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133章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和尚在办事方面还是很聪明的,这个就是天性,有的人就适合外交比如张乐乐,有人他就适合做生意比如国祥和老骆,但是有的人就适合拿刀枪,这是老天爷给的,谁也改变不了。

    “你去楼上找个叫六哥的,说和尚找他”和尚叫住了小区里面的一个岁数不大的小孩,拿出二十块钱递给孩子,让他去老六的家里叫人。

    而和尚本人则雇个出租车躲在角落里面,跟司机换了下衣服,弄的跟潜伏一样。

    “哥们警察啊”司机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是混社会的”和尚随意的回答。

    东北的司机也比较搞,无厘头的说道:“那一会你办事别在车里,弄一车血洗车也不少钱呢”。

    ………………

    不一会,庞博宁推这老六出来了,而和尚平躺在后座上,拿出电话拨打了老六的电话。

    “六哥嘛,呵呵,找你有点事,往外走我在你家楼下饭店等你呢”。

    和尚看老六从出租车外过去后坐了起来,仔细看着老六打没打电话,确定后扔下钱就飞速下了车。

    “六哥这里”和尚下车后马上走到老六身后接过轮椅推这老六,边说边往旁边的花园走。

    老六皱着眉挺不理解的说道:“有事说事呗,咋的了啊”。

    旁边的庞博宁也觉得和尚很怪,但是还是跟这走了过去。

    和尚底下身子犹犹豫豫的说道:“六哥我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只要不是关于世界和平的我都能明白点”老六还顽皮的说道。

    “如果五哥没了,骆哥要上位,你怎么看”。

    老六点了一根烟,眼睛根本不看和尚:“如果老五真没了,老骆上位是应该的,我怎么捧老五就怎么捧他呗”。

    “可如果他要因为洗底就对我们这些小辈赶尽杀绝呢”和尚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又或者,五爷的死跟他有关呢”和尚继续补充。

    老六沉思了一下撇了眼庞博宁说道:“这些事回家说,我那有点好酒还,小庞送我回去,和尚跟这我”。

    和尚站原地没有动,他真的怕回家后面对的不是酒杯是枪子。

    “六哥咱在这说行嘛”和尚喊道。

    “你要是就这点魄力的话,别在万国混了,早晚你点淘汰”老六没回头。

    和尚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屋内大雷几人都在,看小说的看小说,玩象棋的玩象棋,生活非常和谐。

    “哎呦和尚来了,进屋”大雷还热情的跟和尚打这招呼。

    平时的每一句问候都让和尚突突,他深知这几个人如果动起手来,自己反抗的机会不大。

    老六卧室内,庞博宁拿了点花生还有自己做了个拍黄瓜端了过来,老六开了一酒。

    “咋回事你说”老六给和尚满上,气定神闲。

    和尚把张乐乐的猜测以及自己的想法都如实的跟老六说了,并且越说越激动。

    “那你为啥来找我呢”老六到没多大的变化,自己喝了一口状态非常随意的问道。

    “因为如果在二代当中选一把枪一定是我还有三胖,现在三胖被锁了只有一个人,六哥您也是这个位置的人,如果你面临给我一样的选择,我相信你也会为了兄弟一往无前,干到各种不服,以雪大哥身死之仇”。

    老六歪着脖子质问道:“你怎么知道老五没了,你亲眼看见了嘛”。

    “那你看见他没事了嘛?为什么现在我们都见不到人,就算是有事是不是也点有个说法,现在时间都快过去一周了,过没过危险期,是不是还昏迷我们连见一面都不让,这不可疑嘛”和尚直接反问道。

    老六拿出了电话,拨通了老骆的电话:“我要见老五,你安排一下”。

    “有事跟我说就行,老五还昏迷呢,这个时候见也不合适,咋的了”老骆直接拒绝,并且问有什么事。

    老六看了一眼和尚随后说道:“小和尚在我这呢,说了点事,我要跟老五商量一下,你现在安排,我现在就往哪里走”。

    和尚站起来靠在墙上惊恐的看着老六,他觉得自己完犊子了,只要看见老骆那么自己最好的结果就是蹲几年,要么就是直接被处理。

    “行吧,那你现在过来吧,对了,一定带上和尚,我找他也有点事呢”老骆声音跟平时一样,听不出任何破绽。

    老六挥了挥手小庞就转身出去叫人了,打算一起去齐五哪里。

    “六哥你如果不同意我可以走,但是你这样就是害我”和尚颤抖的看着老六,语无伦次。

    老六双手捶胸信心十足的回道:“你想当一把枪,那就要有当枪的觉悟,大哥点头的时候你的枪要响,大哥有难的时候你的枪还要响,和尚现在我给你把枪,他能响嘛”?

    和尚试探的说道:“你叫人一起去的意思是…………”。

    “我们三人风风雨雨很多年了,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比这次危险的也是有的,但是我不相信你们说老骆对付五哥,所以我要亲眼看看,如果是的话我也会问问老骆是因为什么”。

    和尚紧跟这问道:“问完了”?

    “问完了我的责任就是枪一定要响,生死有命,这是我的命,也是老骆的命,也是齐五的命”。

    “六哥我能相信你嘛”和尚抬头死死盯着老六的眼睛,他此时此刻太纠结了。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都是一类人,我不会为难你,我今天要去的目的就是一个,如果老骆有委屈,对不起你点受家法,如果老骆真有问题我也不惊讶,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我都能接受,但是他会有他的结果,这点你不用担心”随后老六沉思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十分想端枪,端枪这么多年,他给了我想得到的一切,可也让我失去了我认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失去的,走到现在,我从开始的兴奋到忐忑,在到看见一个一个跟我喝酒唠嗑的兄弟渐渐的消失或者倒在我的枪下,或者对伙的枪下我早已经麻木了,如果老天在给我一次机会我变成你的话,我不会来这里,也不会在参合这些烂事,退出去挺好的,你们都非常的年轻,会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去慢慢把握”。

    老六看着此时的和尚如同看见了当年有些害怕,又迫不及待想要端枪的自己。

    “我想走,可我走了子征他们怎么办,乐乐怎么办,他们怎么和老骆拼”和尚反问道。

    “你在这里就能拼赢嘛?老骆出道多少年了,比你们还硬比你们还狠的茬子都倒在他脚下你们又凭什么”?老六拍着轮椅的扶手质问。

    和尚红着眼睛完全没有理智的喊道:“拼不过也要拼,他想要我兄弟的命,我就让他先死,就是地球主~席想碰我兄弟也点先干倒我”。

    老六单手指着和尚另一只手干掉了一杯高度的烈酒喊道:“冲你这句话,今天就是有天大的事,你怎么进的万国,我就送你怎么出去”。

    “六哥都准备好了,咱们走嘛”门外庞博宁敲了敲门问道。

    五分钟后,老六的团队分两辆车,带着和尚朝这万国开去,而和尚在路上也拿手机给张乐乐还有国祥发了短信,告知了刚才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