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67事情要败露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简直胡闹,竟将一风尘女子带进宫,成何体统!这种女人说的话怎么能够采信?”

    果然,白太后一听身世就勃然大怒,对玲珑进行了一票否决。

    “太后娘娘圣明!”许皇后一听忙欣喜赞道,掉头就吩咐其他人,“来人呀,快将这个女人拖出去,免得脏了太后眼睛!”

    命令完,许皇后还不忘得意的睨了程贵妃一眼:哼,不自量力的程贱人,和本宫斗你差的远了,看没了玲珑这张王牌,今天你怎么翻身,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你也拦,真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许皇后满心欢喜,只等着一会回殿后好好庆祝一番,不料玲珑接下来的一句话,很快打碎了她的美梦。

    “太后娘娘,民女自知身体低贱,人微言轻。可是,当时现场,除了民女,其实还有三位公子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玲珑努力挣脱婆子的束缚,扑通又跪回到太后面前喊道,“他们可以为周公子作证,您总能相信吧?”

    还有三人?怎么可能?卫国公府那边从来没提过呀?许皇后心里咯噔一下,疑惑着就去看卫国公夫人。

    不料卫国公夫人瑟瑟的缩在一边,将头勾的低低的,根本不敢和她对视。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竟敢隐瞒真相,看来今天注定要坏事了。许皇后目光瞬间像淬了毒一样,狠狠刺向卫国公夫人。

    其实说起来此事,还真怪不得卫国公夫人。

    那天得知情况后,卫国公等人经过一番分析研究,觉得只要堵住这旁观者的悠悠众口,再神不知鬼不觉杀了这关键的玲珑,此事就万事大吉了。

    至于魏昭然、白珊等人,因为她们世家女子本就不该出入这种风月场合,所以为顾及自己的闺誉,自然不会有人愿意出来作证。

    而白家和魏家又关系复杂,背后有大长公主和白太后撑腰,就算将她们的名单报到许皇后那里,顶多也就是为许皇后徒增烦恼,抱怨他们招惹事非,所以一再权衡后,他们就向许皇后隐瞒了这点。

    不料,他们料到开头,却没料到结尾,这两姑娘是为了自己的闺誉没有站出来,可是那玲珑竟然死里逃生出现在了太后面前,由她牵引,估计背后之人一个也别想跑掉。

    “什么?还有三位公子?”果然,白太后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震,“那你可知他们人在哪?又是些什么人?”

    “人在哪?什么人?民女以前并未见过,也不知情,但是民女记得很清楚,他们当时好像有提到宁国公府三个字。”玲珑略一思忖,沉声道。

    “宁国公府……”白太后一愣。

    要知道定城里,姓白的只有她娘家一族。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居心?是有真凭实据?还是情急之下乱咬,准备把宁国公也拖下水。白太后疑惑着,心里一时有些摸不清对方的底气。

    白太后身边的老嬷嬷是她从宁国公府带来的陪嫁,见状忙附她耳边低语道,“回太后娘娘,老奴前几日倒有听说,白启小少爷好像相中了什么姑娘,花重金打造了一艘画舫,后来被老爷得知重罚了一顿。既然她说画舫上有人提宁国公府,想来应该就是那艘新打造的,但是白启小少爷当时伤重根本下不了床,有没有可能他将画舫借给了别人,那画舫上根本不是咱们府上的人?”

    “嗯,这个倒有可能……”白太后点了点头,重又将目光转向了玲珑,

    “有些事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若是有半句假话,哀家立即就命人要了你的贱命。你到底能否确定当时画舫上就是宁国公府的人?”

    “民……民女只能说那三人可能和宁国公府有关系,”白太后的威胁显然有了作用,玲珑跪趴在那里瑟瑟回道,“具体是不是宁国公府的人,民女真的不能确定。”

    “听风就是雨……”白太后正要开口训斥,却见程贵妃一脸笑意嫣然的凑了上来,

    “太后娘娘,刚才嫣儿怎么听白大小姐说,她前些日子听人提起过静月湖,说那里荷花开的极好,您看能不能询问一下白大小姐,如果真不是宁国公府的人,事情不就明郎了吗?”

    白太后睨了眼程贵妃,思忖着,白家就一个白启不着调,其他几个小的倒是听话的紧,还一下去了三位公子,翻来覆去,宁国公府也找不到合适的人。

    思及此,遂不情不愿道,“既然如此,那你就问吧?”

    “白珊姑娘,能否麻烦你告知一下,到底是你哪位兄长前不久去的静月湖,向你提起过赏荷之事?”程贵妃得了恩准,踱到白珊面前笑意嫣然的问道。

    “这……我……”白珊一听立即吓得瞠目结舌,怯懦着不敢往下说了。

    白太后一见自是明白此事定是和白家扯上了关系,脸色立即阴了几分,“这有什么好避讳的,有一说一就是,到底是谁?快说!”

    “我……我……”

    眼看事情要败露了,白珊低垂着头,吓的手中的帕子都快被她扯成两半了,

    魏昭然那个直性子一见好朋友被为难,立即站出来准备顶雷,“回太后娘娘,是昭然眼馋荷花,前几天非拉着珊儿女扮男装去游的湖,您要怪就怪昭然……”

    不料,魏昭然话说了一半,就被人打断了。

    “回太后娘娘,前几日是王爷怕儿媳在家闷的慌,又听闻静月湖风景不错,就力荐儿媳前去散散心。

    王爷本是好心体恤,儿媳自是不能拂了他的好意。

    可是苦于王爷身子不便,儿媳又不能一个人前去,所以思来想去,在王爷的授意下,儿媳就邀了昭然,谁知昭然想着人多热闹,又硬扯上了珊儿。”

    左沐深知静月湖那种场合对女子声誉的影响,连忙打断昭然将事情拦在了自己身上,

    “最后临走前,王爷也是怕我们三个女眷前去多有不便,就索性命人为我们女扮男装。不料,赏荷返途中,无意竟看到了周畔公子落水的一幕。”

    没办法,某人不是说要在外人面前表现的恩爱一点吗?既然恩爱,就当然要处处为自己着想,将责任全推到那位高高在上的王爷身上。左沐说完在心中得意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