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76小心这个女人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王婶您可听清楚了,以后一定要远离这个女人,千万不能和她有丁点关系。无论她和您说什么,您都不要相信,更不能答应。”魏昭然说着,竟一反常态的拉起左沐的手,一再郑重叮嘱起来。

    “我去,你们两个今天神神叨叨的,到底怎么了?搞得这般郑重,反复叮嘱,我一个成了亲的王妃和她月氏国的郡主能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想答应什么,人家也不见得搭理我呀。”

    看着两人如临大敌的模样,左沐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得得得,不和你们瞎扯了,我还要去净房呢,你们两个要不先去赏花吧?别在这里杞人忧天了。”

    “你先去净房吧,我们后脚就去,一会你出来直接去秋海棠那找我们,”看左沐完全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魏昭然指了指不远处的净房,兴致索然道,“喏,这小路的尽头就是净房。”

    “不去拉倒,我看你俩真是吃饱了撑的……”左沐不屑的瞪了两人一眼,忿忿朝着净房走去。

    一个临国来的颇有几分姿色的郡主而已,一个个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如临大敌吗?这两丫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俗不可耐了。

    左沐无奈想着,脚下不停的朝着净房走去。

    眼看已经到了净房门口,不欺然,对面一个小丫环突然从旁边小径上斜窜出来,一头撞在了左沐身上。

    “喂,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走路没长眼睛吗……”左沐趔趄了两步,勉强站住身子,刚要开口训斥,忽然看到对方的脸又怔住了,“你……你是梁……”

    “对不起,对不起,康王妃息怒,康王妃息怒,奴婢不是故意撞到您的。”小丫环扑通跪下,砰砰砰磕着头,大声哭着道歉道。

    这小丫环左沐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正是梁苒身旁的贴身丫环冬梅,上次在大长公主府救治梁苒时还接触过。

    奇怪的是,这丫头为什么见了自己要这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并且通过刚才的对话,左沐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好像并不想让左沐当众认出她。

    完全没道理呀?通过上次的事就算梁苒不想报恩,但也没必要让她的贴身丫环见到自己这般避讳呀。

    左沐心中嘀咕着,却见地上的冬梅磕完头,已急不可待爬过来,又朝着左沐扑来,“康王妃您就原谅奴婢吧,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将您的鞋子踩脏了,奴婢这就给您擦干净,但求王妃能饶过奴婢这一回……”

    “你……你这丫头……”左沐被这丫头的行为完全搞懵了。

    就在她准备出言阻止时,却见冬梅突然抬起头,冲她小声道,“王妃,我们主子捎话,让您今天务心小心慕琪这个女人!”

    琪郡主?!

    怎么会是她?

    为什么梁苒突然要让人神神秘秘的给自己捎这种话……

    “康王妃,灰……灰尘已经擦的差不多了,您……您看看还满意吗?”

    耳朵传来冬梅小心询问的声音,左沐心不在焉的随口将人打发走了,“行了,行了,就这样吧,你走吧,下次小心些就是。”

    就算她一个月氏国的郡主,长得倾国倾城、惹人爱怜,看着也并非善类,可是想着也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呀?

    这一个个的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会不约而同的提醒自己这件事?

    左沐苦思冥想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答案。

    她很确定,自己以前对这琪郡主没有半点印象,应该根本没有打过任何交道,况且她现在身为康王妃,以后更不会和她有什么干系。

    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啊,她们这做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不行,一会一定得好好拷问拷问魏昭然,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带着满腹疑问,左沐从净房里匆匆走了一遭,出来就直奔刚才所指的秋海棠处。

    可是,人刚走到秋海棠处,还没看到魏昭然、白珊二人,就见花丛后突然冲出一个小身影,一下抱住了左沐,“哈哈哈,我捉住你了,看你还往哪里跑。”

    左沐低头一看,竟是一个穿得很精致的小姑娘,头上还蒙着一条薄薄的红纱巾,正死死抱住自己的衣裙,得意的浑身乱颤。

    小姑娘看着四五岁年纪,头上栩栩如生的蝴蝶簪子因为她的跳动,阳光下正得意的跳着舞。

    只是可惜的是,随着她不安份的小动作,左沐的衣裙上早已出现了几个格格不入的小黑爪。

    好吧,这是谁家的熊孩子,跑到这里玩耍,认错人了竟还不知道。

    “那个,小姑娘,你家大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左沐盯着衣裙上的黑印,皱了皱眉,还算温和的问道。

    “咦,不是珍珠……”听到陌生的声音,小姑娘一愣,扯掉纱巾抬起头,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左沐。

    被小姑娘清澈无暇的眼神这般盯着看,左沐的心不觉软了下来,蹲下身,帮她解掉头上的纱巾,柔声道,“小姑娘,你一个人在这玩很危险的,你家大人呢?要不我带你去找你父母,好不好?”

    “不好!”小姑娘很坚决的摇了摇头,继续盯着左沐看,忽然想到什么兴奋的喊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康王婶对不对?”

    康王婶……

    左沐心里一怔,在宫里能喊自己康王婶,又这般年纪,打扮的如此精致,看来只有一人了。

    司马雨,许皇后亲生的小公主,听说自幼在宫里得宠的很,没想到在这碰上了。

    不过,自己和这司马雨素未谋面,她怎么会先认出自己的?

    “我是康王妃呀,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呀?”左沐帮小姑娘轻拍掉身上蹭的灰尘,好奇道。

    “我以前见过您的画像。”小姑娘自来熟的搂着左沐的脖子,神气道,“那幅画将你画的可漂亮了,我见了一次就记住了。”

    画像……

    小丫头怎么会在宫中见到自己的画像?

    左沐掩下心中的疑惑,将司马雨搂在怀里,掏出帕子继续擦试着她的小手,“哟,你这么厉害呐,竟然见一次就记住了!那你是什么时候?在哪看到的画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