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24章 霸气外漏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三人谁都没跟齐五客气,三人已经完全绑上了齐五这个战车,如果在发生任何冲突,三人也要像三胖,老六,一样,冲锋陷阵。

    林子征一边跟酒桌上的人应酬,一边用手捅咕国祥还有和尚,俩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后,同时举齐酒杯站了起来。

    “五爷,我俩按理说没有资格来吃这顿饭,但是阴差阳错的来,其中有九爷的关系,也有子征的关系,但是来了我俩就点对得起您的提拔,您是心有图腾的人物,以后这万里江山我们哥

    俩有多大力气就出多大力气,不敢说啥事都能办好,但是只要是挡您财路了,就是八臂哪吒我也给他掰折了,让他去咱万国来个四小天鹅,您看这态度行不”。“国祥是完全不打算要脸了”

    。

    林子征是坐在齐五旁边的,叽咕这眼睛看这齐五爷,小声说道:“你看您这掌门人当的,魅力无限啊,我觉得你就是要干国祥一下他都能同意”。

    齐五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干掉了酒杯里面的酒,随后对这二人说道:“好好跟这小征玩,不管以后你们多缺心眼,在他这都能找回来,钱多赚,事少惹”。

    齐五还要说点啥,但是硬这让老六给叫走了,去了隔壁的酒桌。

    三胖闷头吃这饭,林子征过去搂着三胖的肩膀,眨了眨眼睛。

    “有话说,有屁就放,你也不是娘们,我也不能借你干一宿”三胖直接就怼。

    “三胖咋的了,心里不舒服是不,以前国祥还有和尚都是跟你玩的我清楚,但是你自己的币看不住,你赖谁啊”林子征显示拉着脸强行解释。

    “你快拉倒吧,还我自己看不住,你总勾搭,谁能看得住啊,在好的娘们也经不起你勾搭啊,子征啊子征你真是要成精了”三胖倔着嘴继续埋汰林子征。

    林子征揭开衬衫,从桌子上拿这把餐刀,直勾勾的看着三胖:“三胖你要这样说话那哥们我真点一死以谢天皇了,干啥啊,怼我好几句了”。

    三胖擦了擦嘴一脸鄙视的看着林子征然后说道:“你还别谢天皇了,谢五哥吧,哎呀,我三胖那是什么心胸,不说容纳百川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这俩小子本来也是外围,能走到今天我

    也替他们开心,五哥早就找我聊了,子征你好好带他俩玩,我没那么多事”。三胖扭头看着国祥还有和尚点了点头,敬了杯酒,然后小声对子征说道:“子征跟你说点正经的,今天这么重要

    的场合张乐乐咋没来呢,要是江湖中人聚会他肯定不愿意来,但是今天这么多做生意的都来了,你猜出点啥没有”?

    林子征眼睛一亮:“五爷这是横刀立马要接手老洪的关系还有资源,上次的事是谁在后面你也应该清楚,我看五爷是不打算藏着掖着了”。

    三胖点了点头声音更小的说道:“你以后点小心了,你这么聪明别因为这点逼事直接给你玩没了,m市那帮人确实有两下子”。

    国祥贱贱的凑了过来一脸无赖样道:“哎呀胖哥我们都清楚,只要跟m市开火,我们就是第一枪,但是您放心哈,不管国祥我在外面混成这样,我跟谁都说三胖是我哥,到时候我们要是干

    不过您也不能瞅着,毕竟您的胸襟能容纳百川,对不”?

    三胖恼羞成怒怼了国祥的残腿一下,然后又看像猛干大闸蟹的和尚,随后一脸忧愁的看着林子征说道:“就这个队伍要是跟m市的人干,我觉得不出三个天吧,你就点让人干的裤衩子都不

    剩了,大哥残联啊,我他妈是走了,子征有啥事打招呼吧,不管咋说咱也是一门血脉,五爷那边会联系关系,到时候你架上炮,我就开火”。

    “子征,子征,你过来,五爷叫你”大内侍卫六哥扯着嗓子在走廊喊着。

    一听圣上有唤,林子征马上夹着屁股以每秒一百公里的速度冲了出去。

    “等会等会,各位这都是h市顶级的老板了,我这初来乍到的,先提我大哥敬各位老板一倍,您们也多体谅我大哥这两年的重心主要放在娘们上,酒量欠缺点”林子征说完就干掉了满满一

    杯五粮液,顿时呛的直留眼泪,但是马上又堆出笑意,坐在了最把边的位置。

    “老五啊老五,你说你们万国都给这帮孩子吃啥啊,都猴精猴精的,小伙子在万国干的咋样,不顺心的话来我这吧,我这缺个收账啊,老郭的账不就你收的嘛,哈哈,我一听说给老郭那个

    铁公鸡都干服了,我还纳闷是谁家人呢,一听是五哥家的我就不意外了,五哥家全是人才”。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子,调侃这林子征!

    林子征还要举起酒杯,齐五挥了挥手示意先别喝了。

    但是话必须到位,林子征知道自己的作用是啥,那就是死捧齐五。

    “啥服不服的,都是郭哥给我大哥面子,别的地方不敢说,在h市只要是占理的事有五哥在那就把心放肚子里,必须的一马平川”林子征横这眉毛骄傲的说道!

    齐五用酒杯碰了碰桌子,先巡视了一下众人,示意自己要说话了。

    “我齐五什么成色,各位都是h市的老人了,那肯定是门清,场面话我也不跟你们说了,咱说点干货,老洪没了说实话我心里挺不舒服,你说他自己都狂成什么样了,干啥啊,当主席了啊

    ,我说帮他调解他还不干,非要整,最后啥下场啊,还弄了一帮社会人吓唬我,最后我他妈都不知道咋回事就让我手下的小兄弟给办了,各位你们评评理,我欺负他了嘛”。

    “那肯定没有,老洪我也说过他,让他低调点,他就是不听啊”刚才那个戴眼镜的中年率先说道

    “哎呀,老洪就是太能嘚瑟了,真的,你说钱也不缺了,整那些事干啥啊”。另一个中年也马上符合,这人林子征认识,他以前可以说是老洪的合作伙伴。

    众人说完话,齐五继续把话接过来。

    “老洪弄成这样,谁对谁错那是别人的评价,我齐五问心无愧,我今天给各位叫过来就一点,老洪江北那边有两块地,一块都已经开发了,一块关系都铺完了就等这拆迁呢,这么多年我

    也有点家底,但是你们也知道,工程这玩意手里钱越厚心里就越有底,我是真希望各位能捧捧我,帮我老五一把,但是我话说前头,不管这事做成还是做不成,老洪家那边我拿一百个,毕竟

    我也是占了便宜的,怎么样各位,愿不愿意跟我老五的关系升升温”。

    旁边一个岁数跟齐五差不多大的中年人先是问道:“老五我是愿意捧你的,但是老洪就是没了,那地也是人家的,按照遗产正常分配,就算人家没能力开发也会发出来竞标,我想问问这

    个是事你怎么办”?

    齐五打了个指响,老骆马上从包里那出来一沓子文件。

    齐五往后一靠,一手掐这烟,眯着眼睛底气十足的说道:“事我都办完了,在h市我想要点东西不难,各位你们说是不是”。