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62被人当枪使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哟,许夫人的耳朵倒是很灵嘛,卫国公府离康王府这么远,本妃的身子好没好利索,您倒是比我们康王爷知道的还清楚?”左沐面带浅笑,一脸无辜的盯着卫国公夫人反问道。

    “这……我……”卫国人夫人被问的一怔,一时之间愣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是的呀,人家夫妻之间的事,你怎么会知道的这般清楚?许夫人,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异功能,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也都知道知道嘛。”

    见自己的好朋友要被人欺负,向来嫉恶如仇的魏昭然自是义不容辞跳出来,和卫国公夫人针锋相对起来,

    “其实许夫人,既然你消息这么灵通,能探知别人都不晓得的事情,那麻烦你每天也好好打听打听,你那宝贝大儿子今日又去哪里厮混去了,是天香阁呀,还是静月湖啊?别一不小心为了什么个女人再……”

    魏昭然的性子左沐最是清楚,做事只顾自己痛快,后果想少之又少,再加上她生性最是看不惯许阳、许夫人等人,所以说起话来,一不小心就容易说多。

    许阳杀人是不对,但自是不能让昭然在这里说出来,好端端被程贵妃当枪使。

    所以,此时左沐一听话头不对,连忙从后面不动声色掐了一下魏昭然,生生止住了她的话头。

    还好还好,自己出手还算及时,昭然并没有说出太关键的词语,引发不必要的骚乱。

    左沐在心里刚为制止住魏昭然感到庆幸,就听殿里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昭然郡主,你可是名未过门的闺阁女子,说话之前还请记得三思,多想想曾经背过的那些女训女诫。”

    左沐抬眼望去,竟是上座一直久未出声的许皇后。

    奇怪,许皇后为什么这么急不可耐的出声制止,难道她对许阳在静月湖杀人之事也知晓一二?左沐在心中狐疑道。

    这边,许皇后话说了一半,可能也是后知后觉意识到,魏昭然及时止了话头,并没有说那件严重的事,而自己刚才的话无形中难免说的有些重了。

    更糟糕的是,今天白太后还在场,有婆婆大人在,自是没有她这个儿媳耍威风的道理。

    只见许皇后反应过来,迅速敛去身上气势,轻叹一声,立马换上了长辈般的亲切语气,

    “昭然哪,其实本宫说这些也是为你好。你母亲去世的早,皇姑母又毕竟年迈,所以有些事你需要自己多留心。

    就拿许阳来说,无可厚非他平时是作风随意了些,但这些毕竟无关大碍,自会有她的父亲母亲来约束管教,哪有你一个姑娘家像刚才那般当众说出来的道理,这样下去可对你的闺誉没有一点好处。”

    “谢皇后娘娘教诲,昭然记得了!”魏昭然头也不抬,勉勉强强应道。

    魏昭然从小就是个倔脾气,大小事认死理,所以此时她对帮腔的许皇后,也自然没了丁点好感。

    “好了好了,今天请大家过来本就是想着一块聚聚,乐乐呵呵,怎么好不焉的竟说上了女训女诫!”

    见许皇后喧宾夺了主,在自己殿里逞起了威风,程贵妃这个主事人连忙跳出来。

    只见她款款走到白太后面前,娇声笑道,“太后娘娘您也坐这殿里闷了半天了,要不咱们出去走走,透透气?

    说起来臣妾这小花园里,今年倒是有些花开的新鲜。就拿那有几株醉芙蓉来说,往年这花瓣都是一日三变,今年竟突然一日四变了,您说稀奇不稀奇?”

    “嗯,你这么一提醒,哀家倒还真是坐的有些累了,既然说的这么邪性,那大家就都去看看吧。”白太后环顾了众人一眼,从善如流道。

    太后起了驾,自是没有人敢再做停留,就连许皇后也不情不愿的跟着起了身。

    一行人浩浩荡荡,很快来到了程贵妃的小花园里。

    那帮趋炎附势的主,见到花,自是立即又开启了奉承模式,

    “哟,这芙蓉殿的醉芙蓉果然开的比别处稀奇,你们瞧瞧这花,愣是开的比别处的都美上几分。”

    “那是当然,贵妃娘娘心善人美,养的花自是也别具一格!”

    “哪里,我看这些花开的美则美矣,但是比着咱们贵妃娘娘还真是差些火侯。”

    ……

    花园里,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明着是夸花,实则把程贵妃里里外外夸的那叫美若天仙。

    “太后娘娘,您快说说她们,净拿臣妾打岔,臣妾一大把年纪,惠儿都这般大了,怎么就人善花美,比这些花还娇嫩了。”程贵妃故作娇羞的扯着白太后的衣袖嗔道。

    “哀家倒觉得她们没有说错,你看着确实比这些花还艳上几分。”白太后笑呵呵的轻拍了拍程贵妃的手,佯怒道,“再说,有哀家在这呢,怎么就显出你老了?”

    “哟,瞅瞅臣妾这张臭嘴,真是该打!”程贵妃说着作势在自己脸上轻拍了一下,连忙谄笑着赞道,“其实是大家都晓得,太后娘娘您老可是天上的菩萨下凡,长命百岁,青春永驻,哪是我们这些俗人可以媲比的。”

    程贵妃开了头,一旁的妇人们自然也不甘示弱,立即争先恐后帮腔道,

    “是呀,是呀,臣妇记得当年待字闺中时,太后娘娘您就这般,远远看去,那就是一尊活脱脱的菩萨,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还是这般模样,哪里能有年龄之差。”

    “谁说不是呢,这要不是皇子、皇子妃在这站着,大家都不敢相信您是当了祖母的人呢?

    ……

    “你们呀,都被这泼猴带坏了,净拿我老婆子打岔!”被这么多人赞扬,白太后被夸得是身心俱爽,声音听着都活泼年累了不少。

    四周的恭维、娇笑声不绝于耳,

    左沐、魏昭然对白太后、程贵妃不感兴趣,对醉芙蓉之类的更是不感兴趣,所以等众人争相欣赏感叹时,她们自是躲的远远的,给落在了大后面。

    后来为了逃避那些吵人的恭维声,两人干脆另辟蹊径,绕进了假山群。

    “康王婶,真是对不住啊,我不知道今日的生辰宴会这么多人,竟然连白太后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