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55可否愿意跟我走?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嬷嬷您别哭了,快起来吧,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毕竟我们再悔恨也于事无补。”

    左沐收敛心神,搀扶起安嬷嬷,轻轻拭干她脸上的泪水,“再说,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主子着想,我想换谁都不会怪罪你的。”

    “公……公主,您真的不怪罪老奴,能原谅老奴吗?”安嬷嬷两眼哭的通红,小声一再确认道。

    “会的,起码您的出发点是好的,虽然做法可能有些不尽人意。”左沐眼神看向别处,隐晦说道。

    虽然她不是原主,不能替原主做决定,但是安嬷嬷此举毕竟是拳拳忠仆爱主之心,她觉得原主应该会原谅。

    或者换句说,这一切只能说是天意弄人!

    就像她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一样,除了安然接受,又能怪得上谁呢。

    “太好了,谢谢公主,谢谢公主!还是公主您大人大量!”听说自己被原谅了,安嬷嬷终于长出一口气,像一个被赦的囚徒,作势又要向左沐下跪。

    “安嬷嬷您先别跪,有些话我还要对您说。”左沐伸手扶住安嬷嬷,咬了咬牙,一脸坚决的道,“其实,我还是最初的那个决定,这康王府我是肯定要离开的。”

    “公……公主,怎么老奴劝了这么半天,您还是执迷不悟,非要回安南呢?”看左沐这般顽固,安嬷嬷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似乎又要决堤了。

    “安嬷嬷,我们只要离开这里而已,没说非要回安南呀!”

    看着一根筋的安嬷嬷,左沐颇有些苦笑不得,

    “或许离开这里,我们吃的住的用的都没现在这般华贵,但是我可以肯定,我们一定会比这里过得舒心,过得快乐。我现在且问你:你可否愿意跟我走?”

    左沐此话倒是说得真心实意,毕竟,从最初开始,她压根就没有过要回安南的念头。

    更何况据安嬷嬷交代,那里还有一个原主朝夕相处的青梅竹马未婚夫薛牧,这位年轻有为的将军肯定没有安嬷嬷好胡弄,所以现在的左沐更是不能回去了。

    “老……老奴脑子笨,不知道,也想不出来,不回安南,我们还能去哪?”安嬷嬷难以确信的看着左沐,嚅嚅问道。

    “自然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呀!就凭我们两个,你里里外外干活一把好手,我又会医术,又能治病救人,还能饿死我们不成。”

    左沐耐心的向安嬷嬷再三劝释道,“安嬷嬷,我们朝夕相处这么多日子,您早已经成为了我们这里最最重要的亲人,我自然还是希望你能跟着我的。若不然,把上了年纪的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肯定会良心不安,放心不下的。”

    “那……好吧!”终于安嬷嬷好像被左沐劝的动摇了,不情不愿回到东厢房开始帮左沐整理行李。

    可是等二人一切打理好,开了房门正欲走时,左沐又愣住了。

    “一日为主,终身为主,奴婢生是王妃的人,死是王妃的鬼,紫烟在此恳求王妃:无论去哪,都请带着奴婢。”紫烟跪在房间门口,生生拦住了左沐的去路。

    “紫烟,您这是做什么?”左沐不可思议的看着紫烟,伸手企图将人扶起来,“我和安嬷嬷本就不属于这里,离开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你是决计不能跟我们一起走的。”。

    “紫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惹得王妃生气,但紫烟愿意补偿,只要王妃愿意带紫烟走,以后王妃让紫烟做什么,紫烟都愿意。”紫烟倔强的跪着不肯起,执意请求道。

    “紫烟你真的不用这样,其实,我也没有真正怨过你!”看着紫烟执著的模样,左沐颇有些哭笑不得,“原本你就不是我的奴婢,至于行事说话,听从你主子的吩咐自然也无可厚非,你的心意我领了,你现在还是赶紧起来,去侍候王爷去吧?”

    “王爷身边有阿离,从来不让女人近前侍候。根本用不着奴婢呀?”紫烟显然没有领会到左沐的意思,睁着迷茫的大眼睛好奇问道。

    “所以呀,这对于你来说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呀,”看紫烟还没有反应过来,左沐耐着性子从旁继续引导道,“你想啊,你长得如此国色天香,趁现在王爷身边还没有女主人,留在他身边不是更好吗?这样时间一长,日久生情,说不定还能混个侧妃什么的当当,以后这一生就衣食无忧。”

    “谢王妃好意,王妃对奴婢的好,奴婢记得了。不过,奴婢从来没想过此事,奴婢也不觉得做一名侧妃有什么好!”

    紫烟说着,自顾自的爬起身,上前就欲夺左沐肩上的包裹,准备帮她拿东西,

    “其实,从奴婢唤主子那天起,紫烟以后的主子就只能是王妃,所以王妃今后去哪儿,奴婢就只能跟着去哪儿。”

    “紫烟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左沐终于掰扯的有些烦了,不明白自己好说歹说了半天,紫烟就会得出这么个结果。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虽然现在口口声声称我是你的主子,但是发自内心的问,你心里真的有把我当主子吗?即便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你还不是以你们家王爷的利益为前。

    我是不会用你的,更不会带你走,你请回吧!”左沐拂开紫烟的手,冷声挑明道,

    “原来竟是这样?”紫烟怔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磕了个头,低声回道,“奴婢明白了!既然王妃不想要奴婢,奴婢自然也绝不勉强。”

    “对呀,这样想就对了嘛!”看紫烟终于想通了,左沐不由得长松一口气,“安嬷嬷我们走吧!”

    “好……好吧!”安嬷嬷在后面嚅嚅应道,小心绕过了紫烟。

    她本就对离开这里不太赞成,此时更是一步三回头。

    可是,接下来回头看到的这一幕,却让安嬷嬷吓了一大跳,七魂都差点掉了六魂。

    “你……你这丫头怎么能这样?好端端的,为什么想不开?”安嬷嬷扑过去,一把握住紫烟的手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