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122章 廖光磊的布局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h市上岛咖啡的一个包厢内,大胡子喝这白水,焦急的看了看表自言自语道:“真他妈没时间观念,都几点了”。

    “能干他那个活的,明显是魄力不足的,在等等,要是还不来咱就走”廖光磊品这咖啡看着金融杂志说道。

    不一会真进来了一个男子,皱眉看着两人,坐也不是,站着也不是。

    “坐啊兄弟,别客气,喝点什么”廖光磊拉这此人坐在自己旁边,还亲自递过去了酒单。

    “不喝了,天天喝腻歪”此人推手拒绝。

    廖光磊给大胡子用了个眼神,表示你可以出去了,我要谈事了。

    大胡子抓起外套,特意把枪漏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坐在廖光磊旁边的男子才出去,笑容很是复杂。

    “长话短说哈,你看你也说这种地方你总来,但是你来是干嘛呢?你是来拎包的,你是来伺候人,我觉得你可以放弃以前的生活,试试接受新的生活”廖光磊双手放在桌子上,面容十分诚恳,感觉像一个经验十足的商务精英。

    “你想让我出卖我老板”?男子反问道!

    “不不,你误会了,我只不过是想让你换个方式生活,这跟出卖你老板是没有一点关系的,就算是东窗事发了,你觉得我犯得上拉上你嘛?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你是没有风险的,如果做成了我们是双赢,失败了也是我自己的问题嘛,对不对”廖光磊继续对这男子诉说这利弊。

    男子低着头在犹豫,不敢看廖光磊的目光。

    “你能来说明你有诉求,这样吧,这里有两万块钱你先拿这,这不是办事的钱,我们先交个朋友,我找你只是为了事情顺利一些,或许我根本用不上你呢,当然了,如果用了,肯定不是白用的,我们慢慢处,或许以后你可以去别的地方发展对不对,总干一个行业对男人来说不是好事”。

    “你看哈,这么好的咖啡厅,你跟我合作以后能用主人的身份来,如果不跟我合作的话,你想想你点积攒多少年才能来这边溜达一圈,你的工资又能喝几次”?

    男子抓钱就揣进兜里扔下一张纸条轻声说道:“联系我打这个电话,说找阿三就行,我走了”。

    廖光磊用手机存了下号码摇了摇头嘟囔道:“还阿三,印度人啊,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傻子,h市有点让我失望了,大哥对齐五的赞赏水分太大”。

    另一头,已经挺久没有联系林子征的庄晓妮还在勤勤奋奋的创业,可惜创业是简单,但是社会上的各种潜规则不是他一个女孩能掌控的,以前什么事情他给林子征打个电话就全部搞定了,但是现在却要自己一家一家的跑,这就让这个姑娘知道了原来事情这么复杂,各种商贩之间的关系有多微妙。

