回着,将手中的果子小心的切成小块状。

    “不对呀安嬷嬷,你该不会是心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左沐放下手中的书,凑上去仔细盯着安嬷嬷的神情,开口打趣道,

    “你以前可是最反对我四处乱跑,怎么最近老劝着我出去呀?难道还真有事呀?”

    “有……有吗?”听左沐这样问,安嬷嬷明显一怔,眼睛里瞬间有几分慌乱闪过,“怎么可能?老奴能有什么秘密呀?老奴还不是怕您见天待在屋子里闷坏了身子,也就是随口劝劝,真没有别的意思的。”

    “哦,那就好!你紧张什么呀,我也是随口问问,没有别的意思的。”看着安嬷嬷极其不自然的神情,左沐眸中含笑,斜睨着安嬷嬷回道。

    不知道是不是左沐的错觉,她最近总感觉安嬷嬷话中有话,好像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那……那个,这壶茶凉了,西厢房里新晾制的菊花茶好了,老奴给您泡一些尝尝。”被左沐这般盯着,安嬷嬷越发不自然起来,转身拎着茶壶逃也似的出了门。

    “果然,还是有心事……”盯着安嬷嬷仓惶离去的背影,左沐轻声昵喃道,“只是她一个嬷嬷,天天守着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有什么心事呢……”

    “王妃,将军府送来的帖子。”左沐正想着心事,忽见眼前人影一闪,竟是紫烟端着盘果子又笑意嫣然的进来了。

    “又是昭然送的吧?这丫头也不知道最近瞎忙什么,寿宴后竟连个面都不照了,”左沐随手接过帖子,忽然瞟到紫烟手中的果子,连忙道,

    “哦,这果子刚才安嬷嬷已经拿过来一些了,再多我也吃不完,你端回房间你们分着吃吧?吃着口感还不错。”

    “王妃您就是心善,这么珍贵的平安果,可是王爷大老远差人特意为您寻来的,哪是我们这些下人可以吃的。”紫烟笑着拒绝道,

    “再说了,这盘红果也不是给您的呀,你前几日不是说那酸甜口的青果好吃吗?所以这几日府中为您备的都是青果。

    倒是这红果,前几日拿来几个,您尝了口说太甜了,就放着没动,结果阿离无意拿回去几个,王爷却说又脆又甜甚是好吃,一气吃了两个。

    这不,见王爷突然有了胃口,桂嬷嬷特意让我给王爷再送几个过去。”

    “哦,这么说,你们王爷这是最近胃口不太好呀?”

    经紫烟一提醒,左沐忽然想到,她竟然好久没见司马铖了。

    仔细算下来,应该是寿宴过后就没怎么见了,甚至连中秋节那晚,某人也只是简短露了一面,随便吃了两口就匆匆回了书房。

    这厮天天窝在书房,到底在忙什么呢,怎么搞得像国家总理一样日理万机。左沐心中疑惑道。

    “呃,没有没有,王爷身体一直很康健,他也就是吃着顺口多吃了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