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绝品仙医〕〔随身空间:神医小〕〔盖世邪君〕〔绝世毒尊〕〔天才酷宝:总裁宠〕〔上门女婿〕〔位面之狩猎万界〕〔药满田园:刁蛮妻〕〔系统的超级宗门〕〔重生之胆大包天〕〔婚久必合:三少宠〕〔花式宠妻:傲娇总〕〔野性为王〕〔无敌养鲲系统〕〔美漫世界的克拉克〕〔邪骨阴阳〕〔天神学院〕〔拜师九叔〕〔公主的甜蜜草莓之〕〔重生后正派大佬盯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半扇孤阙歌 005、吾之姓,随墓为鬼
    .. ,半扇孤阙歌

    幽幽燃着的灯火,比鬼火还阴冷。借着不昏不明的光,牧画扇扶着床,掀开被子走了下来。房间异常的巨大,几如宫殿。久煌海的垔风从四面高耸的石柱里穿行而过,将她的呼吸和脚步声摩挲地异常喑哑。

    她赤脚站在面前一扇巨大的铜镜面前,平静地看着冰冷的镜面里反射着另外一张陌生的脸:半边云丝,垂落在一双迷蒙的睡凤眼旁,遮去了一小半脸角。眸色浅浅竟隐然是墨绿的瞳色,眼波流转开来,似湖波之上袅袅汀烟。藕鼻尖尖,掠着泠泠的度。她抿了下唇,想祛除血红口脂。然轻启闭合,却发现唇色本就如此。自眼角而下,一条血红的花藤图腾,蛇一样绵延到她的颊边。随着她微笑,皱眉,那蛇纹好像活了一样,吐着鲜红的血信,妖艳的红纹,灼目的墨绿。剧烈的颜色反差,愈加映衬她脸上的肌肤萦绕着一层白玉一样的清辉。

    这就是我啊。

    镜子里的那个她,笑得孤冷。

    牧画扇伸出手放在镜子上,把镜面上自己呼吸哈出来的雾气擦出来一片光静。身体上,一身伤疤。她用手轻轻划过那些伤,一道一道,像是在回忆自己惨烈的人生。其中,一道新伤横亘于肚腹间,伤口的边缘齐整干净,不带丝毫迟疑的边角刺伤。只从那道穿腹而过的剑伤就可以看出那是把如何锋利的的剑,使剑的人又有着如何决然冷静的意志。她撩起长发,转过身侧着脸看自己的后背,更是惨不忍睹。一道自颈入腰的长疤亘于脊背中间,新疤贴着旧伤,一层又一层。有的疤已经褪去了外皮,露出了新粉的皮色。而有的,刚刚结了褐色的痂,层层叠叠盘踞如枯老树皮。

    忽然想起很久以前怀瑾问她,你受伤就不会疼吗?那时她风轻云淡笑的连自己都看的出虚伪。“真的不疼。”现下,她言辞恳切,眉目诚挚,只不过,无人再问。明明在愈合的伤口,每一道都像是一个人残忍的嘲笑,每分每秒都在撕扯着她死灰一样的心肠。

    “恭喜你挺了过来。”一阵冷风吹来一句媚苏入骨的声音。

    牧画扇看着镜子里由远及近的影子,面无表情。“你究竟是谁。”

    “髅笑笑。”

    听到这个名字,牧画扇挑眉凝神,表情终于有了变化。“是你?”

    笼于一身乌袍的男人走到她身边,给赤身站着的她披上了件衣服。“你是在疑惑当时明明杀了我,还是在疑惑居然是我去救你?”

    牧画扇没说话,慢慢穿起了衣服。

    沉默显然不是髅笑笑的作风,他摘下了兜帽,伸了个懒腰躺在了床/上。此时的男人,斜倚床畔,身段容姿犹丹玫旖旎,精致的乌袍金丝绿鞋好比四月天里的夭夭桃李,愈衬的他卓白的肤色灼灼的辉光。远远观着,悦泽如九里春/色,真比近了,一股阴冷馨香迎面扑如秋霜。他眼上横束着一个繁复花纹似玉似金的眼罩,穿进他一席如墨黑发之间,盈盈笼着一股琉络垂坠而下,看不见眼瞳,依旧流盼生姿媚,惹人想着下面会有怎样一双魅人惑心的眸。他轻含了一抹笑,唇畔染着霞彩:“你当时杀的是我的尸儡啦,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我当时不过是不想和你打而已。至于为什么救你,你倒是想多了,我只是想去收一具尊者的尸体炼尸儡而已。”

