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42章 专业刑警的思维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医院走廊内林子征蹲在地上低头抽着烟,默默的等待这人和枪。

    张乐乐已经被推进去半个多小时了,只有老骆夹这包来了,交了钱后就站在林子征旁边。

    “出来玩就是这个命,你们醉生梦死享受的时候,咋没想到要挨枪子呢,你们现在所煎熬的一切就是为了自己吃喝玩乐买单,子征人不死就不算事,真的”老骆极少这么认真。

    林子征抽烟抽的嗓子有点沙哑:“挨枪子我有准备,但是让别人替我挨枪子我受不了,你不知道咋回事,他,他妈的跟个大傻逼是的,你说他啥体格就替我挨枪啊,他要出点啥事,我咋跟五哥说啊,真是一个事不顺,事事都顺”。

    老骆眼神忧郁的看这林子征理直气壮的说道:“如果这个事发生在我和老五身上,我一样会替老五抗这,子征啥是兄弟啊,吃喝玩乐只要你有钱,你身边就不缺兄弟,但是关键时刻,敢他用自己的命换你命的才是生死不散的袍泽,几年前一样的场景,算了算了,不他妈说了,跟你聊点正事,你觉得王大刚干这个事反常不”。

    林子征转过头看像神秘的老骆,眼神中充满询问。

    “我让老六查了一些事,其实咱们虽然不说多牛逼,但是王大刚这样的咱真看不入眼,你说他凭啥敢跟咱拼呢,他背后有人支这他呢,从他办完事,他市场送货的地方就交给了几个老娘们负责,自己消失了,还有子征你不能在医院呆了,你点马上走,王大刚的小舅子好像让你打成大树了,现在还没醒了,我拖朋友问了几句,是给干成植物人了”。

    林子征破口大骂:“去他妈的吧,他不进屋伤人我是精神病啊动手打他”。

    老骆转了一圈然后小声骂了一句话摸着脑袋表情有点不自然的说道:“你他妈让人坑了知道不,人家现在咬死了是要买猪,然后因为价格协商的不合适跟卖猪的发生了冲突,人家说根本就没见过你,也不认识你,说你进屋就动手”。

    林子征还是没当个事:“那怕啥啊,我让庄晓妮给我做个证人就得了呗,让他说我俩是朋友”。

    老骆急的一个大脖溜子就抽在林子征脖子上:“如果庄晓妮作证了,那事情是不是闹大了,闹大了你咋收场啊,其他拆迁的户主要是知道了这帮人是来干啥的,谁还敢搬啊,你藏这个事都藏不过来呢你还要拿这大喇叭告诉全世界啊,赶紧滚犊子,乐乐这边有我看这,有事我会联系你”。

    这个时候国祥还有和尚都急冲冲的走了过来,俩人还以为林子征让枪打了呢,都急的不行。

    林子征内心极度憋屈,极度的愤怒,自己的素质,自己的专业竟然让一个二混子给射了,并且还有苦不能说,这是自尊心极强的林子征忍受不了的。

    老骆交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就让和尚带这林子征躲了起来,还是阿城的一个小民房,也就是要给拆迁户补偿的附近。

    一路上林子征都在想,怎么就让王大刚这个二混子给套住了呢,有不对劲的地方可就是想不起来是哪里。

    对,枪击,刚才的枪击。

    悍匪第一枪是冲这张乐乐开的,但是却打的是肩膀,没有那个雇主会让干黑活的战士会第一枪就冲这肩膀开,可打自己的那一枪却是照头打的,如果不是张乐乐拉了自己一下,那自己肯定就是被爆头了,想到这里林子征有点思路了,感觉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铺开,要死死的锁住齐家的每一个核心。

    林子征马上把自己的思路跟国祥还有和尚说了一下,俩人听后非常非常的震惊,可三人却有不同的意见。

    和尚认为这个事应该第一时间告诉齐五,让齐五做好防备,不然到时候出了问题就是大问题。

    而林子征还有国祥则认为这个事不能先说,因为现在一切都是猜测唯一的人证张乐乐还在昏迷,并且刚才场面那么混乱张乐乐还能不能记得清楚谁也说不准,如果三人说了那就是制造冲突,m市的人完全可以指认林子征是因为要抢市场自己楼钱然后污蔑他们,而且一系列的事情都证明,林子征确实是在问题的中心,如果这个时候在跟内部闹矛盾,那么王大刚会找自己,警察那边也会找自己,齐五如果有一点疑心不管他们了,那么三人就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你俩咋心思的,没有五爷咱们能赚那么多钱嘛,如果子征的推断是对的,那五爷现在非常危险,乐乐进了医院,子征被锁了,五爷身边只有老六还有三胖,三胖还他妈的家里有事最近不在本地,就一个老六能够干啥的,不行,我必须给五爷打电话”。和尚抓这电话就要拨通。

    林子征一把抓住和尚的手臂,很着急的说道:“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和尚咱们是兄弟,我为啥把我的想法告诉你和国祥,因为我信任你俩,我希望你俩也信任我,如果现在咱们告诉了齐五爷,那信谁的你有把握嘛?江北开发涉及了多少钱多少关系你也清楚吧,跟这些相比我们三个又算什么,现在又得罪了王大刚,如果我们一步走错,全部小命玩完”。

    和尚狠狠的锤了一下车座,咒骂道:“他妈的,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

    国祥十分乐观的说道:“有啥啊,当初咱俩不也啥都没有嘛,这几个月地位有了,车有了,房子住的宽敞了,和尚咱点知足,你看看咱要是过了这个坎那是啥状态,再说了,五爷混了多少年了,那咱俩还在幼儿园的时候人家就开始铲事了,咱们就管好自己就算妥了,而且身边不光有老六,还有谁都整不明白的老骆呢对不对”。

    三人熟练的到了阿城的民房,当初跑路就来的这里,没到三个月时间三人又是统一跑路,这不过这次心里都有事,不像上次那么有底。

    林子征要睡觉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这个时候他没有接,但是对方不停的打。

    林子征接通电话后没有说话,等待这。

    “子征嘛,我是老韩安排的人,现在我就在h市,你是不是惹事了,我看了下笔录,现在人家咬死了你是因为拆迁的事情才动手的,并且市里成立的小组专门调查暴力拆迁的事情,齐五那边如果安排你,你千万不要听他的,他很有可能要灭口,我一个小时前就收到市局的消息,封锁江北工地的文件已经下发了,喂,你在不在听了,哎,好吧,我叫常帅,我让老韩在联系你,机主了子征,如果你现在在齐五安排的地方,马上离开,他真的很有可能灭口,齐五在市局也有关系,他现在肯定是知道消息了,并且也肯定舍弃你们”。

    林子征眼睛转了转然后匆忙的挂断了电话,这个大网已经将他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