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046风流堂兄
作者:楼楠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哦,快说说看,你那堂兄又做什么不着调的事,惹得你祖父竟动了家法?”魏照然一脸兴致追问道。

    “原因说出来我都有点不好意思。”白珊提起那位堂兄,一脸的嫌弃,“不过,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这事早就传的半个定城都晓得了。

    我问你们,最近可有听说定城出现了位貌美如仙的玲珑姑娘?”

    “你说的是天香阁的那位新出名的头牌吧?”魏昭然略一思索,了然道,“当然知道,那位现在可是定城的风云人物,风头盛的很,是定城里各大家少爷争相吹捧的对象,传得是神乎其神。

    听说,让她谈一首曲子至少要花一千两银子,人还不一定谈呢,一般人谋其一面简直比上面还难。”

    “谁说不是呢,我堂兄就是去天香阁听了两回曲,就疯狂迷上了这位玲珑姑娘。后来不知道从哪听说这位玲珑姑娘喜爱荷花,就火急火燎的花重金布置了这艘画舫,只想着能博美人一笑。谁知,他兴冲冲赶去,结果人玲珑姑娘染了风寒,身体不适,这段时间概不见客。”

    “那结果呢?”

    “结果还能怎样?”白珊摊了摊手,无语道,“堂兄芳心没觅到,事情传到祖父耳朵里,还遭了顿打呗!”

    “这么说,你堂兄这打可真是白挨了。以你祖父的性子下手肯定特狠吧?”想起宁国公的为人,魏昭然都忍不住同情道。

    “肯定的呀,这不都十多天过去了,我堂兄现在还在房里趴着,下不得床呢。”

    “后来呢?这画舫怎么你堂兄没坐上,反倒成全了我们三人?”左沐从旁听得来了兴致,好奇追问道。

    “这事说起来,大哥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我堂兄这人,虽然女色上不靠谱,但是对我们这些弟妹倒是一贯疼爱的紧。”

    白珊颇有几分小得意的说道,“这不,前几日昭然嚷着要游湖,我一想我长这么大还没有正正经经游过静月湖了,再说这画舫闲着也是闲着,何不为我们一用。

    所以我就带了些好吃好喝的,到我堂兄那一通花言巧语、软磨硬泡,结果他就爽快同意将画舫借我们玩上一天。”

    “嗯,这倒符合白启大哥的性格,”听到这里魏昭然也不住点头认同道,“除了女色这点,他人还是挺仗义的。有次我二哥手头紧,张嘴给他借银子,他手一挥就是好几千两,眼都不眨一下……”

    “白启?你堂兄竟是白启?”听到白启这个名字,左沐忍不住失声问道。

    难道白珊口中不靠谱的风流堂兄,就是那位经常在司马铖身边出现的白启?

    虽说此人看着确实有些不着调,但是要像白珊说的那样为了烟花女子一掷千金?

    左沐觉得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相信,无法将他与二人口中的风流公子重合在一起。

    该不会二人只是巧合,重名而已吧?最后左沐在心中默默否认道。

    不过很快,左沐的想法就被白珊果断否决了。

    “对呀,我堂兄确实就是白启啊!”白珊不可思议的问道,“大哥,你来定城只这么点时间,难道也认识我堂兄?”

    估计在白珊的印象中,堂兄风流成性,只去些风月场所,而左沐自从嫁到康王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二人自然没有交集。

    看来这白启每次出入康王府,是隐讳的,并不被世人所知!左沐脑子转了一圈,默默下了结论。

    “珊……三弟你是不是傻?”魏昭然看白珊一脸迷茫,兴奋的从旁提醒道,“瞅瞅你这记性,白启大哥小时候是康王爷的陪读,康王爷成亲的大喜之日,你堂兄肯定有去道贺呀。”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呢。”白珊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大哥肯定是在婚礼上见过堂兄的呗?”

    “没有,我也只是在昭然郡主及笄礼上,听人说起,见过一眼而已。”左沐轻声解释道。

    左沐说完,魏昭然和白珊忽然意识到,她们两人好像犯了大忌。

    因为左沐在婚礼被拒之门外,场面极为尴尬,这是世人皆知的。

    要不是魏晖然,她可能当天晚上连大门都进不去。

    作为好朋友,她们两个怎么可以揭自己人的短,往伤口上撒盐呢。两丫头一时懊恼着,均不敢再轻易开口。

    一时间,画舫里倒难得安静起来。

    左沐知道有些事越解释越乱,多说无益,所以她也不再出声,心里努力憋着笑,看两姑娘悔的小脸通红,只差悔出内伤来。

    “哎呀,珊……三弟,你看那几支荷花好漂亮,我们去把他们摘过来送给大哥可好?”默了半晌,魏昭然率先打破沉默,指着远处几支荷花喊道。

    白珊一看有台阶下了,自是毫不犹豫应道,“好好好,我们去船尾摘,那里好像离的近,大哥你且等着,弟弟们这就去给你摘……”

    两人叽叽喳喳跑远了,船舱里复又恢复了安静。

    忽然一阵清风扑面,送来了阵阵花香,看着周围碧波荡漾,左沐好心情的端着茶碗,一个人溜到船头欣赏起了美景。

    说实话,左沐是真没看出来这里的荷景哪里迷人,荷花虽然不少,但绿馊馊的一片,和前世赏到的荷塘美景简直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荷花不怎么样,随着湖面上游人越来越多,形形色色、造型各异的画舫,倒是出乎意料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比如不远处慢慢驶来的一艘画舫,就布置的格外边致。

    只见画舫周围挂满淡紫色的纱,微风吹来轻纱缥缈,远远看上去,竟有几分海上仙舟的味道。

    隐隐约约,左沐听到画舫里好像有优扬的琴气,间或还伴着男子深情的颂诗声。

    开花浊水中,

    抱性一何洁!

    朱槛月明中,

    清香为谁发……

    是苏辙的菌萏轩?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左沐透过缥缈的紫纱,看到精致小巧的画舫中央,有一紫衣女子正在拂琴,而蓝衣公子则从旁深情凝望着她。

    “咳咳咳……”画舫行至左沐面前时,伴着一阵轻咳,琴声嘎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