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塔纳托斯之印〕〔影武林〕〔世界末的镇魂歌〕〔为师有个新任务〕〔灾变浩劫〕〔左少的麻辣娇妻〕〔妖孽兵王在都市〕〔重生异界当帝王〕〔仙墓〕〔娱乐超级奶爸〕〔重生之极道仙帝〕〔都市极品医圣〕〔惊世第一妃:魔帝〕〔金鳞〕〔不可思议的奇幻之〕〔空间之仙路逍遥〕〔婚从天降:靳少的〕〔炮灰女的另类修仙〕〔联盟之佣兵系统〕〔梅琳传奇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半扇孤阙歌 003、吾之魂,死于世人(一)
    .. ,半扇孤阙歌

    穹夜迟暮,朽败的身体上满是不见星辰的褶皱。

    于空七轮惊漆的月,红的妖娆。一光一刀,割开了夜色,流着凄戾的血。枯枝,断崖,残垣,这个千万年来不曾生长出活物的地方,是神遗忘的老旧坟茔。

    这里,于旻国边界十里开外,名久煌海。

    久煌海不是海,而是一片万古荒原。古远时,这里曾是一片海。如今,这里只有茫茫无际地白沙,谁也不知道下面究竟埋葬了多少尸体。没有人敢轻易来这里,更无人敢深入其中,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久煌海里究竟存在的是什么。

    此时,一个将官站在久煌海的界碑前犹豫了一会,咬了咬牙,把马上的麻袋扛在了身上,决然地走了进去。他,就是当时在景儿身边的那个将官——姜朔。

    沙尘四起,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可怕气息,压抑地他步履维艰,每走一步都好像把呼吸给掏空。直到走到一处沙坡之上,他才把麻袋给放下,打开,露出里面浑身是血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已生死不知的牧画扇。

    “干的不错,姜将军,谢谢你了~拿着这块玉,回去和你妻儿团聚吧。”

    这个时候,沙坡旁边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人,他身笼于乌袍,头覆着兜帽看不清眉眼,着一双着精致的金丝绿绣鞋不紧不慢的朝他们身边走来。分外清凉的声音由远及近的袭来,邪门的带着一阵刺骨的冷风,使得姜朔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伸出了手,如木偶般呆呆地接过了一块红玉。

    姜朔明白自己被那人给控制了:“希望你能保守承诺放我妻儿回家。”那人并没有理他,而是将地上的牧画扇打横抱起,转身就走。

    “就算是阳煞,扇尊她也是个英雄。她不该落得这般景地,如果可能的话,”一脸刚毅的姜朔顿了一下,有些不甘心地说道,“求你救救她。”

    “呵呵,你看我像会起死回生的神?”留给姜朔的,是那个人一声嗤笑。

    -----------------*------------------*---------------------

    四周一片虚无的黑,无边无际。

    我死了啊。

    牧画扇觉得,自己现在是一小片灰尘,轻轻地漂浮在这片死黑之中,无依无路。她飘啊飘,飘啊飘,看到了光亮。

    那是一朵花。

    她落了上去,沿着花瓣,一点点朝下滑落。而那花瓣里,每一瓣都浮现出一个画面。她看见一个素衣女子手把手地教一个少女练剑。她忍不住想要嘲笑那个素衣女子:你个傻子,你知道她手里拿着的剑是想杀你的吗?风又起了,她又落在另一个花瓣上,还是那个女子,在她旁边躺着一个白发少年在悬崖上看星星。她忍不住又嘲笑她:你个傻子,你知道他会因你而死吗?她又被吹到了另外一片花瓣上:那个素衣女子,站在一座城上豪情万丈地发誓,她在此城必在。她都快要笑出声了:你个傻子,你知道这个城会将你挫骨扬灰吗?她的身子开始慢慢发沉,发沉,沉入最后一片花瓣:一个扎着冲天辫的女娃跪在一个少年面前,一脸崇拜地说:你是神吧?

    她终于哈哈大笑:“你个傻子,他是你的死神啊!“她终于哈哈大笑,笑的整个身体马上就要没于花心之间。

    然就在此时。

    “该醒醒了。”渺远的男声如惊雷炸于这片黑暗之中,花被狂风卷起,撕的粉碎,一束刺眼的光芒照了进来。

    费力的把眼睛睁开一点点,狭窄的视线里一片血色的氤氲,看见身侧站着一个乌袍男子,面容模糊。

    我没死。

    想抬抬手指,结果,背后激猛地传来无法言说的疼刺激的牧画扇恨不能大声惨叫,叫出这世间最酷烈的疼最苦楚的凄。

    剥皮剜骨之痛,那般清晰地泼洒在她的意识深处,如百年不遇的烈潮,凶狠无比的吞噬着她全部的世界。什么疼?生疼,生生的疼。睁开眼看到的世界都不再是那个世界,听到的声音都不再是声音,只有一个字,疼。原人最痛最苦之时,全世间并不剩其他,只有痛,只有苦,只有想泯于死亡再不入人世的奢愿。为什么要醒过来,为什么要醒过来!这般痛,这般苦楚!为何要我牧画扇一人来承担!

    为什么是我牧画扇!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乌衣男人问。

    还用问吗?

