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99章 完善的地下生意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问心还是不死心,推开国祥拉着那个女孩的手对这汉子喊道:“你说是你媳妇你有啥证据啊,我咋看你不像好人呢”。

    汉子还真不怕事,转身进屋就拿出了一些小证还有几张纸,上线写满了女孩的资料。

    “你看看吧,要不是我媳妇,这些玩意我怎么可能有,我俩来h市打工的,她嫌太苦要回老家,这才吵吵几句”汉子把东西递给了问心。

    问心看着上面的照片还真是女孩,并且都是女孩的家庭情况,各种信息。

    “那也不能这么打啊,人打坏了咋整”问心挺不好意思的归还了那些证件,然后扭头拉这国祥就要走。

    老板娘笑嘻嘻的送走了国祥等人还说道:“大哥过几天在来哈,我们这每天都有新鲜的”。

    一大队嫖娼组织在张乐乐三胖等人的这带领下回了工地,并且几个领头人也对林子征安排的事心里有点数了,做好了上交的“报告”。

    这些地下的生意为什么会如此完善呢?其实很简单胡丹只用了一招,就完全搞定了。

    他们都是以招工为理由,然后你还没来的时候就让你完善各种资料,必须你的户口地址家庭住址,家庭成分等等事情,你填好资料以后他们还会说有审核,你是不一定通过的,给你造成一个心理假象,等个一周左右在让你去照相馆拍个照片,呆这照片一起过来,然后这么简单的一个伪造结婚证等信息就搞定了。

    民警不是不想管,一个是上面有人在不断的擦屁股,还有就是这些女孩经过毒打后也听话,不敢瞎弄。

    胡丹等人每次拉新人进来的时候,都会让新人经历各种洗脑,威逼利诱,还让他们知道自己偷跑是啥下场。

    久而久之,这些女孩也麻木了,只要给个吃喝,买几件衣服也就认命了。

    客运站路口,大牌子下面,内蒙小伙巴图啃这一个饼不断的对这过路的人群打听这妹妹的消息,这孩子实在是太倔了,就是不走,就是自己扛。

    但是他的运气很好,好到爆炸。

    “老板请问您见过这个女孩吗?他是我的妹妹,叫宝勒尔”。巴图对这大奔上下来的年轻小伙问道。

    小伙看着他造的也埋汰一看就是寻人的好心道:“你去政府问,不帮你忙你就静坐在门口,看见车你就拦,你这么找人找不到,你们有特殊政策,办事快”。

    “可是我没有钱,我不知道这里的政府在哪里,我去过派出所,他们不管”巴图回道。

    “会开车嘛”?青年小伙夹这包问道。

    “踩油门挂挡,车就走了呗,我会,在老家我跟阿爸学过”巴图老实的回道。

    青年心思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明天我去政府办事,你跟这我走吧,在工地开车,拉拉货啥的,一个月六百能不干不”。

    巴图心思了一下,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兜里是一分钱都没有,干粮也不多了,在不找个活干,妹妹没找到自己就点先饿死。

    “可以,谢谢老板,谢谢老板”巴图对这青年说道。

    “狗屁老板,叫我乐乐就行,咱俩先去取行李吧”这个青年就是张乐乐,因为工地现在是车多人少,而且拆迁那边的运输人家杨天公司是不负责的,所以他心思这给林子征减少点压力,多弄点司机,早点把拆迁的事落实好。

    “我没有别的行李,我的行李都在这呢”巴图挺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乐乐竖起大布姆说道:“你也是个人才了,这样就敢往外地干,快上车吧,带你熟悉熟悉工地,明天晚上就上班”。

    “大哥,我身上脏”。

    “草,你拿这个垫下面,看你岁数也不大啊,这是你妹妹还是你对象啊,你看你造的”张乐乐发动这车就跟巴图聊起了天。

    巴图抓这照片,眼睛泛着泪花:“是我妹妹,跟家里吵了几句就说来这边工作,但是一直没有给我回电话,我很担心她”。

    张乐乐是心很大的,安慰这巴图:“没事啊,估计是刚找到工作没落脚地方呢,可能过几天就联系你了,你也跟家里联系好,说不定哪天就有消息了呢,不用上火,现在这女孩心思都可正了,吃不到亏,你这打扮不行啊,我后面有干活的衣服,晚上你洗洗明天换上”。

    张乐乐把巴图送到了工地就赶紧去找林子征了,一进屋三胖等人都已经到了。

    “你干啥去了就等你了,真墨迹”林子征叼着笔不满的说道。

    “你在那写啥呢?我路上招了个司机,心思赶紧给拆迁的事落实好”。张乐乐脱下外套走了过去。

    只见一张客运站的简略地图上花了很多小红点,还有一些是黑色的。

    “这几个地方都是玩的地方,三胖还有和尚跟我说这几个地方应该都是胡丹的生意,还有几家ktv没去呢,明天你们几个在带人去一遍,我点摸清楚了”林子征看着张乐乐等人说道。

    和尚很是不理解,为啥要找胡丹的生意呢。

    “你就给这些生意都弄黄了也不耽误胡丹参合客运的事啊,人家违法不违法咱们也说不着啊,到时候人家反过头查咱们不也都一样嘛”?和尚对这林子征据理力争。

    和尚三胖等人都认为如果要开整,那就谁的手段高谁做主,背地里弄这些事不江湖。

    林子征耐心的解释道;“踩线的事大家都做,但是为啥会有一条线呢,那是规矩,跟你们说了也不懂,我这是给咱哥几个的命上个保险,不然胡丹的大刀砍过来,咱几个能挺几个回合啊,都该干嘛干嘛去吧,乐乐谢了哈,司机的事可愁死我了”。

    问心看着在换衣服的巴图感叹道:“这真是全国人民是一家啊,没想到h市内蒙的同胞这么多,哎,那有热水你用热水啊”。

    巴图现在光这上身,可以看见身上的肌肉非常的发达,是个相当壮硕的小伙。

    脸上有点山炮红,看上去有点土,但是发型很时髦,是自来卷。

    巴图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没有盆,就这么洗吧,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客气啥,用我的吧,你是乐哥招上来的司机吧,乐哥跟我打好招呼了,以后吃饭睡觉你就跟这我就行,我是跟车卸货的,咱俩搭伙”。

    此时出现了极度搞笑的一幕,道士问心的礼仪还有内蒙小伙的礼仪相撞在一起。

    身材魁梧的巴图张开双手用力的拥抱这问心用不标准的汉语说道:“好朋友,安达安达”。

    而问心推开巴鲁,双手向前抱拳一供:“小道问心有礼”。

    就在这个破旧的工棚中,两个年龄加一起都没有五十的年轻小伙,率先代表齐家像雄踞客运多年的胡丹一伙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