    比如说庄晓妮家的猪肉,可以说是行业内的第一步,也是利润最少的一步。

    猪是自己养的,自己屠宰,然后销售给个个市场的商贩。

    这个时候就出现不平等的地方了,比如说卖给菜市场的那肯定利润就低一些,而且都是小单了。

    超市或者大市场里面的价格就贵了一些,利润就高一些。

    并不是庄晓妮宰大户,而是商城里面的要送货,还要屠宰赶紧后人家要那个部位你就留那个部位,然后他们卖的价格也是要比菜市场高的,一头猪每斤贵两毛钱,那都是暴利。

    从和林子征断了联系,张乐乐也近期被杨婷婷纠缠后,庄晓妮就陷入困境。

    他的猪肉质量是没问题的,但是商城的条件越来越苛刻,有时候大量要腿,有时候大量要胸口肉,这样剩下的部位你就不好销售。

    然后他们在低价回收,冰冻储藏。

    这严重影响了庄晓妮的生意,而且一家这么干后,别人就都学这这么弄,就连菜市场的都要求送货。

    一共就这么一台小车,庄晓妮的父亲是半夜就开始杀,然后庄晓妮三点就开始装车送货。

    该死不死的这帮商家还从来不告诉你第二天要多少货,你杀多了就剩,杀少了还不能直接卖出去。

    等你到家了,人家又要货,还是低价,你不卖就是亏了,卖吧等于玩来玩去就是一个本钱,这还不算车的损耗。

    而养殖的牛羊,因为庄晓妮没时间打理,就雇了两个以前养过有经验的师傅,也是天天的喝酒不咋干活,庄晓妮回来看看的时候人家比谁都忙活,人一走,马上进屋躺着去。

    到月数了人家就找你要钱,眼看着投资款跟拽羊毛是的,一笔一笔的往外出,收入却是微乎甚微。

    庄晓妮实在是受不了,也不要面子,拨打了张乐乐的电话。

    “喂,是乐哥嘛?我是小妮,嗯嗯,我这边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看看给我出出主意”庄晓妮很不好意思,因为如果没有林子征的关系,张乐乐才不会搭理他的,他也见过张乐乐了,知道张乐乐是个大老板,因为人家张乐乐出门都穿西服,还开大奔嘛,看着也斯文。

    “哦,小妮你说咋的了,哎呀杨婷婷我就最后一个裤头了,你别洗了,明天没穿的了,小妮你说你的,我在听呢”张乐乐那边乱哄哄的,明显在跟杨婷婷撕b。

    庄晓妮思路清晰的把最近的问题说了一遍,细节,还有跟谁对接都如实说了。

    张乐乐思考了一下说道:“小妮事是这样的,你看哈咱们当初跟他们签过合同了,但是其中有一条就是,如果我们不能满足他们的供货需求,人家有权利终止合同的,事情越多我们自然越开心,所以这条当时就没在意,我想他们应该是想让你降价,这只是一种手段,你让子征去见他们一面就啥都解决了,你这不是生意问题,是人情”。

    庄晓妮嗯嗯哦哦的回道:“那个我自己想点办法吧,谢谢你了乐哥”。

    “哎哎,别挂,小妮可能对你来说这些事难如登天,但是子征可能打个电话就给办了,我俩还是好好的吧,子征我比较了解,脾气大了一些,也倔,最近我们公司事情非常多了,公司又上了新项目,进行的不太顺利,子征又是负责人,他有时候发点脾气你要理解,我让他联系你吧,就这样哈,先不说了”张乐乐滴里嘟噜的说了一大顿后,直接挂断电话,不给庄晓妮回话的机会。

    庄晓妮疲惫的靠在车把上,想起当天在医院自己打了林子征一个嘴巴子,越心思越生气。

    “哼,真小气,自己没事就挨揍,我打一下就生气了,算什么大男人,你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接,不搭理你”。

    “姑娘干啥呢,赶紧进屋吃饭啊”老庄扯着大嗓门对这庄晓妮喊道。

    “哦,来了来了”庄晓妮手里握着电话,就下了车。

    “最近咋看不见子征了呢,吵架了啊”老庄盘腿坐在炕上随意的问这林子征。

    庄晓妮呆愣愣的看着电话,置气的说道:“他可能死了,大卡车压死的,明天我给他随一百块钱去”。

    “你这丫头咋说话呢,跟你妈一个德行,就嘴能耐,你爹我是就这点本事了,到不心思咱搭上人家能咋地,你开心就行,大不了咱就给厂子卖了,我有点钱就够养老了,你找个对象,找个工作不也挺好的嘛,是不,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我吃完了,你收拾吧”。老庄一看自己姑娘这个样就知道肯定吵架了,但是他做为老人也没法深说,毕竟自己是养个女孩,不是小子。

    “哎呀我知道了,我就不信我离了他买卖就干不起来了,以前没有他咱家也够吃喝”庄晓妮啃这煎饼恶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