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81皆是中毒身亡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见魏昭然这副模样,左沐心不由得一软。

    平时都是这姑娘不知死活挡在前面保护她,今天也是该她这个朋友出手的时候了。

    罕见的,左沐一把将魏昭然抱在怀里,安慰道,“别怕,别怕,你没有杀人,没有杀人!”

    “康王婶,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杀她的,你也看到了,我刚才明明踹的是她的肩膀,也没有用多少力?她怎么就会死呢?”魏昭然伏在左沐肩头,哭着解释道,浑身因为害怕仍是颤个不停。

    “昭然,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左沐抬起魏昭然的头,强行让她与自己对视,“你相信我,这宫女的死和你没有丝毫关系,你并没有杀人!”

    “真……真的吗?真和我没有关系?”魏昭然看着左沐坚定的眼神,仍是不自信的追问道。

    左沐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千真万确,她的死并不是因为你那一脚,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噗,康王妃可真是会自欺欺人!”

    见左沐一直在给魏昭然做心理建设,一旁的崔嬷嬷终于忍不住,幸灾乐祸道,

    “大家伙明明都看的真真的,您倒好,一开口就颠倒黑白,说昭然郡主没有杀人。

    那依您这种说法,老奴倒是好奇的很,既然不是昭然郡主踹的,这姑娘是怎么死的呢?

    难道是她自己不小心,撞到昭然郡主脚上死的吗?您还真当我们这群奴才眼睛都是瞎的呀?”

    随着崔嬷嬷的发难,周围立即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附和声。

    本就都是许皇后这边的人,再加上无端看着死了一个人,所以说的话自然是向着崔嬷嬷这边。

    “可真是可笑,都这种时候了,人都没气了,竟还想着把自己择干净。”

    “可不是吗?不是她踹的,难道人好好的会自己咽气死吗?”

    “太过份了,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呀,说和她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吗?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看着平时莽莽撞撞就不是什么心善的主,这下好了,一脚踹死人都没事,以后可不更没得收敛了。也不知道这大长公主平时都怎么教育的……”

    议论声不绝于耳,甚至有的越说越难听,直接将大长公主都扯了出来。

    “我……我没有……”面对众人的攻击,魏昭然的情绪又激动起来,甚至到了快崩溃的边缘。

    “闭上你们的臭嘴!”左沐将魏昭然护到身后,大喝一声,目光如淬了冰般冷冷巡视着众人,

    “你们知道什么,一个个的根本就是睁眼瞎,无端端的就妄想给别人乱安罪名。

    本妃再重申一遍,这小宫女的死和昭然没有丁点关系,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随便找个太医来验证。

    这小宫女脸色青黑,明明是中毒的症状。

    而她浑身肌内又已僵硬,说明她至少死了三个时辰以上。

    你们自己说,已经死了三个时辰以上的人,挨不挨一脚又有什么关系?”

    气急了的左沐,指着那群宫女婆子骂了个狗血喷头,

    “更何况,昭然去踹她,也是因为担心你们的小主子,为雨儿打抱不平。

    而你们倒好,一个个的不分青红皂白,不感激她倒算了,竟还想着诬陷她,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左沐这几句骂的是声色俱厉,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连根针掉到地上几乎都能听到。

    不对呀,如果说这些宫女婆子被自己唬住了就算了,可是那崔嬷嬷看着可不像个省事的主,难道说她忽然间变得明理,悄悄反省去了。

    “你确定这宫女是中毒身亡?”左沐正疑惑着,忽听身后一个威严的女声传来。

    左沐转身,正对上一双威严冷酷的凤目。

    竟是许皇后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山洞里。

    左沐迎着许皇后的目光,凛然一笑,上前一步,坚决道,“我不仅确定,我还可以肯定,这个假山洞里所有的亡灵都死于非命,皆是中毒身亡。

    并且从她们的骨骼我还知道,她们都是些不足15岁的年轻女子,应该是宫女居多。”

    许皇后盯着左沐的眼睛仔细看了半晌,似乎想从里面找到什么。

    半天,方冷冷开口,转头轻唤了声,“梅香……”

    “是。”只见,许皇后身边一位宫女低应一声,毫不犹豫的取下头上的银簪,疾步朝着死者走去。

    那叫梅香的宫女,二十多岁,一看就是许皇后的得力助手,做事不怯不惧,有条不紊,先仔细观察了死者的容貌,才将银簪轻轻刺入死者皮肤。

    “禀皇后娘娘,死者确是中毒而亡。”很快,梅香就拿着发黑的银簪回来,低声汇报道。

    “哦,可知道她的身份?”许皇后目光跳了一下,轻声问道。

    “知道,此人是谭贵人身边的小荷。”梅香略一思忖又补充道,“奴婢还听闻,昨日清晨谭贵人小产后,这小荷下午就开始呕吐腹泻,一直赖在床上,嚷着肚子痛。

    谭贵人以为她是逢高踩低,看自己失利装的,晚上还令管事嬷嬷教训了她一顿。

    结果今天上午就再没有人见过她,谭贵人为此上午在琴韵阁还大闹了一场,哭哭泣泣骂了半天,说连贴身丫环都开始嫌弃她了……”

    “对对对,我上午去琴韵阁帮珊儿借琴时,谭贵人还拉着我哭诉她身边的宫女势利,见她没了孩子,连面都不露了,可惜,谁也没想到,小荷其实早已悄悄命丧于此……”魏昭然听了半天,似乎终于反应过来,宫女的死确实和自己没有关系,连忙也从旁力证道。

    “贵人小产……宫女生病……中毒死亡……还有这么多具年轻女尸……”

    随着梅香的不断描述,许皇后的眉头越拧越紧,

    只见她喃喃着,忽然将眼光重又投向左沐,

    不过,再说话时女气已明显客气了不少,“康王妃,既然你如此精通医理,那你可能断出小荷是因何毒身亡?”

    “如果梅香姑娘所述症状属实的话,死者应该是死于三氧化二砷,也就是砒霜所致。”左沐毫不犹豫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