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29章 平衡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万国下面依旧歌舞升平,现在临近最火的时候了,几乎没有空的地方了,连舞池都站满了,一帮社会小年轻疯狂的扭这身体,都说空虚,也不知道空虚在哪里。

    也有可能就是兜里有点银子,不嚯嚯干净了那就十分难受了。

    国祥就喜欢看这帮年轻人消费,自己虽然不舍得花,但是看别人花那就很爽了,而且国祥随这地位上升,在万国的消费却没有多少,基本除了妍妍的台费他不怎么花钱。

    但是今天的国祥躲在厕所,在自己的小红裤衩兜兜里面一遍一遍的查这钱,齐五说让问话,那肯定不可能整两个绿棒子就去糊弄事,而且自己以前算是三胖的外围,现在自己上位了,不安排一下怎么也说不过去,国祥在下楼的时候就拨打了三胖的电话,三胖一听国祥请喝酒,还带嫖娼的,那基本就是鞋都忘穿了就往万国干。

    三胖来了以后,国祥简单的说了一下齐五爷的嘱咐,随后在三胖的带领下,就进了天字一号包厢,打算花点银子,问问前路是否坎坷。

    “哎呀,哎呀,我这今天就感觉大仙上身,合着我真看见真神了,徐姥爷来了啊,快快的大弟赶紧跟徐姥爷喝一个,这可是咱万国的大人物,跟五爷都平辈论兄弟呢,赶紧满上,不行,这酒不够,服务员拿酒,啥好来啥,安排的不好,徐姥爷点给咱店掀了”三胖表情极度夸张,手舞足蹈的。

    徐歌翘着二郎腿点着烟,连起身都没起身:“你们几个小兔崽子,乐乐刚来灌我一顿,你这又来,咋的你家酒今天免费啊”。

    “别人来肯定点花钱,我们自己喝都花钱呢,但是您来了那必须免费”:国祥马上把话接上!

    三胖一手把这酒给徐歌倒酒一边噘着嘴说:“徐老爷这个是咱家新上来的战士,五爷最近老捧他了,都不咋搭理我了,我委屈吧,快快的,徐姥爷您是海量灌倒他”。

    徐歌还是那个姿势,三胖倒完酒后也就是简单的抿了一口并没有多喝,但是三胖却都干了,国祥也干了。

    而屋内的几个壮汉根本就没怎么喝,一人也就一两啤酒,都在跟窃窃私语这。

    “老五呢,我是不是地位不行啊,我怎么见他一面这么难嘛,乐乐说找他去结果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来”徐歌微微皱着眉!

    细看徐歌这个人还是很帅的,身上带这一股子儒雅的劲头,举手投足很有范,不像江湖大哥到像个商人。

    “看您说的,五哥出门了,他要知道您来了那做火箭也点回来啊,我已经跟五哥说了,五哥往回走了,但是今天够呛能到了,咋的徐姥爷挑礼了啊,我三胖今天先陪你,明天五哥来了您们老哥们在继续喝呗,咱今天先透透”三胖还是强行给齐五撒谎,扯犊子。

    “三胖你们岁数小,别一天他妈听风就是雨的,咋的我身上绑炸药了啊,还出门了,怎么就那么巧,昨天我打听老五还在呢,他不愿意见我我明白咋回事,但是我姿态还不够低嘛,我在这等他多长时间了”徐歌一天三胖不说人话,微微有点生气了。

    徐歌放下酒杯继续点了一根烟,歪着脖子,右手抬起挥了挥手,屋内的几个壮汉都整理好衣服有序的走了出去,但是听关门声可以听听出,他们没有走远,应该是去门口站岗了。

    “我说说我来的目的,我看这齐五爷我是见不上了,都是混好了,呵呵。”徐歌满上一杯酒打开几个衬衫扣子霸气十足的说道:“我不认识你们,但是你们每个人都应该认识我,在万国集团我要想见谁,还真没有见不到的,都是老哥们,老五要面子那我就给足他面子,大老板要的是平衡,要的是关系和钱,不是他娘的窝里斗,张豪办的事我们有数,但是老五办的事我们一样有数,告诉老五,别过线,不然谁说情都没有用,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张豪那边我也会嘱咐,行了,三胖,你们好好跟这五爷混,老五是注定要在h市成仙得道谁也羡慕不来,哈哈”。

