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的冤家〕〔田园妆娘〕〔绝代名师〕〔逆成长巨星〕〔农女不替嫁〕〔我的属性右手〕〔农门悍妻要休夫〕〔哥哥万万岁〕〔我的专属梦境游戏〕〔家有庶夫套路深〕〔黑铁皇冠〕〔大唐第一少〕〔寒门贵子〕〔谍海王牌〕〔我是一个原始人〕〔狩魔领主〕〔弃子如龙〕〔别歌帝后〕〔你是我的言情小说〕〔苏陶陶穿唐记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半扇孤阙歌 049、破势
    .. ,半扇孤阙歌

    “虐杀你,我好像更快乐。”

    ……

    丽音轻淼,不足旁人听见,堪堪只能让对面站着的王峥鸣自己听进一字不漏的分明。从一开始有些愣怔到后来闻后勃然大怒,时息比墓幺幺算计的还长了几个呼吸。

    旁人不知他们二人之间到底言语了什么,只是清晰见得王峥鸣脖颈额前青筋暴起,亢金高声一片,十连环已瞬崩开成十个独立的椭圆形环刃,围绕着他的四周悬停转动成一片白華交替的光圈。

    “口气不小,本是尊着长公主的意愿不想太难看,还打算给你留个全尸!如今,我看也没那个必要了!”他话音刚落,十连环其中高于他头颅半丈的四个光环,率先飞了出去,以一种极为罕见也极为诡异的线路,错综交叠着攻向了墓幺幺。

    而此时的墓幺幺,仍在玩着手里的竹筷,一动不动。

    ……

    “果不过是一介凡子莽夫尔尔,先前在青藤试里靠着一时的运气便狂妄滔天,如今,全凭真功夫了便吓傻了只想着死的痛快吧?聊笑尔矣,王,您多虑了——”说话的这人捏着一撇长须,细长的眼睛里蔑视地透过符旗看着里面的争斗。而他身侧的一些天狐族人,显然也是很认同他的观点的,纷纷跟着附和起来。贲临他们的临仙门内,也有不少人正持同样的观点议论着。莫说是他们,整个青藤宴上,轻描淡写地偶尔瞥着那场里一眼,便觉得无趣不愿再看的,实在太多人。觥筹交错,歌舞生平,一切如常。

    ……

    叮。

    叮。

    叮叮。

    四声清脆的响声,亢节乔弋,起调是青涩微显阻滞,后续滑平关关,好似筝音滑珠一串叠响,收尾都是利落无抑的。

    有人端起的酒杯放在唇边停住了,亦有刚才还大声笑骂的酗酒客瞬间清明,而完全不在乎这场比赛的所有人——都有一瞬间的恍惚。

    直到身边有人同样问了一个问题,他们好似才幡然醒悟,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因为醉酒而有的酩酊幻觉,而是真实的画面——“十连环这是……自己掉地上了?”

    楚相也是一愣,虽然他一直盯着场内发生的一切,但是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他稍微带着惊愕的语气像是自问也是像是自答:“她……把十连环给破了?只是起手第一势就给破了?用的是根筷子??这可是王峥鸣……上届的青藤十子啊,三斩院未来的长老大梁……”

    他的夫人也是惊道:“夫君你可看得清楚?她是给破了?而不是这个蠢头蠢脑的愣头自己把法器给掉了???”

    “……我倒是宁愿相信是王峥鸣自己给弄掉的……这样,还容易接受一点。”楚相苦笑。

    ……

    一直病恹恹的羊叔于此刻第一次睁全了眼睛,昏暗的眸光因震惊而闪烁着夺目的光泽。只不过那光华只闪了片息便再次黯淡下去,随即就深深地看向了临仙门的位置。

    整个青藤宴上因为这四声圆刃的落地,变得鸦雀无声,好似一瞬间连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每个人都紧紧地盯着场内,看着那个随意盘玩着竹筷的少女。她此刻正皱了眉,看着手里已经裂成数段的竹筷,叹了口气,附而抬起头看向僵立在原地一动也没再动的的王峥鸣说道:“不好意思,你能快点吗,我赶时间。”

