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142章 一瓶酒,一段故事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哎呀,哎呀,五爷你还有这么个地呢,咋没带我们来过呢,这风景也太好了,就是还点划船过来他坑了,那个是太阳岛吧”。

    林子征此刻在齐五安排的藏身地点,属于是江边,独门独院的,环境非常好,装修都是老式风格,椅子都是藤椅。

    齐五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从地窖取出一个瓷器子指着说道:“来吧,你尝尝吧,这酒比你岁数都大”。

    “咋对我这么好呢,哎呀我这后背都冒凉风”。

    “哎呀我就跟你唠会嗑,说点属于咱俩的小秘密”。

    “别别,你千万别跟我说,说完就点灭口,我太了解你们这些大哥了,你自己心思吧,我睡里屋了哈,明天还办事呢”。

    “你不想知道我跟老骆咋商量的嘛”?

    林子征噘着嘴又批上了外套挺开心的说道:“你要这么说,那咱就能聊聊,你快说说吧,我心脏都刺挠”。

    齐五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然后给自己披上了外套就开始唠叨。

    “我跟老骆认识多少年了点,我算算哈,反正至少二十多年了吧,其实老骆当初要混的比我好,人家有文化,有正经工作,也会来事,长的也好看”。

    林子征自顾自的倒上一杯,虽然齐五说的话一点营养没有,但是他不打算打断他。

    “我俩认识也是巧合,当时流浪罪特别严重,有一次我跟老六喝多了跟别人干起来了,因为个娘们,老骆是证人,我们有理对面耍流氓,然后人也打坏了,我们就都被抓了,不知道派出所咋联系上的老骆,然后老骆也是个实心眼,对面人杠杠硬,但是老骆没撒谎说的实话,我和老六是没事了,对面让俺俩干够呛还蹲了三年”。

    “打个架蹲三年至于不至于啊,你们找人了啊”。

    齐五瞟了林子征一眼强调道:“以前偷看老娘们上厕所都容易抓出去枪毙了,那时候判三年就很不错了,对面家里找了不少人呢”。

    “后来对面家里也找人了,不断的骚扰老骆,然后老骆也不服软,没少受欺负,我跟老六那时候是真没能力管他,没钱也没人的,他工作没了就跟我们几个混一起,天天指望这几个佛爷养活这,日子过的穷了点,但是天天潇洒,溜达溜达钱就赚了”。

    “再后来我们经历的多了,老骆联系了不少好买卖,我们都用心经营,魄力也有,钱也有了,关系也有了就好起来了,可这怪就怪在好起来了”。

    “我是主动靠上万国的,因为当时我们想要往前走一步却大额的资金,没有任何老板会给我们这些人资金支持的,那个时候的人非常非常谨慎而且原则性强,跟现在完全是两回事”。

    “可是万国的老板看中的是老骆,当时我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也接受了,因为我们三个在算上没了的张豪,其实谁当大哥都一样,因为钱上的事真不算事”。

    林子征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说道:“真接受,假接受啊”。

    齐五没有理会林子征继续说道:“当时抢大哥大生意,那个时候销售是没问题的,但是货源不行,香港人很聪明,他们不接受多加供货,要垄断这个生意,当时我们的资金成本是没问题的,所以下面的问题就是摆平各种不服,我跟老骆商量的也是硬干,因为只要我们拿下这个生意了,那就会完成多元化的积累,也能积攒一定的名气”。

    “但是拼了几个回合上面怒了不说,我们身子也虚,你们现在拿个枪刺拿个片刀的,你知道那时候用啥不,用他妈镰刀斧子,急眼了抗这铁锹就削你脑瓜子”。

    齐五民乐扣酒辣的自己只抿嘴,犹豫了继续说道:“万国那个时候答应我们搞定这个事,可该死不死的我有个好兄弟大春让对面抓住了,你说这个时候咋办,你是干还是不干啊”?

    林子征皱着眉轻声说道:“你选择了相信万国”?

    “子征你压根就不知道万国有啥能量,我积累了这么多年可能才有话语权跟万国交流,但是仅仅是交流你懂嘛?人家上面的关系你只能在电视上看见,人家手下的战士巴拉这用,他的能量你真的无法想象,所以当初他说了,我就信了,并且没有在安排其他人去谈判了,我认为对面可能会在万国那边的压力下服软的”。

    “可是,他妈的…………”。

    “跟张豪有关嘛”林子征再次提问。

    齐五干了杯中的酒声音有点嘶哑:“豪子说万国插手了就会分红,他舍不得,他说是我们拼来的,他说他要去找大春”。

    “老骆不放心他跟他一起去的,结果老骆又让人抓住了,但是张豪回来了,当时给我气的,但是你说能咋整,能他妈咋整那”。

    林子征很有眼力价的给齐五又满上了一杯,表示自己很渴望听下去。

    “等我去救人的时候,老骆就废了,大春也没了,生意是拿下来了,可他妈的付出了太多了,太多了”齐五此时仰着脖子闭着眼睛。

    林子征突然说道:“你应该一起去救人的,你做错了”。

    齐五猛的看像林子征,手指拍这桌子说道:“我想去救人,我他妈怎么救啊,他们走的当天我就被派出所叫走了,啥理由没有关了我一天一宿”。

    “我听跟这一起去的兄弟说,大春不想去,张豪说是我的意思,因为当时我主和,他主战,他怪我没有救大春,我怪他擅做主张,其实都是为了大家好,只是那个时候我们都太年轻了,觉得天地之间都是我们的,都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其实谁的办法都没错,如果当时我耐心一些,我说的话委婉一些,可能现在这个酒桌上还有张豪的位置呢”。

    “那老骆跟张豪的关系应该不错啊,但是我看上次骆哥是主张办了他啊”。

    “对面主要是为了抓我,因为当时社会上的事都是我处理的,张豪他们的位置跟你们现在差不多,可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的规矩,都是星弟,当时老骆和张豪两个领头人,对面说只能走一个,走的那个去找我,让我来取人,老骆把机会给张豪,可张豪没有找我,消失了”。

    林子征不解的说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h市的当家人只能有一个,老骆没了,就是我也轮不到他,张豪服气我,但是他不服气老骆,所以他变相的坑了老骆一手”。

    “草,他脑瓜子挺好使”。

    “时间到了以后,大春就被处理了,我出来后就开始联系万国的关系,万国给了我们绝对的支持,我把人取回来了,可动枪了必须有个结果,张豪蹲了不少年,老骆也惨了”。

    林子征抱着肩膀说道:“挺凄惨啊,你下面不会让我抱抱你吧”。

    “子征你说本来挺简单的一个事,为什么让我们办的细碎呢”。

    “分~裂呗,你们太团结了,手里资金充足,如果不服管的话那万国不能直接干预,所以分~裂你们,这事就是他背后捅咕的”。

    齐五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情绪挺激动的说道:“太不巧了,我他妈也是这么想的,可你能咋整,张豪出来后就去了四川,在那边也没有联系我们,他很记恨我,因为是我亲手送他进去的,他觉得不公平,他觉得我有当时的位置他功不可没,但是我点给老骆一个交代吧,我点给下面的兄弟一个交代吧,毕竟是他擅做主张大春才没的”。

    “几年以后他就去了m市,并且成立了万国分公司,而我跟老骆开始搭班子,而张豪也开始报复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