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66主角终于出场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这些日子,见为侄孙报仇之事一直没有进展,王周氏几乎心灰意冷、茶饭不思了。

    不料,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昨天突然有人悄悄去府上给她送信,说此事程贵妃愿意助她一臂之力。

    前提是事成之后,王御史必须效忠惠王。

    一听能报仇,王周氏自是喜出望外,想也不想就痛快答应了对方。

    可是此刻,一见程贵妃的帮助只是为自己引见了白太后,诉说了冤情,而她只是在旁边敲边鼓动,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王周氏不禁在心里打鼓,后悔没和儿子商量就答应对方的要求了。

    要知道立储之事,事关政治立场并非小事,万一惠王以后失宠,可是会牵连到王家以后的兴衰存亡的。

    “怎么?这么快就无话可说了?还是你真觉得这巍巍皇宫根本就是儿戏,可以无凭无据在这里随意诬陷,然后找不到合适的,就先拿我们好说话的卫国公府的人开个头?”卫国公夫人看王周氏陷入沉默不语,因为对方已经甘败下风,连忙得意洋洋的乘胜追击道。

    王周氏本来心里已经打了些退堂鼓,此时见卫国公夫人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干脆心一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人得罪到底道,

    “胡说!还不是你们卫国公府伙同裕王府的人做了手脚,我儿明明出事当天打听时,还有不少旁观者道了实情,说亲眼看到我侄孙是被许阳推下水的。

    结果后来请人做证时,一夕间却全都变了卦,害的我儿处处碰壁。

    最后,有人实在看不下去,才私下告知:他们虽然拒绝了卫国公府的重金收买,无奈后来又受到了裕王的威胁,迫不得已才选择明哲保身。

    可恶的是,你们对旁观者威胁不说,甚至连我们找到的当时在现场的唯一证人,也被你们四处追杀,现在生死不明。”

    “我呸?还在现场的唯一证人?我看你就是狗急跳墙,随口瞎编吧?有本事你把人叫过来和我们对质呀?”卫国公夫人朝着王周氏猛啐了一口,得意洋洋的嘲讽道,“一个证人都没有,你在这里瞎放什么屁?”

    “你……”魏昭然平素最见不得有人恃强凌弱,更何况她当时也在场,所以情急之下作势就要站出去,却被左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

    毋庸置疑,卫国公夫人确实可恶,许阳杀人更该抵命,她们做为当事人站出来,道出实情本无可厚非,但是,左沐觉得做这一切,却不是应该在此刻这个节骨眼上。

    且不说,到了此时,静月湖之事已经由当初简单的情杀,变成了朝廷两派之间的斗争。

    重要的是,隐隐中,左沐感觉,程贵妃肯定留的还有后招,所以她们要静观其变,不到万不得以不能轻易出面,否则被程贵妃当了枪使她们再后悔就晚了。

    果然,卫国公夫人那边话音刚落不久,王周氏还没想好怎么反应,就见假山旁的小径上又闪出了几个人影。

    竟是王德领着几个小侍卫。

    来人匆匆参拜后,就见其中一名身材纤细的小侍卫,扑通跪到白太后面前,朗声道,“禀太后娘娘,民女愿意和许大少爷对质,证明周公子确实被许大少爷所害!”

    好熟悉的声音?

    左沐一怔盯着那小侍卫仔细瞅,很快就有了重大发现:此人竟是易容后的玲珑姑娘。

    呵呵,主角终于还是登场了!这程贵妃果然还是准备充足啊!

    “这是……”显然白太后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场景惊着了,盯着面前人看了半天,不可思议问道,“你……是女人?”

    “回禀太后娘娘,民女确实女儿身,因着一路追杀不断,才被迫扮成男子。”玲珑姑娘不怯不惧,沉声回道。

    “天哪,这么英俊的小公子,乍看之下连喉结都有,怎么会是女子呢?”

    “是呀,要不是开口说话露出本声,根本发现不了。”

    “这就是易容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易容后根本看不出来。”

    ……

    自打玲珑姑娘一现身,众人立即围着她议论纷纷,只有一个人,却紧紧盯着她身边的男人,热泪盈眶。

    “德儿,你终于平安回来了!”王周氏一把拉住儿子的手,是看了又看,“只是这姑娘是谁?”

    王德对着母亲恭敬一辑,“孩子不孝,让母亲担忧了,这位姑娘就是孩儿多处寻找,找到的当时在现场的证人……”

    “什么?证人?”王德还没有说完,王周氏就像捡到宝贝似的,拉着她扑通跪到了太后面前,“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您听听,我儿终于找到证人了,请您一定要为我们孤儿寡母主持公道啊。”

    “胡说,哪还有什么在场证人?”卫国公夫人一听证人两字立即跳出来,指着那跪着的姑娘喊道,“说,你到底是谁?是谁指使你来的?”

    “民女天香阁玲珑姑娘,当日和周畔公子一起游的静月湖,是亲眼看到许大少爷将周公子踹下水,又不许别人营救的。”

    天香阁……

    天香阁的人怎么还活着?许皇后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时刻她怎么可能还没有想到,此事定是程贵妃暗中帮忙,又故意寿宴上设下此局,引来太后,当着众人揭开此事,以达到不可逆转的目的。

    当然,许皇后心里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娘家人对争储之事的重要性,如果今天她连娘家人都保护不了,那些追随的官员势必会有所动摇。

    “太后娘娘,您千万不要被这帮人蒙骗了,此女乃是一风尘女子,出生天香阁那种风流场合,以色相侍人,她这种人说的话您怎么能信?”

    许皇后不愧宫斗经验丰富,思维缜密,很快就找到了对方的致命弱点,

    “试问这位姑娘,王家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在这里血口喷人,冤枉许大公子?”

    许皇后深知,像白太后这种自以为高尚的人,生平最听不得风尘女子这几个字,平素里看上一眼都惟恐脏了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