    “……”

    王峥鸣于时脑子里一片嗡鸣,他的脑子好似陈年的浆糊粘腻的僵死在了一起,完全无法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起手四环出,三斩院的独门武器十连环绝笈猿啸卷,起手第一势“予冠”。猿啸卷算是三斩院内比较刁钻偏门的一门秘笈,对修炼者要求高且修炼难度大,但是一旦练成,攻击法门繁复且攻击强度高,破坏力是最高的。但是——就是让他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这门绝学地第一势,竟,被,破,了。

    被破了。

    其实也罢了,只是,为何他真的是无比清晰万分清楚地看见自己刁钻完美的攻势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只需坚持一个呼吸,就可以看见她被四分五裂的尸体。

    然而,尸体没有,有的只是好似用锥子一笔一笔刻在他眼睛里一样的画面——她抬手,出筷,一环落,飞出,撞上另外一环。又一筷,又下一环。最后双筷轻点,那两个已经距她脖颈不到一指的锋利环刃停滞,落下。

    没有任何多余的一个动作。

    他的武器好似一盘脆藕,她就是那么简单地拿筷朵颐,简单,不,不是简单,是轻而易举。

    想他曾六十岁不到就入三化后期。

    具名三斩院灵子。

    被冠以天才,家族荣耀。

    青藤十子。

    天之骄子。

    可如今——被一个没有任何化力的凡人,用一只竹筷,抬手数下,于第一势破了自己苦修百年的绝技。

    荒唐?怎是荒唐可言???这哪里还有什么逻辑和正常?

    在那瞬间,王峥鸣的视线里再也容不下其他,就看见对面的少女,眼角粉色的桃花妆,忽然好似复活了一般,变成了一条红色的毒蛇,高昂着布满可怕鳞片的头颅,朝自己凶猛地吐着毒信。曾面对死亡都不曾恐惧动摇过的心,忽然裂开了一个口子。

    他朝后退了一步。

    ……这时,天狐族内。那个赠予墓幺幺竹筷的男人,竟是轻笑出声,未了,又摇头叹气道:“哎,去给三斩院贡资的灵石翻倍吧,再加上三件法器,堵上公魀的嘴。”

    “王峥鸣这就废了?”楚相夫人很是疑惑,“这才还没打呢。”她吐出一颗果仁来,有些不够瘾。

    楚相并没有说话,表情有些肃穆。

    王峥鸣动了——虽然他脑子里现在已经是一片空白,已分不出自己是恐惧,还是狂怒,甚至是绝望。

    “你个小小凡人!!竟敢!竟敢!再三羞辱于我!!我要撕碎了你!!”

    他召起落在地上的四个环刃,加之身前所余的六个环刃,疯狂地注入化力。土黄色的化力和白色的刀刃,在整个地面上拔地起了十个巨大的龙卷,好似十条泥龙,狰狞着露出獠牙,掀起了狂风巨浪,以撕碎碾压面前的这个小小凡人为目的而疯狂起来。

    墓幺幺轻薄的裙摆随风展开,似被狂风肆虐凌卷过的残花,她的发髻被吹散开来,长发散在了腰间。她抬手将发敛在耳后,不得已腾出手来去将长发扎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有些认命地叹惋:“凡人也有烦心事呀,头发好难扎。”

    可不等她说完。

    十条龙卷风已狂奔至她面前,将她团团包围起来,于一瞬间将她单薄地身影给吞没殆尽。

    “这下,是死透了吧。”有人说,被那种化力所淹没的凡人——菩萨下凡也救不下来。

    ……

    风,骤然停了。

    狂猛的龙,猛然碎裂成片。

    正中间一片光华雾散,一个身影跪在地上,一个身影站在其后。

    代发章节。

    还在找”半扇孤阙歌”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不努力的我,只能〕〔九星毒奶〕〔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重生神医娇妻:老〕〔我师傅是四目道长〕〔阴阳捉鬼家〕〔炼气五千年〕〔天秀从绝地求生开〕〔我有一座恐怖屋〕〔生活系神豪〕〔都市之娱乐圈太子〕〔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