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33章 神人老骆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老骆这个人浑身都是迷,因为人家一天就是玩,养狗,养鸽子,唱戏,玩摩托车,收藏壁画,甚至化妆人家都研究。

    在一个就是谁也闹不明白他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而且就这么个人,楞是万国二当家,并且当面讽刺老六,老六屁都不敢放。

    而且最神秘的就是没有人知道他多大岁数,真名字叫什么,大家都是同意称呼骆哥,骆爷

    林子征推开办公室大门就看见一个老式的收音机,骆大哥扯这嗓子唱黄梅戏呢,大褂都换上了。

    国祥也不知道是真会还是假会,拄着拐就来了一句。

    老骆抿了口茶水然后挺不高兴的说道:“你带他来干嘛啊,扫兴,有啥屁事”。

    林子征马上小脸美滋滋的说道:“骆哥你看你,国祥是陪我来的,咱都自己家兄弟就别弄那么多规矩了,要么我让国祥上外面等会您看行吧”。

    老骆扯着嗓子挺不解的说道:“谁说他来我不高兴了,我就稀罕这小子,有股子精神病的劲头,能跟我玩一起去,我是说你来干嘛来了,看见你就烦”。

    林子征瞬间无比尴尬,脸皮厚如墙的他,也有点受不了,转身走尴尬,留在这更尴尬。

    国祥过来一点不客气的就整了杯大红袍,然后对这老骆说道:“征哥找您来取取经,您跟他聊,聊完正事咱俩上舞池扭秧歌去,我研究出一套拄拐的扭法,非常牛b”。

    老骆一听就跟小孩是的,手舞足蹈的,而国祥也挺这大饼脸在一边美滋滋,如果没有林子征在,俩人肯定是要来个舌吻的。

    “那啥,骆哥我们这拆迁有难点,五爷也不管我们,您给出出招呗,真的,整个万国除了五爷我最佩服的就是您了,您提点提点我”林子征纯属是硬捧,实际他比较反感老骆!

    老骆扯这嗓子,如同唱戏一般询问道:“那边我看了,都是猪场牛场羊场,难点确实有,但是也不是摆不平,就看上不上心了,招我有,我有啥好处啊”?

    林子征一看有戏,马上做出承诺:“就在咱万国,我连这安排您一周,好好透一透您看咋样”。

    老骆义正言辞的喊道:“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自己都迷茫,你还安排我,你亲自安排我啊”!

    林子征马上捂着裤头皱着眉说道:“你看你,闹闹还攘沙子,我咋安排啊,我也不会活,在说了,五爷说了不让在场子里面弄私活,我要是出台了容易家法处置”。

    老骆拿出自己的特质烟袋,敲打了敲打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眯着眼睛运筹帷幄的说道:“只要是做买卖的那都是想赚钱,现在江北开发,不光咱在做,很多地产公司都在做,包括市里都三令五申的在投资江北,那些厂子其实存活挺难,首先他们的猪粪牛粪就没有办法处理,你随便扔哪里吧肯定不行,以前是没人管,现在卫生区环保局肯定会出对策的,而且江北那边离市中心也远,旁边的饭店农家乐才能要多少猪牛羊啊,他们往外销售物流也不愿意去,因为拉牲口事情多,路上死了就是赔钱,所以你只要解决了那些坐地户的问题他们百分百同意拆迁”。

    林子征还是不太懂,但是经过老骆点拨了几句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马上往前凑了凑。

    “您继续说,我们都草根家庭的跟骆哥您肯定比不了,您被藏着掖着了,赶紧继续说。林子征的脸几乎都要贴老骆脸上了,老骆的话太有劲。

    老骆翘着二郎腿,穿着小红鞋,后面在来个小辫子,样子要多另类就有多另类,咳咳,清了清嗓子继续白呼道:“很简单啊,你看哈,靠着咱万国吃饭的人太多了,先不说那些大饭店办酒席要多少牛羊猪肉,就是后街的那些小烧烤店加一起也点要不少货了,你出面成立个公司,然后在找个熟人出面,给这些厂子把一部分订单敲死,并且签好合同”。

    “第二步,你联系好物流,这个更简单,咱家工地开发会有很多货车的,而且咱是按天给他们算钱,那么等晚上工地下班了,你给司机买点烟就拉这你走呗,一天鼓捣一点几天就完事了,阿城那边咱公司也有地,老五已经打算卖掉了,那的地是在政府手里买的,当时咱就是为了卖政府的好,这么来回一对称,场地咱给安排好了,生意咱也给搞定了,并且还有一定的补贴,那个用户是吃屎长大的啊,明摆这赚钱的事他还能不答应了,他在不答应他点比我还精神病”。

    林子征还是皱着眉毛,有点开心不起来:“那骆哥您认识那些商家不,我这初来乍到的谁也不知道啊,我认识的都是轮片刀的,烤串的开饭店的咱也不熟悉啊”。

    老骆用烟袋打了一下林子征的肩膀,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爹生你时候喝假酒了啊,你找张乐乐啊,他来万国的时间比三胖都长,他负责的是啥活,全万国的娘们都归他管,那你说他干啥行业的不嫖娼,只要是他嫖那必须首选万国啊,所以说这关系网不容小视,以前你找他费劲,现在找他肯定好使”。

    林子征一听点求张乐乐脸有点阴下来了,因为他到现在都不能释怀是张乐乐放走了大胡子等人。

    老骆一边整理大褂一边说道:“心里不要有负担,五爷现在的思路是交朋友,整合一切可以整合的力量一起发家致富,那乐乐也是这力量当中的一部分,换话说乐乐的关系不就是五爷的关系吗,五爷的关系给五爷办事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嘛,别用你们那点小心思去揣摩五哥,你们太嫩了,你看他说和解是和解,那天要是干起来,三胖是第一枪,你就是第一炮,对对对,我想起来了,那天我看电视剧,说道家镇派之宝就是五雷天心决,听说老牛逼了,我就要这个,你到时候联系阿城那边的物流时候去那边道家给我看一眼,我就要这个,人家就要这个”。

    林子征和国祥一听“人家”两字,鸡皮疙瘩都要掉了,太生性了。

    林子征就跟哄小孩是的先答应了老骆,反正事办完了在说呗,大不了让老骆潜一下,林子征很无所谓。

    “那啥你跟骆哥扭秧歌去吧,我去江北工地看看,我先看看这个思路行不行,要是真行的话我在找张乐乐,算了,我他妈还是先找张乐乐吧,他一天没准信”林子征毫不在乎的抛弃了国祥,飞奔下楼寻找张乐乐。

    而国祥只能硬着头皮陪着老骆去扭秧歌,在明晃晃的大舞厅,老骆一身小翠花衣服,小红鞋,伴随着dj扭起正宗东北大秧歌。

    “喂,是我,啊,乐乐啊,对对,我有点事求你,啥?你来接我,那行吧,好好,麻烦你了”林子征竟然接到了张乐乐的电话,并且对方十分热情,这让林子征有点犯怵,因为他印象中的张乐乐是喜怒不形于色城府极深的人,而且基本天天拉拉个脸,只要是看见服务员还有陪酒的女孩那必须喷两句的人。

    林子征一根烟还没抽完,张乐乐就开着小车来接林子征了,而且平时干净利落的他造的灰头土脸的。

    诡异十分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