    “你不怕我是阳煞?”牧画扇穿好了衣服,回过身来看他。

    又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就是冲着你是阳煞我才去的好吧?一具阳煞尊者的尸儡啊,想想都无敌的感觉。”

    “杀我之人乃我最亲之人,救我之人,竟是我曾要杀的大恶之敌,世事真是荒唐。”牧画扇伸出手在眼前晃了晃,捏紧,从未有过的虚乏之力,好似灵魂都已破碎的空虚充满了这具渐渐衰败的身体。“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髅笑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像一只猫趴在了床边仰头看着她的侧脸。“不死不活,不人不鬼。用我唯一一具女尸儡的脸换掉你那张被毁的不能看的脸,又挖了四十多具尸儡才给你凑出来的根骨~我的尸儡,哪一个生前不是举世闻名的大宗师~这样的根骨,戳破了天去都难找到第二副~哎呀真是让你捡了个大便宜!要不是太疼,我都瞅着眼馋的很~”

    “这么说来,我还能修行?”

    “天啦……你还真是个傻狍子竟然当真了~”髅笑笑笑出了声,“你根骨全被挖了出来,残余在经脉里的化力只够维持不死罢了。你身体里被拼接出来的根骨,说白了就是一个拼接出来的木偶而已。什么时候你的化力用尽,你的寿命也就到头了。修行?哈哈你快别逗我了。”

    牧画扇愣了一下,随即失笑。原来,这就是髅笑笑说的不人不鬼不生不死的活着啊。

    “可是……”她抬起手指随心一动,指尖跳跃起了几个电花,“我的雷魄怎么还在?”

    “你的雷魄是还在,可是,那只是被你残余的化力给压抑住了而已。什么时候,你的化力没了,雷魄就会归天,你也就完蛋了。”

    “没有办法活久一点?”

    “没有。”髅笑笑干脆的回答。满意地看到牧画扇的双眼明显黯淡下来,他才恶意地说,“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消息。但是首先,你得回答我个问题。不然,我不但不会告诉你,而且会把根骨收回来,让你死在久煌海。”

    “什么问题。”

    髅笑笑抬起头,苏媚的脸上第一次凝着她可感可知的煞气和冷意。“你活下来,为了什么。”

    牧画扇沉默了。

    良久,她说:“世人皆言我是阳煞,还为我立碑修传称我为万恶之首。既如此,我何不如其所祈愿成人之美?他们渴求的毁灭,我必定将我身之所受,尽数赐予。”

    听到这句话,髅笑笑从床/上走了下来,抬起她的脸,直直望进她的眼睛,好像要看穿她的全部。

    多年前,他被人追杀,然一群人只敢追,无人敢来阻他。可忽有一少女于梅边,提扇拦住了他。她身形瘦小,站的笔直,打扇垂手,一声喝他:“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逃!”他几乎连正眼都懒得看她一眼,结果得来的是阵雷滚滚落在身前,差点把命交代那片梅林之间。那时他才看清雷光之间,少女杏眼弯弯,眼瞳里明明亮亮,睫毛有些长,眨眼的时候还有点可怜兮兮的模样。然在群人之间,她不带一丝犹豫坚定的眼波,澄澈似九天之光露。之时,他承认,在梅瓣隐隐间那双澄澈的双眼里,他见到了这世间最纯粹,最明净的心魂。如今,他清楚的看见,在那双枯萎的眼睛里,那个曾让自己心神都为之惶惶的灵魂,已干涸成一片荒凉的死海。

    他很享受牧画扇这样的表情,嘴角都要溢出满满的温暖。

    “牧画扇,你可知久煌海就是一座坟?”

    “不知。”

    “千年前,这里本是一片美丽的海,海上有一座绝美的王宫,在这宫里,住着一个叫久煌的大尊。有一天,巫族入侵,久煌在这里独自拦住了巫族大军和他们同归于尽。”髅笑笑停顿了一下,半低下头,手指圈了一圈牧画扇的发在手指尖缠绕,“呵呵。可谁能知道上久煌本不该死?他呀,当初要是听人劝,老老实实当个大魔头逍遥自在,别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去管这些闲事的话,怎么会窝囊的死在自己最亲密的持笔童子手里?”他轻轻摇着头,似乎真心叹惋。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牧画扇有些不耐。

