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69借书(1)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皇上瞟了眼王德母子、程贵妃,最后又看了看白太后,无奈叹了口气,转身吩咐一旁的刘公公,“这样,刘喜你一会领着昭然她们去录口供,传朕的口谕下去,此事让刑部、御史台、大理寺三司会审,朕十日内亲自审查结果。”

    “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此话一出,王德母子自是感激涕零,一再拜谢。

    而卫国公夫人则因为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黑直接栽在了地上。

    好好的一个生辰宴,一波三折,硬生生给变成了庭审现场,不过,好在经过这一通折腾,想来许阳这个杀人凶手的命终是再难保住了。

    下午等左沐跟着魏昭然折腾一圈,再回到康王府时,太阳已经有些偏西了。

    站在岔路上踌躇了一刻,左沐还是转身迈上了去往司马铖书房的小路。

    司马铖的书房离左沐的残月院并不远,是一座掩映在紫竹林里的二层小楼。

    来了这么久,这还是左沐除了残月院第一次去别的院子。

    进了门口,就见阿离正在院子上空嬉戏着追一只蓝色的小鸟玩儿,看到有人进门,一阵风似的飘落到左沐面前,裂嘴喊了声王妃,连声打招呼的话都没说,又脚尖一点飞走了。

    还是小孩子幸福啊!左沐摇了摇头,径直推门进了书房。

    书房布置的很简单,四周全是大书架,布满了几面墙,只有墙角偶尔挂着几件兵器。

    此时,正中一张大书桌后面,司马铖正在聚精会神盯着手里的书。

    “那个谢谢你啊,今天让晖然替我解了围。”进了门,左沐毫不含糊,开门见山直接道了谢。

    左沐又不傻,魏晖然哪那么巧合今天就故意进了宫,还编了一整套完整的说辞,显然提前得到了某人的授意。

    司马铖听到声音,抬眼瞟了眼左沐,“王妃说的哪里话,这些不是任何一个疼爱妻子的男人都应该做的吗?”

    看到某人又是这般正经的说些不正经的话,左沐瞬间忘了刚进门的拘谨,上前一拍桌子强调道,“喂司马铖,麻烦你搞搞清楚好不好?我们两个现在是在做交易,夫妻情份是假的,你可懂?”

    “谢王妃提醒,本王自然晓得!”司马铖将手中发黄的古籍合上,随手丢到桌角,施施然靠在椅背上,“可是,不就是因为是假的,难道不是应该表现的更真实一点吗?”

    “哟,司马铖,一开始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潜力,歪理一套一套的,是不是哪儿哪儿埋伏的都是你的理儿啊?像这种不正经的话,也能被你找到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说的如此理直气壮,本姑娘也是服了。

    算了,看在今天你为我解围的事情上,本姑娘就不和你计较了,你看你的书吧,我回残月院了。”

    真是,她今天就不该突发奇想,好心的给某人道什么歉,不是自讨没趣吗?

    左沐忿忿说完,一阵风似的转身往外走。

    可能转的幅度有些大,不小心,竟将桌角那本书啪嗒给带到了地上。

    “这就走吗?不送!”司马铖稳稳坐在椅子上,冷冷看着左沐的背影,面无表情道。

    “不需要!”

    左沐本来已经走出去好几步了,忽然想到地上的书,回头又看了看司马铖,想着某人坐在轮椅上毕竟有些不太方便,最终又颠颠跑回去弯腰去捡那本书。

    “那个……,其实回去也没大多事,在王爷这里多坐一会也无妨的。”左沐捡完书再起身时,脸上已有了360度的大转变,挂上了甜的不能再甜的笑容。

    “哦,那王妃都想谈什么,悉听尊便!”司马铖挑了挑眉,随手又从身后的书架里抽了本看着依旧发黄的书。

    “哇,真是没想到王爷您还这么爱看书呐!”

    “可真是博学多识!”

    “看看这满屋子的书,天天在这飘满书香气的屋子里,怪不得王爷是如此清新雅致一个人。”

    ……

    左沐眼中放着奇异的光芒,手中紧紧捏着捡起的那本发黄的古籍,用含糖量十颗星的声音,愣是厚颜无耻的将平时冷心冷情的司马铖里里外外赞了个遍。

    “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王妃自成亲后,可是失职的很,竟然都不知道王爷您平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呢?”

    左沐口干舌燥夸了半天,结果人司马铖根本不吃她那一套,有一眼无一眼的翻着手里的书,心不焉回道,

    “涉猎比较广,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吧!”

    见某人聊天兴致实在不高,左沐也乖乖止了声,悄悄将头凑了过去,准备偷瞄一下,此人手里又拿着什么稀世之宝。

    我去,竟然换了口味,是本介绍兵器的书!

    “怎么?王妃对这些兵器也感兴趣?”司马铖突然转头,猝不及防问道。

    由于左沐完全没有准备,伸出去的小脑袋都还没有来得及撤回来。

    司马铖这一转头,以致于两人的鼻尖几乎都快触到了一起,左沐都能清晰的从对方琥珀色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惊慌失措的小模样。

    “呃,不……不是!”左沐轻咳一声,连忙站直身体,内心不禁有些失望:看着又是本珍品,可惜怎么不是医书呀!

    “哦,那就好!”司马铖轻叹一声,又翻起了手中的书。

    唉,看来没戏了,要不还是见好就收吧!

    看到某人带搭不理的态度,左沐真想转身就走人,可是转念一眼,她又停住了脚步,

    不对,司马铖竟然能闲暇时翻这本书,那说不定他这里还会有其他医药方面的珍品。毕竟这里这么大的书架里,看着可个个都是好书。

    想着,左沐眼睛就开始滴溜溜乱转,用尽全力的挨个仔细研究着书架上面的书名,看能不能再淘到些别的好货。

    “怎么,王妃还有其他事吗?”半晌,司马铖好像终于又意识到了左沐的存在。

    “呃……,没事,没事,随便看看而已。”左沐连忙收回目光掩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