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71能不能管管你媳妇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这段时间,左沐和司马铖相处的总体还算融洽,天气晴好的时候,左沐在院子里整理药材,司马铖偶尔会在合欢树下坐一会,看看书、品品茶……

    两人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言语,各做各的事。

    左沐偶有抬头,看到树下坐着那么一位清风朗月的男人,景致如画,竟让她不时会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哦,白启少爷此话怎么讲?阿离怎么听不太明白?”终于安置好了司马铖,阿离追着白启好奇问道。

    “阿离莫急,且让本公子慢慢给你分析哈,然后你就自然晓得他们二人的不同常人之处了。

    先说你们王妃吧,首先这进门的方式就挺独特,这个已然众所周知,本公子在此就不再强调了。

    其次这欣赏事物的眼光更是与众不同。你瞅瞅,这满院子的廉价药草,能将珍贵的醉芙蓉轻松拔掉换成这,估计放眼整个天下,你们王妃绝对是独一份了。

    至于你们王爷嘛,就更不用说了,独守这么多年,然后看上这么一位清新独道的王妃,你说他是个寻常的主吗?”

    “白启少爷,你这怎么可以……”阿离终于后知后觉的醒过味来,一听这白启原来竟是拐着弯的骂自己主子,立刻就有不愿意了。

    可是他刚要张口辩解,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怎么?白启少爷这是伤好了,能下床活动了?”左沐端着盛满药材的小簸箕走到白启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状视关切的问道。

    “这是自然,绝对是身体康健,更胜从前。”白启得意的转了一圈,炫耀道。

    “是吗?可是本妃怎么就觉得,你用的那些治外伤的药其实不怎么样呢。”

    左沐撇了撇嘴,抓了把簸箕里的药材不屑道,

    “不信本妃给你开个药方,您用我制作的金创药试试,甭管当时您被打的有多惨,本妃绝对能保证你五日之内下床走路。”

    左沐今天是下了决心,一定要好好的找回场子,给这白启办办难堪。

    从第一次前面开始,她就对此人没有好感不说。

    尤其是深夜还曾掳走她,为虎作胀,抢了紫田暖玉,更是让左沐怀恨在心。

    要知道她左沐可从来都是瑕疵必报,小肚肌肠的主,这么长时间没报,只是她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而已。

    “估计着,当初您要是早用我的药,说不定前些日子还能赶上和玲珑姑娘游湖呢?”

    说着,左沐忽然想到什么,满脸懊恼道,

    “哎哟哟,你瞅瞅我这记性,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您说如果当时您和玲珑姑娘一块游的湖,然后再碰到许阳那不要命的,那估摸着当时掉进湖里的是不是就该是你了呀?”

    “你……”听到提玲珑,白启被人当众揭了短,迅速敛去脸上笑容,“本公子倒是才知道,原来沐公主你竟还是这般伶牙利齿一人。不过,还请嘴下积点德,毕竟风水转流转嘛。”

    “白启少爷过奖了!其实本人也就是好奇做个假设而已。现在看来啊,你那金创药用的还真是对的,活脱脱救了你一命呢。”

    左沐嫣然一笑,气死人不偿命的道,

    “至于风水再轮流我也不怕呀,毕竟我可没有去天香阁听曲儿的习惯不是?

    对了,还有一点恐怕还要当面提醒您,本姑娘现在不仅仅是安南的公主了,麻烦您以后叫我康王妃可好?”

    “你……你……”白启彻底无语,脸上被气的一阵红一阵白。

    “白启少爷别生气嘛,本妃也只是做个假设,一派胡言而已,再说了,这里也没有旁的人,无非就是几个丫环婆子,外加阿离而已。

    您男子汉大丈夫,宰相肚里能撑船,刚才的话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看到白启快气炸的样子,左沐拼命忍住笑,打了两个巴掌,又连忙不怀好意的虚意安慰了几句。

    “你……你这个女人!”白启终于忍无可忍,点了点左沐,知道说不过她,索性一转身将所有怨气全部转移到了旁观的某人身上,“康……司马铖,能不能管不管你媳妇,说话真是太难听了。”

    他这一生交的都什么朋友啊,自己出生如死,某人冷酷不相帮就算了,结果他妻子更刻薄。白启在心中恨恨想道。倒完全忘了,其实这场嘴仗,全是他自己作死引起的。

    “不好意思,本王惧内,还真管不了。”面对白启的气急败坏,司马铖淡定喝了口茶,坦然道。

    “哈哈哈……”如果说阿离刚才还憋着笑,没敢使出来,这会则笑的搂着肚子直接坐在了地上。

    “哼,果然是一丘之貉,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在众人的轰笑声中,白启最后一甩袖子直接走了。

    “哈哈哈……”剩下残月院里众人笑得更欢了。

    太解气了,以前都是白启少爷来了挑东挑西,处处找茬,今天倒没想到被王妃气了个半死,关键连整日里一本正经的王爷,也现学现卖,会了气死人不偿命这招。

    在主人的带领下,残月院气氛一时欢快无比,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徐管家,都忍不住跟着笑了两声。

    欢笑声中,左沐无意间一回头,竟发现安嬷嬷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嬷嬷,你怎么了,可是这段时间忙着帮我选药材,进进出出累着了?你这毕竟上了些年纪,身子一定要当心,如果实在累了,就去歇歇!”左沐看安嬷嬷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走上前轻声相劝道。

    来了这么长时间,安嬷嬷与她的关系,已经不是母女胜似母女,所以处处左沐都对安嬷嬷要格外照顾一些。

    “我……没……没有!”安嬷嬷语无伦次应着,眼神越来越飘忽不定,“其实是刚才……”

    “哦,嬷嬷您原来是为刚才挤兑白启少爷的事而惴惴不安啊,”左沐恍然大悟过来,以为安嬷嬷又想多了,只得耐心解释道,

    “其实你不用想太多,根本没事的。我刚才只是和白启少爷开个玩笑,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说他两句而已。”

    谁知安嬷嬷听完她的解释,脸色不仅没有放下来,反倒神色越来越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