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70借书(2)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既然没事,那本王就不留了,王妃请回吧!”司马铖还算客气的道。

    “好,好的呀!”左沐爽快应着,转身就雀跃着往门口走。

    虽然没能再接再励找到别的好书,但是能得到这本稀世的《伤寒杂病论》已经很不错了。

    “王妃请留步!”眼看左沐手已经碰到门柄了,却又被突然喊住了。

    “怎么?王爷您还有其他吩咐吗?”左沐回头,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好心情的问道。

    “还请王妃帮忙,麻烦将刚才捡到的书,放到左手边第二个书架就好!”司马铖眼仍盯着书中的兵器,但是说出的话却如一盆冰水,迅速将左沐浇了个透心凉。

    “喂,司马铖你什么意思?不就借你本《伤寒杂病论》看看,你至于这么拐弯抹角的吗?”左沐气势汹汹的走回去,一把将书拍到了书桌上。

    拍完,人又心疼的不行,拿起来左看右看,还好没有损伤,最后干脆直接抱在了怀里。

    “哦,原来王妃这是想借书呀?”司马铖难得抬起头,无辜看着左沐,恍然大悟道。

    “那你以为呢?不借书,本姑娘在这和你耗什么劲呀!”左沐没好气的道。

    敢情自己说了半天好话,心情天上地上折腾了几回,某人根本没和自己在一个频道上。

    “那如果本王不借呢?”司马铖目光转向左沐手中的书,一脸严肃问道。

    “司马……康、康王爷,这么个重要的问题,本妃建议您还是不要这么仓促的就拒绝吗?

    您仔细想想,您又不懂医术,这么珍贵的一本书,丢在你这里睡大觉,不是白白浪费了吗?只有将它借给我这个懂医术的人,才能将它发扬光大不是。”

    左沐将书紧紧护在胸口,为了这么一本好书,干脆一咬牙一跺脚,索性将节操彻底丢在了一边,

    “再说了,您刚才也说了,我们现在是一对恩爱夫妻,最起码在外人面前要这般表现不是?

    您想啊,我把这本书拿回去,回头亲自做个封皮,让王爷您再在上面题几个字,逢人就拿出来显摆。

    这样别人一看,定会觉得,看看人家康王爷夫妻多恩爱呀,王爷为了爱妃还亲自费尽周折寻书呢……”

    左沐本准备了一肚子的好话,下定决心非要说到司马铖动心为止。

    谁知道她刚腆着脸说了没几句,司马铖就爽快妥协了。

    “嗯,好像确是这个道理,那爱妃赶紧拿走便是。”司马铖点了点头,认同道,“只是哪天封皮做好了,别忘了在上面题上司马铖赠爱妻几个字。”

    “好嘞好嘞,王爷您亲自吩咐的,自然没有问题。”

    左沐得了宝贝,喜滋滋回了残月院,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走后,某人晦暗不明的目光。

    可能终于得到了自己喜爱的东西,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左沐确实老实了不少,天天窝在房间里对那本书日夜研究,反复着磨,爱不释手。

    也可能对于外面凶险的世界,她还是觉得康王府更安全些吧,总之左沐还真就一时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当家主母。

    直到最后安嬷嬷实在看不下去,怕她看坏了眼睛,索性收了那本书,一天只准她看一个时辰,左沐才又想起自己后院的那些小药草和药房里堆的药材。

    于是,定下心来的她又开始,院前院后的忙活药草和药材,一心不再提出府之事,看的安嬷嬷甚是欣慰。

    当然,这期间左沐不出去,可由于魏昭然和白珊三不五时的登门,外面的消息她可一点没少知道,尤其周畔落水案的进展情况,她的消息灵通程度,可完全不亚于那些朝廷命官。

    什么?通过三司会审,许阳很快被判了死刑,卫国公夫妇听闻后均大病了一声,闭门谢绝所有来客。

    什么?许阳的祖母,也就是许皇后的母亲,一气之下,去许皇后的延福宫大闹了一场,甚至不惜以死相拼,让许皇后保下许阳。

    不过,终究还是没能拦住许阳的死刑……

    左沐本以为此事到这里,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眼看都已经过了许阳行刑的日子,不料第三日,魏昭然、白珊竟一起兴致勃勃的来了。

    说什么行刑时,王周氏突然出现大闹刑场,当场指认死刑犯许阳系冒名顶替,并非许阳本人。

    就在所有人认为王周氏精神出了毛病、无理取闹之时,谁料随后王德竟神死鬼差的,带回来了瘦的脱相的许阳真身,总之不知道王德怎么就突然手眼通天,将人给截了回来。

    不过说实话,如果不是两相比较,那假的许阳真的能以假乱真,连我都看不出来瑕疵。事后魏昭然感叹道。

    皇上听闻大怒,命人连夜彻查,因为人是从刑部大牢带去的,事情自然追究到了刑部。

    原来临刑前一晚,刑部尚书私自作主,竟使了李代桃僵之法。

    结果,东窗事发,刑部尚书撤了职,朝廷永不录用。

    总之,一个静月湖的溺水案下来,许皇后这边算是损失惨重,赔了夫人又折了兵,不仅侄子没保住,也丢了一个争储大助力刑部尚书,可谓得不偿失。

    当然,魏昭然、白珊口若悬河分析两派间的弯弯绕绕,左沐对这些朝廷时局,却并不太感兴趣。

    她现在只希望她能平安度过这一年,然后能实现自己浪迹天涯、行侠仪义的愿望。

    转眼夏去秋来,院子里,左沐又让人收购了大批药材,试图尝试着研制新的药丸。

    “阿离,怎么样?我早就说过吧,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王爷不是一般人,他娶的王妃自然也不会太一般?”

    上午,看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左沐正在院子里晾晒她的宝贝药材,就见院子外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

    抬眼望去,就见院门口,白启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而阿离则推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司马铖陪在旁边。

    几人又习惯性的来到院子角落里那颗合欢树下落坐,石桌上安嬷嬷早已备好了茶水、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