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45章 五爷的关系网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齐五在市局呆了整整也晚上,不断的跟各种领导谈话,他来的主要目的不是活动关系,而是告诉外界的人,我齐五还没倒,更不会躲这些事,想要补刀的就心思心思,如果我活过来了你们会是啥下场,并且齐五玩了这么多年,在当地的关系能量惊人,从事发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官方只查了他手下的人,并没有找他就可以看出来。

    老六在走廊呢抽着烟等着,他跟这齐五太多年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也经历过,并且也都挺过来了,所以只会玩枪的老六是完全不担心齐五在生意上出错的,自己只要握好枪,并且帮这齐五能干倒同样是拿枪的对伙就ok,老六活的非常洒脱,也非常的明白。

    齐五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在奔驰车内,闭了一会眼睛说道:“还有五分钟就六点了,去前面的粥铺,他应该快来了,你在车里等我,我自己下去就行”。

    老六歪着脖子说道:“现在很多人都针对你,咱也分不清楚谁是人谁是鬼,还是我跟这你吧,安全一些”。

    齐五拍了一下老六的脑门哈哈大笑:“你快别逗我了老六,我去见的人那就是护身符,谁要是敢当他面玩刀枪那一套,那明天法治在线就能当众直播,行了,别担心我,你睡会吧”。

    六点来吃早餐的人还很少,老板和老板娘俩人都在小吃铺里面忙活着,门口就摆了两张小桌子,食客都进屋吃了,这个天气很少有人会选择坐外面。

    过了五分钟,一个至少五六十岁的老人穿着中山装挺着腰板走了过来,然后很熟练的拆开了筷子,冲着里面的老板娘喊道:“一碗粥,三个肉包子,两个小咸菜,麻烦快一点”。

    齐五也坐了过来,对着老板娘喊道:“我跟这老爷子一样”。

    老人低着头双手搓这手,对着齐五说道:“不多吃点啊,你这体格吃这么点能吃饱嘛”。

    齐五坐直了身子很严肃的回道:“您说我吃多少,我就吃多少,饿不死就行呗,这年头我还有口饭吃呢,多少人还没有呢,做人点知足您说是吧”。

    老人点了点头低头喝了口粥又继续说道:“小五啊,你能走到今天确实要比很多人强,但是人点学会放弃,有时候你深陷一件事当中的时候可能只有你放弃了才会觉得舒服,现在我对你说这些你可能还不理解,为什么不理解呢,因为你还有办法,你还知道来找我,如果有一天我也管不了呢,你该怎么选”?

    老人的话非常有深意,让齐五都低着头深思。

    老人吃东西很慢,一口是一口的,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在等齐五的回答。

    齐五猛的抬头看像老人:“您说的算,您要是让我弃了,我就弃了,机会有很多,只要您在,我就不缺机会”。

    老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来拍了拍齐五的肩膀,给出了一个不算承诺的承诺:“今天市局会开会,主要讨论的就是你们公司的问题,把问题解决好,有什么问题及时跟组织交代,事情到现在为止就已经够糟糕的了,不能在法效了,最多半个月时间,我会出面说话,你出一笔善款帮市里解决养老院的问题,这样会堵住一部分人的嘴,明白嘛”。

    齐五咧着嘴一乐,然后很是尊敬的说道:“天冷,配个车吧,市里也给配了”。

    老人走的很快,腰板很直,挥了挥手,没有在跟齐五有任何对话。

    齐五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迈着四方步走进了车里。

    一只脚刚踏进车里,老六一下就睁开眼睛,然后表情很急迫的问道:“他怎么说的,管不管咱”。

    齐五自信十足的说道:“管一定会管,咱们跟领导已经血浓于水了,但是会有一批善款,我估计搞咱们的那帮人,上面领导就是马书记的政敌,不然他不会这么直接的同意我的要求,现在咱们只要搞清楚谁是老刘的狗腿子咱们就能找出谁在背后搞我们”。一夜以后齐五的思路开始清洗,而有马书记托底后,齐五更有把握。

    老六发动了车,询问这:“那咱先回去休息,还是咋地?老五回去休息吧,你都这个岁数了,熬了一宿睡一觉吧,不然对面还没发力,你就自己给自己整倒了”。

    齐五挥了挥手说道:“对面的旗还没走完呢,咱们去万国,三胖在那等我呢,我点开始还手了,就从王大刚开始,他不是觉得后面支个人就能面对我嘛,我让他看看咱啥实力”。

    就在齐五回万国要找三胖的时候,办公室内不光有三胖在,而且还有黄旗兵和毛鸿宾两人,三人分开坐这,能看出来明显的敌对关系,对m市最敌视的就是林子征了,其次就是三胖。

    “五哥,我这等您半宿了可算给您等来了,这咋整的啊电话也不接,急死我了”黄旗兵友善的给齐五倒了一杯水,然后语气很埋怨的说道。

    齐五还没有回话,三胖就率先抢这回道:“你是监护人啊,还是中统的,干啥去都点跟你汇报呗”。三胖的语气充满这鄙视和瞧不起。

    老六皱着眉看这黄旗兵等人,然后招了招手叫走了三胖,给齐五留出了空间。

    “晚上去办事了,手机放车里了,咋的了这么着急找我”齐五一边喝这水一边询问。

    黄旗兵双手拄着办公室的桌子,双眼盯着齐五的双眼:“也没啥事,我昨天在工地呆这来的,来了一帮警察给工地封了,我想来问问,我们建材怎么办,货款能不能按时结算,如果不能按时结算我好跟阿豪说一声,因为m市那边也等着要钱呢,五哥说说呗,到底咋了”。

    齐五十分强硬的看着黄旗兵说道:“现在到货款结算的日子了嘛?旗兵啊,今天早上五点多钟不少投资商都打电话问我咋回事,但是我都觉得没什么,因为他们跟我是合作关系,他们在乎的是钱,跟我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但是你问我这些我心里可挺难受,我是看徐歌的面子还有小乐乐的面子才答应合作的,但是你这时候问我是啥意思,怕我给不起钱啊”?

    齐五的脸都快贴到黄旗兵的脸上了,语气十分犀利。

    黄旗兵本来觉得齐五现在应该很弱势,或者说应该是撒谎骗他,或者藏一藏这些事,但是人家齐五根本没在乎他,而是直接把话挑明了。

    屋内的空气一下都沉默了,齐五不说话,黄旗兵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毛鸿宾几次要说话,都被黄旗兵给拉住,动作虽然很隐蔽,但是齐五都看在眼中。

    最后俩人在齐五的一句滚犊子后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