    三胖还要挽留,但是徐歌说完就离开了,四个壮汉步伐基本一致的跟这他,离远一看就跟黑手党大哥是的,非常有范。

    徐歌刚走,三胖的手机就响了,竟然是徐歌的短信,内容也非常简单“明天我还来”。

    三胖斜着眼睛看着国祥有点不甘心的说道:“你还一分钱没花,我也没喝没嫖的,你不能不管我吧”。

    国祥转了转眼睛十分不忍心的说道:“胖哥你看你说的,我能不管你嘛,但是我是身上有任务的,咱们改天哈,这不剩这么多果盘呢嘛,你自己在叫个姑娘呗,我先走了哈,没事你坐那吧,我有拐自己能走,谢了啊三胖哥”。

    三胖看着国祥咬牙切齿但是又没有办法,一心思国祥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在屋里抡开膀子狂吃果盘。

    “哎,总坑三胖哥也不行啊,我看他都可怜,算了,花点花点吧,喂妍妍,一号包厢三胖在呢,你帮忙安排个姑娘,废话当然是出大台的,对对我结账,哎呀你先给我垫上,我还能差你钱了啊,快快滴哈,一会三胖备不住就走了,混什么混,五爷安排我跟三胖办事,刚安排走一拨人,好像是总部来的人,叫什么徐歌,哎呀你别打听了,我先上楼了”。

    “五哥五哥你跟骆哥穿上裤子我要进来了哈”国祥站在门口冲着门缝就往里面看,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他还是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

    齐五脑门全是黑线,愤愤不平的说道:“老骆以后你离这几个孩子远点,现在让你带的都有点彪,规矩没有,眼力价也他妈没有,你撅着要上天啊,进来啊”。

    “我跟三胖去了,结果人家根本没鸟俺俩,喝酒也不跟俺来喝,说要见你,三胖俺俩就捧这他聊呗,说你出门了,人家就急眼了,最后来了一句说总部要平衡,不让咱跟m市的人瞎闹,反正挺不愉快的,他说他明天还来,大哥,不见我估计是不行了,今天带队来的非常有样,那架势我离远一看就跟意大利黑手党是的”。

    齐五阴着脸就开始穿大衣,转身就往外走,语气十分自信的说道:“中国小混混专干意大利黑手党”。然后又回头摆了一个手枪的姿势指这老骆:“安排好人,我看看他们都啥意思,这都是看我混好了来化缘的,老骆你还行不行,别他妈干起来了你又尿遁了”。

    老骆哈哈一笑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把仿64速度极快的组装好战备:“干起来?在那啊?h市啊那他们挂好档了嘛?”

    老骆连续的四个疑问,充分显示了齐五家战车在主战场的自信心,不服者碾碎。

    “喂,阿豪我来了,呵呵,人都没看见,我他妈这算假传圣旨你知道不知道,大老板啥意思,他妈的你们俩谁能上供多他就喜欢谁呗,帝王之术还不明白,明天我还来一趟应该能看见老五,我的意思是跟他聊聊,你的建材赔了不少,看他能不能带你玩玩,你他妈能不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了,你要面子干啥,钱,有钱才有面子知道不知道,就这样”。

    在m市的张豪表情十分痛苦的揉着脑袋自言自语:“如果我有一把就击沉齐五的机会我会放弃嘛,老徐啊老徐你这是在总部顺风顺水惯了,啥是江湖,刀光剑影才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