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52章 误会解除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骆哥刚才有个客人找您,说您要的五雷天心诀找到了,让您去咱们店对面的地下车库找他,我问他是谁他说您知道”前台的小妹妹素质很高的对这老骆说这。

    在屋内唱着戏的老骆听完一愣,然后回道:“知道了”。

    “哎呀我去了,这小子是疯了还是咋的,张豪套都下完了他还敢来找我,就这么信任我嘛?难道他是喜欢上我了,哎呀,长得好看就是烦”老骆娘们唧唧的化了个妆又涂了个大红嘴唇子

    就往万国对面的地下车库走去,而且还带了一把枪。

    车库内只有非常昏暗的灯光,可见度也就五米左右吧。

    “人呢,约我来了还不出面,放我鸽子啊”老骆扯这娘们嗓子就开喊。

    “小点声,这不让大声喧哗”看车老头背着手严厉的对这老骆喊道。

    就在老骆要跟老头对喷的时候,一把95军刺就横在了老骆的脖子上面,林子征用围巾蒙着脸,趴在老骆的耳边说道:“配合配合,我要给你脸上来点内容,你就是用十万一的化妆品都

    没用了”。

    林子征对付老骆这个娘娘腔还是很有信心的,并且林子征一直认为只要是个带把的都能完虐老骆。

    老骆猛的抓起林子征的小臂,然后动作非常熟练的用屁股一拱,就要给林子征来个大背摔。

    林子征的格斗是不用质疑的。

    林子征顺这老骆的劲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抡起大脚丫子就踹在老骆的腰上,老骆还要起身,军刺已经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干啥啊,自己人还吓死手,全世界都找你们几个呢,你还敢出来嘚瑟,你们算是摊上事了”老骆一点没害怕的看着林子征。

    林子征阴着脸质问道:“自己人?你和齐五没让老六去灭口嘛?我后背的伤就是老六手下一个叫大雷打的,你他妈还跟我撒谎,我刮了你”。

    老骆护着脸眨这大眼睛质疑的问道:“大雷?你记错了吧,大雷这几天一直跟这老六,而老六一直跟这齐五,子征你们是让人做套骗了,你自己想一下,老六什么水平啊,他要是知道地

    方的情况下,会失手嘛,就算失手你会是就中一枪嘛?还就是每次办事老六都亲力亲为,你亲眼看见老六了嘛,你们疑心太重了,五哥对张豪尚且做不到赶尽杀绝,何况你们几个小孩”。

    林子征还是保持这姿势不动,抓起老骆的电话,然后命令性的对这老骆说道:“给老六打电话,然后说找大雷有事,我要听他的声音,快点”。

    老骆被刀架这只能照办。

    电话通了后,响起了老六的声音。

    “喂,咋的了骆爷”?老六语气平常的问道。

    “我找下大雷,你赶紧把电话给他”老骆看着刀锋离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急促的催促。

    “喂,我是大雷,咋的了骆哥”。

    听到这个声音林子征皱着的眉头松了一下,然后继续小声对这老骆说道:“继续聊”。

    “那个啥,我心思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扭秧歌队,咱们现在不收队费,并且还免费送服装,我看你小子身段好,心思找你聊聊”老骆义正言辞的开始推销扭秧歌。

    “那个骆哥我就算了吧,咱公司最近事多,我们睡觉时间都没有呢,你问问二雷吧,他可能有兴趣,真的我觉得他挺喜欢你,经常跟我们提起你”大雷也不是个讲究人,一看老骆骚扰自己

    ,马上把雷踢给了自己的兄弟二雷。

    “哎呀,你们这些干黑活的更应该注重健康,扭秧歌多好啊”老骆继续跟大雷对话。

    林子征啪的挂断了电话,然后伸手扶起了老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啥,你五雷天心诀的事我给你问了,最近就给你答复,刚才我跟你闹着玩呢,你还当真了”。

    老骆到觉得没有啥,因为命就一条,谁都赌不起。

    老骆从钱包里面拿出了三张存着递给了林子征,然后掐这指头对这林子征说道:“五哥给的,一张二十万,你,国祥,还有和尚,一人一份,都是别人名字办的,你们千万别自己去取让家

    人或者朋友去取钱,毕竟你们现在还挂这在逃嘛”。

    林子征的脸红的跟屁股是的:“五爷一直在找我们是吗”?

    “睡觉的时候不找,吃饭的时候不找,其他的时候找”。说到这老骆转身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抽在林子征脸上:“你们脑袋都是有屎对不,出事了为啥不跟我们联系,还灭你们口,你

    们值子弹钱嘛,这是黄旗兵的挑拨你们明白嘛,但是他还真成功了,齐五的岁数跟你爹一般大,他是江湖的大哥的同时也把你们当成亲人,你们就拿这刀枪面对亲人啊”。

    此时的老骆不像个娘们,像个顶天立地的家长,关心孩子的家长。

    林子征摸着脸自嘲道:“你还别说,这一阵子就这个嘴巴子挨的舒服,骆哥你帮我转告五爷一声,我惹的事我自己平,对了,乐乐怎么样了”。

    老骆严厉的看着林子征说道:“目前还死不了,咱们这次算是伤筋动骨了,你们几个躲好了千万别出来,我这还有点现金你拿这,从现在开始,此时此刻开始不要在参合这些事了,张豪

    的刀枪已经亮出来了,我跟五爷还有老六是躲不过去了,但是你们当小的的就给我有多远跑多远”。

    “可是”林子征还跟老骆争辩。

    “滚犊子,他妈的,别烦老子,你自己好自为之,被抓了就算你点子背,我们哥三要是挺过去了你在回来,挺过不去就江湖再见吧,撒由那拉”老骆永远是混子时尚的标杆,在全国普通

    话都没有普及的情况下,身为混子的他已经会说外语了。

    林子征目送这老骆走远,然后找了个电话亭拨通了国祥的手机,他不打算听老骆的安排。

    人家齐五用心交他们几个,他们反过来拿尿呲齐五,这太不仗义了。

    “喂,国祥,你们现在在什么位置”?

    “我不是国祥,你猜我是谁”。

    “他妈的,你回来了?你们在哪,我现在过去找你,哈哈,你可想死我了”。

    没错,对面接听电话的就是横跨n省,拿这刀枪过来替林子征主持正义的张松。

    “火车站对面牡丹宾馆,你赶紧过来吧,咱们几个商量一下,有怨报怨,有仇捅屁,眼,好好收拾收拾这帮老家伙”。张松语气狂妄无比的对这电话这边的林子征说这。

    林子征一听张松的声音,感觉非常托底。

    马不停蹄的朝这牡丹宾馆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