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52人死了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切,出了人命自然有本少爷一个人担着,用不着你们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许阳说着,忽然一脸坏笑的将目光转向左沐,

    “当然,如果你个小白脸愿意跟着爷回府的话,爷就答应不仅救了这书生,还放了玲珑姑娘,如何?”

    “放屁!许阳你少在这痴人说梦!”魏昭然上前一口啐过去,将左沐护在了身后。

    “周……周公子……,您没事吧?您坚持一下,珑儿这就找人救您。”

    玲珑趴在船边向水中的周公子喊完,转身扑通跪到许阳面前,痛哭流涕道,

    “许大少爷求求您,求求您无论如何救救周公子,你要玲珑做什么玲珑都愿意。

    周公子他刚进京不久,真的不是有意冒犯您的。”

    “哟这么快就心疼了,看看这梨花带雨的小模样看着可真让人心疼!只是可惜,本公子今天心情不爽,还就想让他多喝几口湖水,怎么办呢?”

    许阳用一根手指挑起玲珑姑娘的下巴,假惺惺的叹了半天,忽然眼眸一转意有所指道,

    “不过呢,也不是没有办法,刚才爷的条件你也听到了,只要让爷达成心愿,不仅你的周公子无性命之忧,爷也会成人之美,放你继续和他双宿双飞。”

    听到许阳这番说,玲珑初时一愣,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

    一调头直接跪行到左沐,砰砰砰磕起了头,直到额头沁出鲜血,才开口恳求道,“这位公子麻烦你行行好,你就答应许大少爷的条件,救救我们周公子好不好?”

    看着玲珑姑娘一张如花的容颜,因为流下来的鲜血而生生破了相,左沐忽然有些哭笑不得: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亏得她和魏昭然刚才已经在小声商议要怎么救人了,结果这玲珑倒好,竟为了自己和情郎的幸福,不惜把自己卖出去。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你可真敢想啊,为了自己的幸福,竟不惜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

    魏昭然那急性子立即从旁看不下去了,一把将玲珑姑娘推倒在地,怒骂道,

    “滚,滚一边去,别让我们再看到你,那是你的情郎,爱死不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许……许大公子讲,如果这位公子不陪他回府,他就不救周公子呀!”玲珑伏在地上哭泣道。

    “对呀,害你情夫掉湖里的是许阳,你去找原凶要人啊,关我们什么事?”白珊也看不过眼,从旁帮腔道,“真是可笑,自己还没有脱离苦海,倒想着为虎作胀,把别人也拖上水。”

    “就是就是,怎么可以有人这般自私自利,为了自己不惜戕害别人……”

    一时间,左沐这边的人将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玲珑身上,无不充满了谴责和厌恶,全不见了当初的怜悯之心。

    大概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么倾国倾城的一个美人,竟有着如此和外貌不相符的一颗心吧。

    “不……不好了!大……大少爷快看,周公子不见了。”

    直到许阳身边的小厮一声喊,众人才如梦初醒,方想起湖水里还有一个人等着救援。

    可是定睛一看,平静的湖面波澜不惊,连个涟漪都没有,哪还有那书生的影子。

    “大……大少爷,怎么办?人不会这么快就淹死了吧?咱们要不要派人下去找找啊?”小厮从旁轻声建议道。

    “切,一个书生而已,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找的。”许阳轻嗤一声,懒得在理外面一干人,转身朝着船舱走去。

    “可是万一那书生家人寻来怎么办?”小厮跟在后面,仍不大放心的嘀咕道。

    “糊涂!不就是赔几两银子的事吗?”许阳不耐的回头斥责道,“什么时候,我们卫国公府连这点银子都掏不起了,打道回府!”

    随着许阳轻描淡写命令完,大船在左沐的注视下,扬长而去。

    看着众人的模样,尤其是那些家仆们的冷漠表情,左沐忽然格外心凉。

    原来这就是她现在所处的社会,充满残酷毫不人性。

    前世从小到大,她听到祖父最多的教诲,就是人命关天,在人的性命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在这里呢,处处都是等级,有钱人、富贵人家的命是命,而穷苦老百性的命,在世俗人的眼里,顶多也就是值几两银子冷冰冰的银子而已。

    尽管后来,在左沐的强烈要求下,白家的人下水也找了半天,但是那周畔活像在湖水里蒸发了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好端端死了一个人,许阳是罪不可恕,可左沐心里又何尝不充满愧疚,愧不该当时只顾埋怨玲珑,没有先救人。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没了,他也是亲娘生,爹娘养的人啊。

    相当初,刚入医行时,每次因为有人抢救无效去世,她都要在心里难过上几天。

    但是这一次,她比以往哪次都更难过。

    “大哥,别伤心了,只是一个书生而已。别说我们现在的身份不方便告知官府,就是去了,以卫国公的家世,官府的人也不会拿许阳怎么样的。”

    “是呀,那书生还和烟花女子不清不楚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公子。”

    “就是就是,那玲珑姑娘还想着牺牲你去救他,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看那书生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人,死了就死了吧。”

    回去的时候,白珊和魏昭然看左沐一脸内疚,一路上都在轻声开解。

    可她们越劝,左沐心越凉:好吧,看来真是自己幼稚了。

    从小在这里长大,这些等级观念已经深深植根于她们的灵魂,根深蒂固,无法改变。

    真是一个冷冰冰的华丽的大牢宠啊!

    看着周围的一切,左沐内心忽然感到深深的厌恶,她觉得自己那自由的灵魂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

    终于又坐了半天马车,浑浑噩噩的左沐,拖着疲惫的身体再回到康王府时,已然到了掌灯时分。

    紫烟手里提着水壶,正忙活着浇窗台上仅剩的那两小盆花,见到左沐进门,连忙欣喜的迎了上来,“王妃您终于回来了,王爷还等着您用晚膳呢,静月湖的荷花怎么样,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