    “举个例子呗~以历史警告你不要再妄想去当什么救世主。你要掂量清楚,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人好嘛?正邪自古不两立,做坏人,也要有坏人的操守呀。如你心里还有哪怕一丝犹豫,一丝不甘心,还想当那个牧画扇,那我自然要把你碎尸万段咯。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我救得是阳煞,不是牧画扇。不过,”他伸出手,手指轻轻抬起牧画扇的下颌,褪去了媚骨不恭,髅笑笑的声音低沉而喑哑。“牧画扇,若你肯为阳煞,那我必让你毁了这人间。能辅佐传说中毁天灭地的大魔头,可是作为一个坏人的最高理想。”

    “你太抬举我了。”牧画扇避开他的手指,话语间带着讽刺,“你自己也说了,我想修行简直是痴人说梦。凭这样的我,何德何能能毁了这人间?更何况,毁了之后,又能如何?”

    髅笑笑避开了她第一个问题,收起了刚才的慵懒,话尾里拖着阴戾:“之后,便是盛世。便是我和久煌,和你牧画扇,心中的盛世繁华。”

    “。。。。。”牧画扇不语,猜不透他善变表情之下,那句为真,哪句为假。

    髅笑笑松开了手,朝后退了一步,又柔声笑了出来,“你啊,毕生都为世人所困,还是个除了修炼之外什么都不会的武痴。你曾修行为尊,无人敢敌,结果还不是一样让人给下了个大套?啧啧。”他又端详起她的反应,见她一脸死人相,笑意更深,“我有时候挺佩服你们这些所谓的好人和英雄的,只凭什么侠肝义胆就敢仗剑走江湖,都不想想出门要不要带脑子。不过呢,也得亏了你们这傻鹌鹑模样,这些年,让我杀了不少这样货色。”冷清的房间里,他末尾的话音,更是阴恻恻的。

    牧画扇被他一席话堵的心塞,自是更加不言语了。

    见她嘴巴抿的成了一条线,髅笑笑风情万种的捏了一个兰花指点了她额头:“所以说阳煞这个目标对你来说太过远大,我们先从基础的来,先学学怎么当一个坏人,如何?”

    “你教我?”牧画扇反问了一句。

    髅笑笑头摇的异常利落:“想都不要想。”

    “…….”

    “不过,我替你找好老师了。”

    “谁?”牧画扇很是疑惑。

    “一个你的故人,当坏人这种事情,他要是不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二了。”髅笑笑轻抬下颌,嘴角向上斜挑了一个玩味的弧度,“嗯……不过就是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什么?”

    “你当年差点杀了他。”

    牧画扇终于想起来髅笑笑说的是谁了,哑然半天,问了句:“他能帮我?”

    “来,我先免费送你一课:当坏人,是没有底线和原则的。前提是,你给的鱼饵够不够香,够不够他为你降低那条底线。”

    “那谁是排第一的坏人?”

    “说你们这些人都是傻鹌鹑你还不信,你脑子呢?还用问吗,当然是我髅笑笑。”

    数月后。

    牧画扇坐在这座残宫的穹顶上,望着一如归雁宗一样明亮的安静的月。

    “牧画扇,明日你便可以离开久煌海了。”随着瑟瑟冷风而来的,是髅笑笑。他站在她身后,一袭乌衣在满目白沙间吹成了一片黑蝶。

    她侧过脸,凤眼迷离,莹莹闪着水波。“不论如何,谢谢你做的一切。牧画扇死了,石像还跪在归雁城那呢。我啊,叫墓幺幺。”

    “何意?”

    “算上这次,我已经两次被人从死人堆里给挖出来了。呵……怕吾父吾母就是这坟这墓吧,既如此,我便随了这墓姓当一个孤魂野鬼也罢。”

    “好像有些道理,可是——一点都不响亮。你要记得,你以后的名字是要达到小儿闻者止啼,夜户闻之闭门的效果的~我还是喜欢我给你起的那个名字,霸天!恩,你还是叫墓霸天吧~这名字多霸道,一听,就是枭雄级的反派!”

    “…………….”

    “哦对了还有件小事儿。我要闭关了,不长,也就五年。”髅笑笑挥了挥手,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希望再见之时,你已是一个有名的女魔头咯~”

    -----

    求月票,求推荐票,各种求么么哒~~

    还在找”半扇孤阙歌”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不努力的我,只能〕〔九星毒奶〕〔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重生神医娇妻:老〕〔我师傅是四目道长〕〔阴阳捉鬼家〕〔炼气五千年〕〔天秀从绝地求生开〕〔我有一座恐怖屋〕〔生活系神豪〕〔都市之娱乐圈太子〕〔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