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79别有洞天,机关重重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现在我们小公主凭空消失了,皇后娘娘知道了肯定会扒了奴婢的皮的,不对不对,皇上可能会下令灭了奴婢的九族,天哪,看来奴婢是彻底活不成了,连带着也把父母兄长给连累了……”

    小宫女还坐在角落里痛哭流涕,完全没有注意到,随着她那一屁股下去,身后的假山壁正在缓缓移动,一会就出现了一个可供一人通过的洞口。

    “快看,这里果然有密室,雨儿应该不小心碰了机关,误闯进了这里,我们赶紧进去找找。”魏昭然一见,欣喜的拉着左沐闪身进了密室。

    可是很快,兴冲冲进了密室的两人又傻了眼,

    只见山洞里面,脚一踏进去,迎面就是两条岔路,而无论选择哪条路走下去,没几步,面前又是一个岔路口,放眼望去,山洞里除了路口还是路口……

    这哪里还是一个普通的假山洞,根本就是一个小版的迷宫……

    “不行,这山洞虽然上面留有通风口,但是雨儿毕竟年纪还小,在里面待的时间长了恐怕身体受不了,这里这么多条路,我们三个这样找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看得面前眼花缭乱的岔路,左沐一把拉住了往里冲的魏昭然,“我看,咱们还是出去找人帮忙吧?”

    “好,你们先慢慢找着,我这就去喊人。”魏昭然也不含糊,调头箭一般又冲出了山洞。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很快领着十多个婆子宫女回来了。

    “她们是……”看着面前的人,左沐犹豫着欲言又止。

    小公主司马雨走丢可不是小事,她怕魏昭然情急之下,找了些不三不四的人,后宫毕竟人心复杂,再让什么人钻了什么空子,小公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连带着她们两个也说不清了。

    魏昭然很快明白左沐的意思,一把拉过领头的一个打扮很光鲜、面容却很严肃的婆子,介绍道,“康王婶放心,这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崔嬷嬷,这些人都是崔嬷嬷带来的。我刚才出去寻人帮忙,正好看到崔嬷嬷奉皇后娘娘的命令出来接小公主赴宴,就直接把人给带来了。”

    “哦,那就好……”

    看都是许皇后的人,对小公主不会有什么危害,左沐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犹豫了一下,左沐刚要公布一下找人的方案,就见崔嬷嬷打量了左沐一眼,不阴不阳道,“既然康王妃和昭然郡主一口咬定小公主就在这山洞里,那就直接开始找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左沐,转头直接扬声吩咐众人道,“大家听我的口令,从最左边开始,两个人一条出口,赶紧找人吧。”

    “大家一定要挨个岔路找,并记得找过的在洞口做过标记,以免重复寻找浪费时间,但是务必要做到确保每条路都找到,千万不能有任何遗漏……”见崔嬷嬷命令完,左沐赶紧补充道。

    虽然崔嬷嬷态度不算恭敬,但念其找小公主心切,并且心思还算缜密,找人的策略也和自己不谋而合,左沐也就没有与其计较,拉着魏昭然默默无闻的加入了寻人的队伍,毕竟找到司马雨才是最重要的。

    按理说,司马雨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就算误入了密室,也肯定跑不太远,这么多人下去找,应该很快就能把人给找出来。

    但是,让左沐不可思议的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她们把山洞里的所有路口,几乎都快找遍了,却仍是没有见到司马雨的影子。

    “康王妃,刚才可是您口口声声称我们小公主进了山洞,很快就能找到,可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所有人几乎把山洞翻了个底朝天,却连小公主的一根头发都没有找到。”

    见半天找不到人,崔嬷嬷显然急了眼,直接冲到左沐面前,翻脸要起了人,

    “恕我老婆子说句不好听的,我们小公主人到底在哪呢?是不是康王妃您把她藏起来了?”

    “崔嬷嬷,你什么意思?找不到雨儿,康王婶也很着急,你难道看不到吗?”魏昭然一听就不乐意了,冲上来理论道。

    “她当然要着急,因为我们小公主找不到,根本就是她的责任。”崔嬷嬷不屑的瞥了左沐一眼,冷嗤道。

    “崔嬷嬷是吧?看着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怎么本妃觉得你这么多年都白活了,根本没有活明白呢,”

    虽然崔嬷嬷出言不逊,但是念于司马雨找不到了大家心情都不好,左沐想了想,还是拉住了欲上前干架的魏昭然,还算耐心建议道,

    “崔嬷嬷,如果我是你,这会一定组织所有人再认认真真,把所有的角落再排查一遍,看有没有遗漏的,而不是在人还没有找到的时候,就想着先把桥给拆了,把帮忙的给赶走。”

    “嗤,我老婆子怎么就没听明白,康王妃这是什么意思呢?”

    左沐是给足了人面子,结果不料人崔嬷嬷根本不领情,瞪着血红的眼睛似要栽赃到底,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明摆着就是您把我们小公主弄丢的,怎么一转眼,你倒成帮忙的了?”

    “我把人弄丢的?拜托,饭可以乱吃,你话不能乱说懂不懂?”

    见对方蛮不讲礼,竟然拿自己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左沐索性也不再忍气吞声,将脸一拉,上前一步,直接和针锋相对起来。

    “小公主司马雨的行踪如何,人在哪里?不是应该问长安乐或延福宫的人吗?关我康王妃什么事?你们什么时候把小公主交给我看管了?有圣旨吗?我有这个义务吗?”

    哼,想在她左沐面前耍横,在部队这么多年,习惯硬碰硬的她还真就不吃这一套。

    是,找司马雨她是责无旁贷,但是若是将人丢的事平白无辜砸到她头上,对不起,她左沐还真就不背这黑锅。

    “你……”看左沐态度忽然变的强硬,崔嬷嬷一愣,一时间愣是张口结舌,没想好话该怎么接话。

    “我什么我……”左沐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挑眉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