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51美人之争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玲珑姑娘羞的满脸通红,想挣又挣不开,只得回头冲着那书生凄凄哀哀求助,“周公子……”

    “你……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这种英雄救美的时刻,周公子一听自是热血沸腾,连忙冲上前,一把扯住许阳的衣襟,就欲从其手里夺人,“你……你这个登徒子,快放开我的珑儿!”

    可是,一身书生气、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哪里会是许阳的对手。

    只见他用了毕生的气力,许阳也没有被他扯动半分。

    “百无一用的死书生,滚一边去。”许阳被纠缠烦了,一声咒骂,抬脚踹过去。

    伴着扑通一声巨响,周公子轻轻松松飞出去老远,结结实实给摔了个狗吃屎。

    “竟然想和本公子抢人,我看你是活腻了!还珑儿……,你倒是好意思开口,珑儿是你这种下贱之人喊的吗?”

    许阳冷着脸骂完,不由分说一把将玲珑姑娘拉上了自己的船。

    那几个背后有主的刺头,爷不该惹。难道连你个书生,也要欺负到爷的头上吗?许阳咬了咬牙在心中恨恨想道。

    今天这个面子,他是无论如何必须挣回来。这玲珑姑娘是想跟着他走,还是不想跟着他走,这会都必须跟他走。

    “周公子,您别管玲珑,赶紧回去吧,您刚刚落了水,身子要紧!玲珑没事的!”玲珑见周公子摔的半天爬不起来,不仅没再呼救,反倒改口安慰起了人。

    也许她这会也终于认清了现实,意识到周公子这等书生,与许阳较劲,无异于以卵击石。

    “不行,珑儿我不能丢下你。我周畔这辈子不能没有你。”周公子费力爬起身,咬紧牙关,一脸坚决的朝许阳冲去,“你个纨绔子弟,我给你拼了!”

    “嗬,好一对苦命鸳鸯,演的这叫一个伉俪情深啊,小婊子你也是挺会玩哈,前几日还在和爷恩爱情深呢,这么快就又找了一个新姘头。不过,本公子今天偏要拆个试试,看看是你们的情深,还是我的拳头硬……”

    许阳戏谑骂完,一把揪住书生头发,抬脚又要继续踹去,却听忽然一声厉喝传来。

    “许阳,你想干什么?是不是腿又痒了?”见许阳这般肆无忌惮,魏昭阳忍不住出声啧问道。

    “魏昭然,你不要以为爷让着你,就能在爷头上屙屎撒尿了?”许阳这时也有些怒了,一将把男子推倒在上,指着玲珑姑娘反问道,“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哈,什么事你想着插一杠子!你可看清楚了,她可是一烟花女子。”

    “烟……烟花女子怎么了?”

    毕竟是个姑娘家,魏昭然说起烟花女子来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本姑娘就是见不得你作恶,就是要管怎么了?玲珑姑娘明明和这位周公子情投意合,你为何非要拆散人家?”

    “嗬,我拆散人家,这可真是本公子这些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他们要是真的情比金坚,是我能拆散的吗?看来你个小丫头片子是真的不懂什么叫见钱眼开的婊子啊?”

    许阳一脸坏笑,一把将玲珑姑娘推到了魏昭然面前,

    “你自己给她们说说,这段时间,只要别人砸的银子多,你少陪人睡了吗?恐怕只那宁国公府的白启,听说你夜夜笙歌,陪的至少也有小半个月吧?”

    “你少胡说,这事和我堂兄有什么关系?”白珊一听又扯到了自家堂兄连忙相护道。

    “你堂兄?就那白启?你还真把他当成个什么好玩意啊?”

    提起白启,许阳一脸的屑嘲讽道,

    “麻烦你出去打听打听,满定城的谁不知道,前些日子他一掷千金在这婊子身上花多少银子?对了,还有你们乘的这画舫,难道不是他为这贱人特意打造的?

    可笑的是,你俩现在一个个却装模作样,口口声声指责我拆散他们。

    殊不知,其实真正拆散他们的,是白花花的银子吧?”

    “你……你……”白珊被问的张口结舌,半天才理不直气不壮的道,“乌鸦落在猪身上,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对呀,本公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本公子敢光明正大的承认不是,不像你那堂兄即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许阳正说的一脸得意,不料那书生冷不丁怕起来,一把将许阳推了出去,扯过玲珑姑娘护在了怀里,

    “你滚开,我不允许你这般污辱珑儿,珑儿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哈哈哈,好一个迂腐的书生,可真是会自欺欺人。”许阳怒气反笑,“还她不是这样的人,你就问她背上那个粉红的胎记,这定城的公子哥有多少人没见过。”

    “就……就算有,那也是以前的事,”周公子眼眸闪了闪,但仍坚定的道,“自从我们认识后,珑儿说她心里眼里只有我,为了我她根本没有再接待过别的人。”

    “没接待过?”许阳扯过玲珑,一把撕开她肩膀上的薄纱,“你自己睁开狗眼看看,这个印记是不是我前天才给她咬的。”

    “好呀,玲珑刚给我哭着说过,两天前有人威胁她,想要强占她的身子,原来竟是你这登徒子!”书生一见那牙印,彻底急了眼,捡起脚边一根棍子,就欲往许阳头上砸,“老子今天给你拼了,让你还敢欺辱我的珑儿。”

    “既然你自己非要找死,那本公子就成全你。”

    许阳一闪躲开书生的棍子,从后面一脚直接将书生给踹进了湖里。

    “救……救命!我……我……不……”

    左沐放眼望去见那周公子在水里胡乱折腾,显然一副不会水的模样,连忙吩咐旁边的船夫,“你们几个快点下去,先把人救上来再说。”

    “给我拦住他们。人是本少爷踹下去的,我看他们谁敢救!”许阳站在船头趾高气昂命令道。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立即过来几个壮汉,拦住了左沐这边的人。

    “许阳,你也不要得理不饶人,出了人命对你可没什么好!”左沐冷眼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