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44章 风起云涌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林子征等人翻墙进了道馆,凭这记忆敲开了道馆住人那屋子的门。

    “喂,大师,是我啊,那天我来跟你聊过,开门啊,有急事”林子征脑瓜子冒着汗很着急,但是还不敢太大声。

    “来了,来了,这么晚什么事啊,我们都同意要搬走了你们急什么,一点爱心都没有”小道士问心,一边穿着鞋子一边小跑出来开门。

    门一开,林子征等人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去。

    “不是撵你们,你们别撵我们走就烧高香了,小师傅有没有衣服给我兄弟穿上”林子征语气十分哀求。

    小道士打开灯,瞪着眼睛看这后背浑身是血的林子征,还有就穿了红裤头的国祥,以及脚丫子跑的都是血的和尚,一瞬间就有点蒙:“你们这是玩啥呢,城里人的生活真复杂,施主你们这是咋的了,碰见劫色的了啊”?

    林子征心思了半天,觉得还是点实话实说,因为他知道这师徒俩的本事,如果给老道士弄急眼了三人一个都跑不出去,肯定是先让大宝剑砍一顿然后在送警察局。

    “小施主不瞒你说,我们几个被悍匪枪击了,但是事情很复杂,涉及的事情也比较多,主要就是因为拆迁的事情,但是你要误会,我们是被人陷害的,现在警察也在抓我们,几个悍匪也在抓我们,所以我希望能在这躲几天,等我们伤好一点了马上就离开,绝对不给你们添麻烦,您看行嘛”林子征整理了一下语言,隐蔽掉了一部分事情,但是说的也都是实话。

    问心小道士皱着眉毛在心思,没有马上回答。

    林子征一看有戏,马上加注:“这样,我们洗脱罪名是早晚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们道馆还租给你们,租金也好说,您看这样行吗,我们实在是没地方去了”。

    “咳咳,问心给几个施主拿点水还有吃的去,衣服也拿一件,你不是还有一套道袍嘛,在去棚子把草药拿来,这个施主受伤了”老道士披着衣服走了进来,对这林子征等人说道。

    小道士一看师傅来了也不在纠结,马上出去做师傅安排的事了。

    林子征双手抱拳,十分感激的对这老道士说道:“老师傅您放心,我说的话肯定算数,道馆你们可以继续住,并且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

    自己身上都一堆烂事的林子征只能先这么唬这,但是他也想好了,如果自己不能脱身,也会让国祥还有和尚去取点钱给这师徒俩,让他们以后有个生存的保障。

    老道士坐在木椅上面挥了挥手说道:“不用不用,我们师徒俩也心思好了,道馆终究不是我们自己的家,我岁数虽然有点大了,但是力气活还是能干点的,糊口不成问题的,你们在这放心住这,只要警察不找到这里就没事,看你们几个岁数也不大,就是在坏能坏到哪里去,哈哈,冷吧孩子,上炕,炕上暖和”。

    而另一头,江北工地也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文件下来以后,工地所有的工程全部停掉,连物流车队都已经扣押,其次万国工地的管理层都被市局连夜传唤,然后分隔开始问话。

    在这王大刚还是没有出现,好似消失了一般,而江湖中人对这个战局都非常纳闷,为啥照齐五差一个层次的王大刚能一套组合拳就给齐五干懵逼了呢。为此传言非常多,有人说王大刚的老丈人以前是在省厅当导师的,现在h市的一把就是他老丈人的学生,人家打了个小报告后,上面就开始整齐五了。

    也有人说,王大刚前几天去过越南,认识那边的将军,这次跟齐五开干人家是准备好人呢,清一色都是越南的雇佣兵,所以齐五连手都没还上,就差投降了。

    有时候这些传言听听就得了,但是当所有人都开始说的时候,性质就变了。

    首先这些传言的疯狂传播,直接就击溃了那些投资人的心理防线,让他们觉得如果钱放在齐五哪里,那很有可能就打水漂了,到最后啥也看不到,还有可能被市局叫过去谈话。

    五家子镇上一个简陋的大棚内坐这王大刚还有去枪击林子征的中年男子,还有两个的青年。

    王大刚喝这北大荒,满脸通红的问道:“你咋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没事少来找我,现在市里都干翻天了,要是警察找过来咋整”。

    中年男子抽着烟风轻云淡的回道:“找过来你怕啥啊,他们有什么证据嘛?大刚我还有个事要让你办,江北工地已经封了,那些拆迁户是问题的关键,他们怎么说决定齐五能不能活过来,现在咱们非常有优势,只要你在让人去溜达一圈,不用动手,那些开厂子的人就明白咋回事了,你看你什么时候能安排”。

    王大刚打了个酒隔扭着头回道:“白溜达啊,油钱不是钱啊”?身价至少上千万的王大刚还是这么的会过日子,开始找中年男子要油钱。

    中年男子儒雅的一笑,打了个指响,然后强壮的青年就拿出了一沓子合同,语气十分自信的对这王大刚说道:“大刚你手里也不少钱了,你看你总弄市场,不光操心,钱来的也慢,如果这事你办明白了,我可以给你保证,江北的开发有你一个,并且你不需要的出资跟其他人是不同的,你出百分之五的钱,我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看这个油钱怎么样”!

    王大刚把酒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面,然后胡乱的看了看合同,贪得无厌的说道:“百分之十,你逗我呢?这个事你们赚了多少钱你当我不知道呢,齐五全部身家都压上面了那值多少钱你我心中都有数,百分之十肯定不好使,我出百分之十的钱,但是我要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你要行,我就给你干活,你要不乐意,那我今天晚上就找齐五和解,给你五分钟”。

    儒雅中年皱了皱眉,想要反驳,但是一看王大刚那个德行也觉得没啥用,然后回道:“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去跟大老板商量一下,刚哥你稍等一会”。

    王大刚表情十分丰富的看着强壮青年炫耀道:“你看,有利用价值就变成刚哥了吧,没用的时候就叫我大刚吧,好好学吧孩子,学到手里都是活”。

    儒雅中年过了没一会就回来了,然后伸出自己的手臂对这王大刚说道:“合作愉快刚哥,合同我让人往这送,两天内事情可以办好吧”?

    王大刚十分狂妄的回道:“只要钱到位,市长我都敢扒拉,你就瞧好吧,兄弟合作愉快”。

    还是那个面包车上,儒雅年轻听着欧洲那种钢琴曲,手指在慢慢的舞动,闭着眼睛,把头靠在车座上,表情十分的享受。

    “哥你真要给他百分之二十五啊,他那熊样百分之五都不值,要我说这事咱自己就能干,我找几个小孩装成他的人去溜达一圈呗,真的要是给他百分之二十五,他下面就敢威胁咱们要百分之五十”刚才在大棚内的一个青年对这儒雅中年滔滔不绝的说这王大刚的为人处世是多么差劲。

    “给他百分之十是辛苦费,他要二十五那就是买他命的钱了,当一个驾驭不了他所收益的金钱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但是你看他会放弃嘛,肯定不会吧,如果不放弃就是崩盘,他要百分之五十就给他百分之五十,你慌什么,只要事成了,踢开他还不简单嘛,快点开,这点市局的人应该还在,利用好这个时间,咱们在去补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