    求你了,让我死吧!她想要大喊出声,可说出来的,只有哑然的空气。

    男人静静地看着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眼睛里,充满着令他作呕的希望。而如今,浑身包裹在绷带里只露出的那双眼睛,满满的用凄绝的痛苦写着两个字——求死。

    -----------------*------------------*---------------------

    第二日。

    第三日。

    ……

    ……

    整整七日,每天在牧画扇徘徊于死亡边缘的时候,那个男人都会出现在她身旁,问她同样一句话:“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然每次他得到的回答,都是同样的无声求死。

    于是今天,男人来了,带来了一根针,一根红线。

    “我用尸垔泯根术瞒天过海,给你争了点阳气在体内耗了你七日。然阳气马上就用尽,我来给你收尸。既然你一心求死,那你这身子骨可是万万不能浪费了。看见我手里这根针线了么,一会,我会用这根针引着这根尸线,一点点穿进你的经脉里,趁你阳气还有这半口,把你炼成尸儡。可惜可惜,啧啧,你这根骨全部被人挖走了,哎,不然,这可是一个尊者级的尸傫啊。”男人不紧不慢的介绍着,在牧画扇渺远迷蒙的意识里,恍惚觉得他的声音,妖媚苏软,几如蛇蝎。

    男人还在慢慢介绍他准备怎么一步一步残忍而血腥地将她炼制成尸儡,然牧画扇并不在意,听着耳边他的声音,在疼痛与迷茫间,惶惶然的心里只有一句话:她终于可以解脱了。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虚伪而可笑的世界。

    终于可以离开,再也不受这人世一分一毫的苦楚。

    怀瑾,我来陪你了。

    ………

    ……

    “扇子,你又偷偷下山听书去了?”

    “嘿嘿。”

    “你怎么就那么喜欢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都是编的,编的好吧,也就骗骗你这样没脑子的了。”

    “才不是编的。我跟你讲,今天我听了个叫秋侠的,特别厉害!一人仗剑天涯,平尽天下不平事,杀尽天下该杀之人,铮铮铁骨让敌人都敬佩不已!太崇拜他了!我一定要和他一样,当大侠客,当大英雄!”

    “嘁!那秋侠和兮风,谁厉害?”

    “当然是兮风!”

    “怀春少女~不知羞!不对,是不知廉耻!”

    “我呸!哎喂!怀瑾你还我!把手帕还我!那是兮风给我的!快给我!”

    “就不!”

    “扇尊,你真乃我国之脊梁!”

    “扇尊!你真是大英雄!”

    “扇子,成为尊者有这么得意?看你乐的,哪有尊者该有的风度。”

    “懒得跟你吵,你就是嫉妒我。以后我要保护旻国,保护归雁城,保护归雁宗,保护你和景儿!以后,我牧画扇,就是是你们的大英雄。”

    “怀瑾,你来干吗!”

    “扇子,你听我说,逃出去以后,再也不要再当好人了,更别当英雄了。”

    “怀瑾你说什么呢?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这个世上啊,好人不会长命,英雄不得好死。我不想你死,更不想你死的难看。快走!!!!”

    是怀瑾啊。她也曾嬉笑,也曾打骂,也曾青梅,也曾竹马的怀瑾啊。轻轻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念着那个她熟悉到忽略过的名字,直到人世荒凉至此,她才敢碰触她心里最柔软安放的心事。

    怀瑾,等下黄泉相见,我定要和你好好喝上两杯小酒,好好的跟你吹嘘,我牧画扇是怎么用命换回了你的归雁宗,保全了你的归雁城的。你知道吗?我真的成了英雄,一个不得好死的英雄。

    等我们喝的尽兴,醉成潦倒徒子,便一起去找那孟婆尽了前尘旧事,然后,告诉她,来世

    ——我们,誓不为人。

    牧画扇闭上了眼。

    “哦对了,归雁城全灭,归雁宗上下被屠了干净。恩,据说,是你干的。你等等,我找找我看到的那句话啊。”男人从怀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告文。“行月纪六五八年,阳煞降世,刺归雁宗宗主应怀瑾,灭归雁宗满门,屠归雁城全城,后伏诛于息烽将军。十三公主大军一举收复旻国,大胜。——式督隆国本书万历。”

    “哎呦呦,你诈尸去干的?”他拿着那告文遮唇而笑,“不过话说回来,要真是你干的,我还真敬你是传说里的扇尊大英雄了。可惜,你现在马上就要被我做成尸儡咯~”

    男人的声音不大,轻轻浅浅地像是一阵风吹过她即将沉沦的思绪。可是,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好比初春惊雷炸在她的耳边,五脏六腑皆被掏空掏尽,只剩满腔凄凉。

    归雁宗。归雁城。旻国。

    全不在了。

    全是我牧画扇所为?

    不,这一定是假的!

    “你……骗我!“虚弱的嘴里挤出几个字。

    男人大笑,仿佛知她会有此般反应。于是他弯下腰,趴在她耳边说:“那么,你可以亲眼去看。”

    还在找”半扇孤阙歌”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不努力的我,只能〕〔九星毒奶〕〔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重生神医娇妻:老〕〔我师傅是四目道长〕〔阴阳捉鬼家〕〔炼气五千年〕〔天秀从绝地求生开〕〔我有一座恐怖屋〕〔生活系神豪〕〔都市之娱乐圈太子〕〔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