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109章 廖家次子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廖光磊上车后就把车放平,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对这黄旗兵说道:“你找个宾馆给我放下就行,然后去m市把大胡子他们接过来了,接到以后你就在m市呆着吧”。

    黄旗兵开着车小心的说道:“我想留在这里,也可以帮帮你忙的,这边的环境我还比较熟悉”。

    “你的话要是少点可能早就当上一把了,按我说的做,没有我你点看着齐五越来越好,有了我你才能报仇,别跟我耍别的心眼,让我知道了,我先处理你后跟总部说,他们还点嘉奖我你

    行吗,老黄你也老大不小了,h市一把你们折的很彻底,我劝你以后还是别惦记那些事了,在我身边跑跑腿挺好”廖磊没有了刚才的绅士,而是变的十分狂妄。

    “您说的是,我清楚了”黄旗兵不敢反驳,点头称是。

    黄旗兵的低微是有道理的,这个廖光磊属于是皇亲国戚,全完跟他是两个路子。

    万国大老板的小儿子,人家只要跟上面说句话,或者暗中操作一下,黄旗兵很可能就完犊子了,如果这次不是齐五的事情,人家压根就不会来,黄旗兵就接了一个跑腿的活,还是把m市

    的家当都卖了才换来的,所以说此人的能量还真的不可估计。

    s省成都市,万国娱乐会所足足有二十一层,看上去非常非常的气派,下面豪车无数,出入的人员也都是穿西服打领带,跟h市的万国完全就是两个性质。

    顶层的私人健身房内,一个近六十的老人穿着黑色跨栏在跑步机上快走,旁边站这七八个人陪这,有拿水的,有拿茶的,有拿毛巾的。

    “老大,你说老末这次去事情能办成嘛,我有点不放心”老人对这旁边一个跟廖磊长得很像的男子说道。

    此人是廖磊的同父异母的亲大哥“廖光明”而在跑步机上快走的老人就是廖磊的亲爹,廖志远。

    “老末能力有,就是做事情太自信了,这次去也就是试试水,齐五是要打压,可不能一下就压死了,传达意思而已没什么危险,您不用担心”廖光明恭敬的回答这老人。

    老人擦了下汗回道:“你弄一队人去跟这,别露面,看着点小磊就行,这孩子跟我聊好几次了想自己出去闯闯,我不让去吧不行,毕竟你们都要成长,这人一走我怎么都担心,你别弄

    露馅了,咱家的孩子都要面子,让他知道了回来又跟我摆脸子”。

    “您太溺爱他了,不是好事”。廖家长子廖光明表达这自己的意见。

    “你们这一代人要学的不是打江山了,能守住江山就我就知足了,都下去吧今天不走了,有点累了,给我放水吧,我要洗澡光明啊你要尽早处理好这些分公司股份还有负责人的问题,我

    们国家在快速的发展,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让下面的人超过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江山可就真的守不住了”。老人语重心长的对这廖光明说道。

    “我知道了父亲,您放心好了,我会尽快处理好”。

    医院内,三个小伙子都对林子征竖起了大拇指,意思不言而喻。

    “征哥儿子撒谎我现在太崇拜你了,手都这样了还有闲心呢,刚才嫂子那是制服诱~惑来的吧,您的口味太别致了,哎对了,工地还有工服呢,明天我给你拿一套来,你换个花样玩玩说

    不定能突破三秒记录呢”步亮亮呲着大牙对这林子征说道。

    齐猛马上接上:“你净瞎说,咱们不都说好了,征哥的记录在外面要守口如,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怎么看咱们征哥,是不是征哥”。

    “你三来干啥来了,是不是跟我混熟了,你们等我手好的,非给你们屎打出来的”林子征破口大骂,其实他远远不止三秒,绝对的。

    齐猛挠了挠头说道:“胖哥说怕胡丹来阴了,让我们三个来陪护,你看用的我都带来了,有我们保护你,嘎嘎安全,你好好休息就得了”。

    “什么用的啊,我看看,刚才我都买了,你们早说啊,多花钱”庄晓妮如同幽灵一般出现,拎这早点。

    “嫂子啥也没有”。

    “你别看”

    都说晚了,庄晓妮相当利索的打开了旅行包,里面装这一把黝黑的猎枪,还有一把银面有一些铁锈的仿64,看上去就让人有一丝寒意。

    “这,这,你们要干嘛啊”庄晓妮惊恐这看着林子征。

    “你们都出去,我跟你们未来大搜谈几句,快滚”林子征深呼一口气对这齐猛三人喊道。

    庄晓妮楞在原地不动,他知道林子征可能愿意混一些,平时会打架斗殴,但是绝对想不到林子征已经到了扣动扳机的地步。

    “这就是我跟庄叔说的我还没处理完的事情,现在你看到了,也都明白了吧,小妮你知道什么是最痛苦的嘛,不是不知道如何选择,而是你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我看见你了,认识

    你了,我们成为了朋友,我觉得我的选择来了,但是我能选择你的前提是什么?我告诉你就是把所有跟这些破玩意有关的事情都搞定,那样我才能面对你”。林子征单手扶着床已经坐了起来

    ,语气很激动,也很诚恳。

    “你的事情就是拿这刀枪去伤害别人嘛?你想没想过这些事有头啊?你打了别人,别人在来打你,你才多大,我就不信本本分分赚钱就有人拿枪打你”。

    林子征直接反问道:“你卖猪的时候王大刚不找你麻烦嘛?他不欺负你嘛?你要是继续去卖,你看他打不打你”。

    “你的生活就不能有委屈嘛?他不让我卖我就去别的地方卖,不认识你之前我也没饿死”庄晓妮抓着拳头低吼。

    林子征面目狰狞的抓这庄晓妮的肩膀喊道:“是没饿死,可当一件事情你通过正规手段无法得到公平的时候你怎么办?你有爹,你知道没爹的感觉是啥嘛?你他妈明白失去亲人那是啥感

    觉嘛?没有人帮我,我就自己帮我自己,我靠什么?除了刀枪我还能靠什么?眼泪嘛?跟个娘们一样去哭去闹吗?都不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搞定,你现在看见了,你也知道了我是干嘛

    的了吧,我告诉你,我跟王大刚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更恶劣,只有比他们更凶他们才不敢伤害我才不敢去伤害我在乎的人,只有更凶更狠我才能做到我想要做的事情”。

    “啪”

    “林子征你就是个混蛋,那你说什么喜欢我,以后你都不要在找我”庄晓妮一嘴巴子就抽在庄晓妮的脸上,随后小跑这出了医院。

    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林子征现在脚踩江湖,已经是薄命人了,爱情这种在普通人生活中都是虚无缥缈的,何况是他。

    能和庄晓妮相识一场他已经非常知足了。

    林子征躺在床上,已经忘却了疼痛,脑中又浮现出了看见严父的尸体,母亲死在眼前,自己受这枪伤狼狈逃走。

    内心所有的事情都在像林子征的大脑传达两个字“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