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120章 毛毛给自己的定位。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胡丹得知了毛毛的举动后激动的从床上都跳了起来,他以为毛毛是吹牛逼,但是人家毛毛是真牛逼。

    这个时候胡丹也没在装犊子,主要邀请了廖光磊一起来找毛毛商量一下剩下的事怎么办合适。

    还是那个鸡档,毛毛的已经变成了一只耳,看上去精神状态正是巅峰,压根不知道啥是疼,夸夸的不是下肢运动就是喝大酒,日子过的非常明白。

    “毛毛,赶紧完事,我带个哥们在门口等你”胡丹隔这木门对这里面“干活”的毛毛喊道。

    毛毛马上回道:“最后十下,等我一会,一个冲刺的事”。

    完事后毛毛连裤子都没穿,光个腚就出来了,抓起廖光磊的烟就点上一根,瘫软在椅子上还自己喊了一句:“爽死了”。

    廖光磊不满的看着毛毛说道:“兄弟进去把裤子穿上,板正的聊天,你这成什么了”。

    “那就不聊了呗,你当我稀罕你呢”毛毛转身就要回屋,他不在乎你是什么江湖大哥,更不在乎你啥背景。

    胡丹拉着毛毛的手,又冲廖光磊摇了摇头说道:“毛毛齐五现在是啥状态,你的人办到什么程度”?

    毛毛毫不在意的说道:“两米内,我拿单管透一下你俩就真相大白了,咱试试别”。

    廖光磊面带赞赏挺意外的说道:“你们一队人就办了齐五?没碰见一个叫老六的嘛”?

    显然老六在对伙的知名度很高,相当于齐五爷的影子。

    “碰见我了啊,我这耳朵还有肩膀就是他打的,不过他也没好,我两枪都打中他了”说道老六的时候毛毛目光很忧郁。

    “小黑你过来,说说那个胖子最后咋样了,我当时也没在现场”毛毛翘着腿,摇头晃脑的喊道。

    一个黝黑的汉子小跑过来,看了看毛毛犹豫了一下说道:“死没死真不知道,但是一枪肯定打中了,我觉得是够呛了,距离很近,全喷上了”。

    毛毛挥了挥手说道:“你玩去吧,里面呆这去,这都是国际业务你听多了对你没好处”。

    “哎,好的毛哥,我去里面捂着耳朵蹲着,绝对不乱听”。

    “你挺有统治力啊”廖光磊主动的捧了毛毛一句。

    毛毛揉了揉鼻子语气十分不善的回道:“有没有你可以试一试”。

    “好,我就喜欢马力足的兄弟,这事办完了,不算丹哥,我也单独给你一份”。

    毛毛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丹子会给我”。

    胡丹清了清嗓子开了个头对这毛毛说道:“毛毛按理说你现在受伤了我不能让你办事了,但是我手下没有合适的人,你看你能不能在跑一趟,这次不是办事,你帮我找一下工地的一个

    小孩,你哥我玩这么多年了,大风大浪都没低过头,让两个小孩给我整了一顿,我这内心接受不了”。

    廖光磊伸手说道:“丹哥我看没有必要了吧,齐五躺下了人就能找到,这个时候还是让毛毛兄弟好好呆着吧,出去太危险了”。

    天地良心,廖光磊劝这一句绝对是为了毛毛好。

    “有没有必要你说的不算,丹子说话了我就点去,丹子没别的事我就回去睡觉了,一天一宿没睡了,刚过劲有点疼,睡醒了我就去”。

    胡丹挺不好意思的拍了拍毛毛的肩膀,郑重承诺道:“兄弟这次事过去,你就不用在外面跑了,我有的,你就都会有”。

    毛毛挠了挠自己脑袋呲着大牙回道:“丹子我能来不是因为钱,你说我这种人要钱有啥用,我看中啥就抢啥呗,我能来是记这我不好的时候你没少给我钱花,而且对于我而言,今天死还是

    明天死意义都不大,怎么舒服怎么活呗,你说是不是”。

    “丹子,你也别想太多,人总点有奔头”胡丹也不知道接上,反而对极限亡命徒说起奔头来了。

    毛毛边往里屋走边回道:“我的奔头早就在一次一次的交易上丧失了,丹子我不怕死,我就怕活着,活着太难受了”。

    廖光磊看着走进屋的毛毛非常赞赏的称赞一句:“真他妈是个战士”。

    胡丹深呼一口气拉着廖光磊小声说道:“毛毛如果被抓到了,我身上的很多事就能说清楚了,但是他要是不落案,那么我上面就必须要有人保我,这次刘市长让我跟齐五拼,下次让我跟别

    人拼我怎么办?光磊你是见过天地的人,命在谁的手里都不如自己手里安全,我是真没想到毛毛能干了齐五,真没想到”。

    廖光磊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又点了点头很理解的说道:“老哥你这么干也是没办法,走吧,咱换个地方”。

    胡丹拄着拐就跟这廖光磊走出了鸡档,只是要走的时候廖光磊特意从手包里拿出了两万块钱,扔在了毛毛枕头旁边,简略的说道:“没别的意思,兄弟,好样的”。

    毛毛睁眼睛看了看廖光磊,然后又闭上了,没有在说什么。

    胡丹和廖光磊聊了很久,俩人在茶馆里面去嘟囔嘟囔的还不让外人进来,弄的跟搞基一样。

    “五哥怎么样了,你让我进去看看”张乐乐拿这大包小包的衣服在门口跟老骆嘶吼。

    老骆张开双手挡着几人无奈的说道:“手术呢知道不,你进去能干啥,没看我都在外面等着呢,咱家生意黄了啊,你们赶紧回店,这边有啥事我通知你们”。

    三胖十分烦躁的用手捶了下墙面喊道:“咱在这等着有啥用,就应该抓胡丹去,争取五哥醒来之前就给胡丹先干跪下”。

    “我也去”国祥掐灭了烟站在三胖旁边。

    “去个jb,今天来的啥素质你们知道吗?跟六哥干个平手,你们去能干啥啊,消停回店里,有事等骆哥通知吧,国祥,三胖跟我走”林子征强拉硬拽的叫走了两人。

    老骆看几人走了,用手扶着急救小屋的木门弯着腰就往里面看。

    此时齐五脸色白如纸,呼吸很微弱,身上插这好几种仪器,旁边的垃圾桶里面全是血迹。

    “你可挺住了,你要是没了我还玩个屁啊,咱九九八十一难都走过来了,你这个时候没了就真他妈乌龙了”老骆含泪看着齐五自言自语。

    ………………

    “喂,你们几个准备一下,晚上就别出去了,在家等我,拿好东西,我随时叫你们,听电话吧”廖光磊从茶馆走出来后拨打了大胡子几人的电话。

    “他们的,我是真不愿意来h市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碰见上次那个精神病”大胡子又看着几个打牌的兄弟说道:“都别玩了,收拾收拾,少东家叫咱干活了,都他妈准备好了,一

    会要是看见上次那个精神病,直接给我照上身打,麻痹的,我就不信他没事也绑这雷管”。

    张松给大胡子的印象太深刻了,他虽然魄力也有,在黑活行业内也首屈一指,但是要碰见绑雷管的,他也是突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